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小肥宅减肥记之第二章

2021/5/5 10:54:26 作者:白水42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肥宅减肥记
小肥宅减肥记
作者:白水42来源:晋江文学城
乌浩浩今日发誓:一旦减肥成功!开追男神!然而拖慢他减肥步伐的不是自己,而是他最爱的男神?!【互相暗恋的日常碎片式沙雕小甜饼】【排雷:傻白甜有网络体双视角】

次日。

晨光熹微。

茅屋中,少女迷蒙醒转,习惯性地想要支撑起身,却蓦感口干舌燥,头痛欲裂。

“醒了?”

其声清冽如泉,却又泠泠动人。

少女一惊,抬眸望去——

对面一个青衫男子正悠然煮茶,姿容俊逸,气质出尘,双目上蒙着一条青色缎带,似乎目不能视物,一头罕见的白发恣意披落,不束不冠,宛若银河泻地。

“你淋了夜雨浑身湿透,又发了高热,不用这么急着起身。”白发男子意态疏懒地拨弄着茶壶,随手扔了几颗青梅进去,微微一笑:“幸而我回来得早,才没让野兽把你吃掉。”

那张覆住双眼的俊逸面容笑起来宛若冰消雪融,好看得让人恍惚。

少女怔怔然望着他,不由得出声问道:“你是神仙吗?”

白发男子一怔,唇角随即勾起了一个极好看的弧度:“我若是神仙,也必会想知道是谁家的小姑娘这般会说话。”

少女闻言,脸上红了红,轻声道:“碧城多谢哥哥相救。”

蒙眼的男子依旧微微笑着,并不言语,姿态娴熟地倒了一大杯热腾腾的青梅茶,朝着少女走了过去,他的步履从容悠闲,浑不似目不视物之人。

纵然早已是干渴难耐,碧城却仍记得先低声道了谢,才接过茶水慢慢啜饮。白发男子熟门熟路地在床边坐下,听着她细细的喝茶声,懒懒地道:“小姑娘胆子倒是不小,如此乱世,竟也敢在深山野林里独身乱走。”

他青衫飘逸,言笑晏晏,一头白发寂然若雪,浑不似尘世中人。离得近了,又只觉他全身都透着一股药草的清香,莫名地让人心安。

碧城小口小口地喝着青梅茶,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家里人都被反贼杀死,我一个人侥幸逃出来的。”顿了顿,少女垂下了眼眸:“国已不国,战乱四起,无处不是盗匪流寇,哪里还管得了许多。”

“小姑娘年纪不大,说话倒是老气横秋得很。”白发男子散漫一笑,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早饭在那边的桌子上,你记得吃,我要去后山采药了。”

碧城闻言一怔,抬眸望去,只见对面的矮桌上放着两个白瓷盖碗,还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而煮茶的火炉旁平整地搭着自己昨日淋得湿透的破衣,随风微微晃荡着,明显早就烤干了。看到破衣,碧城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穿的是一件男子的宽大中衣,顿时脸上有些发烫,但又不愿挑明,只得低声应道:“多谢哥哥了。”

白发男子虽然看似散漫不羁,心思却是剔透至极,闻言仿佛完全知晓碧城心中所思所想一般,莞尔一笑解释道:“失礼失礼,只是你的湿衣不除不行,我又没有小姑娘的衣衫,只能姑且从权了。”顿了顿,他指了指覆在自己双目上的青色缎带道:“我失明已久,不该看的都看不到,你且放心。”

碧城望着那条覆住他双眼的青色缎带,一时无言,然而白发男子却不待她有什么言语,径自转身出门去了。

待到白发男子采药归来,其时已过午。然而他刚进院子放下青竹盲杖,便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气,同时有少女娇柔温婉的声音响起:“哥哥回来了。”

白发男子一怔,然后才慢慢卸下了身上的药篓,同时勾起了一抹慵懒的笑意:“生病不好好躺着出来做什么?你做饭了?”

院中的少女像是已等了他许久,身上也早已又换回了昨日的破衣烂衫,朝着他敛衽一礼,轻轻地道:“哥哥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以一饭聊表心意。碧城已经好了大半,不敢再多打扰,特向哥哥告辞。”

白发男子闻言,颇为意外,道:“你这小姑娘倒也稀奇,寻常人生了病都巴不得有个地方好好修养几天,你却生怕多待片刻。还是说我生得太丑恶,吓着你了嗯?”

他最后的转折完全不依常理,碧城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连忙否认:“不,不是的!”迟疑了一下,终于才又低声续道:“哥哥姿容出尘绝世,哪有半点不好?碧城只是……只是不想给哥哥惹来无妄之灾,所以还是早早离去方好。”

“哦?”白发男子唇角一勾,却是听出了蹊跷:“小小年纪,怎的还把自己当成灾星一般?”顿了顿,他仿佛漫不经心地道:“还是说,有什么恶人,竟要抓一个小姑娘?”

碧城神色一惊,欲言又止,却终究还是低眸沉默不语。

白发男子等了一会儿听不到回答,似笑非笑地道:“看来我猜对了。”顿了顿,他却似乎并不想继续刨根问底,而是话锋陡转:“这么急匆匆告辞,接下来有去处吗?”

柔弱的少女默然望着自己破旧的鞋履,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开口道:“接下来的路,碧城自有安排,就不劳哥哥多挂怀了。”

白发男子闻言,却是点点头,风轻云淡地表示赞同:“很好。你能有这样的觉悟,以后无人肯帮你一把时,至少就能少难过一些。路终究是你自己的,别人纵是帮得了一时,也不可能帮你一辈子。”

少女无言低眸,神色间却是平静的,又朝着他深深地敛衽一礼,便待告辞离去。然而,她还未及迈开步子,白发男子的声音便又悠悠响了起来:“但是所谓江湖救急,医者仁心,你在这里养好病再走也不迟。”

少女顿时愣住。

白发男子懒洋洋地续道:“此处荒山野岭穷乡僻壤,历来都属于流放之地,没那么多反贼流寇青眼相加。而且我平日里总是行善积德,趋吉避凶的本事更是很不错,应该不至于这么容易就倒霉被你连累。”

他言语诙谐风趣,却又似乎处处有理有据,碧城饶是心事重重,也不禁被他逗得露出了一个浅浅的梨涡。

对于一个前途未卜四处漂泊的少女来说,有一个地方可以安心落脚休息几天,本就是一件诱惑力极大的事情。少女忍不住低眸思量,却是越想越迈不开步子,最后终是脸红红地低声道:“那……那就多谢哥哥了。”

“那还愣在院子里做什么?”白发男子懒懒一笑,仿佛早料到她的回答一般,悠哉悠哉地循着饭香朝茅屋里走去:“收工,吃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再接再厉在线阅读第8章

    灯笼里的火摇曳着,在两人的脸上错落的漂泊。被捆着的青年像是被着光影刺了一下,情不自禁的瑟瑟发抖。萧回把装着玛瑙的袋子和绳子都握在左手,空着右手拍了拍青年的头。“抖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这个样子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屁孩。你没干什么我又不会冤枉你,你先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宋嵘”,宋嵘被拍的头昏脑胀,这

  • 卸灵甲之救援任务(一)(8)

    “黎明市吗?”岳尘轻轻的点点头,“那么黎明市有些什么特别的地方?”“特别的地方吗?”销售小姐姐用食指低着下巴,嘟着嘴想了想,“硬要说特别的地方的话,‘希望广场’正中央的那棵巨树应该就是这里最特别的地方了。”“原来那个广场叫做希望广场啊。”岳尘在心里暗暗想到。“听父亲说:‘当天空布满群星时,未来的光芒

  • 覆海翻江之小叔记仇的样子好可爱(9)

    这一刻,原本冷冽的眸光,渐渐氤氲几丝柔和。缓步走到她旁边,见她睡得不太安稳,两条秀眉纠成一团,慕衍霆神差鬼使伸手帮她抚平,转念想起她前几天的没心没肺,俊脸又迅速恢复冷漠。刚准备把她叫醒,视线就被桌面散落的画稿吸引,他随手拿起其中一张,眸底掠过一缕惊艳。那是一枚适合男士佩戴的胸针,主要构图为一个金色面

  • 魂追千年在线阅读第7章

    修炼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眨眼就是将进一年,玄小虾饿了就到海里觅些食材,此时玄小虾捧了些果子啃了起来,这些果实是到树上采摘的,自身修炼有内气,这里的生灵使用内气支撑攀爬到树上倒也不难。这一年内,玄小虾曾看到过一次有人从虚空中幻化出一双模糊的大手来束捕生灵,这双大手所造成的气息惊动了这处后山,如告诉这里的

  • 道德经之东风浩荡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地儿不错。”诸明跟着白袍者走到了一片树林中,此时似乎正值秋季,四处枫叶飘落,在林间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地毯。伴随着走路的“沙沙”声,白袍者在一棵参天古树前停下了。一切的一切在此时变得更诗意了,那古树仿佛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陀着背站在款款飘落的枫叶间,好像想对远方吟诗一首,却欲言又止。“来这儿干嘛?”

  • 虚幻降临之幼年记事(三)

    从两岁起我就把牛奶当水喝,结果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本身我应该很高兴的是吧?但自从我六岁起长过雪姐姐以后我就不这么想了……每天多了举重,估计是为了压我身高;多了实验时间,我是很高兴这样啦,可是……为什么要用那么重的炼金材料啊?还要我自己搬?为什么……我长到七岁,过了120cm,可是直到我九岁离开

  • 彼此的彼此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二十虚浮云开路,仟容逸名凡与尘“人身体不同的肌肉有不同的功能、形状和运作方式,如果单凭外在的训练,你不可能真正了解它们,所以你要靠‘感觉’。”“闭上眼睛,放松呼吸,把身体放空,慢慢地去感受你的心跳,感受你心脏周围的那几块肌肉随着心脏的跳动在有节奏的伸展、收缩。”“人的手掌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

  • 别变强了好不好第3章在线阅读

    又是一天的课程,肖小言听的云里雾里。刚下课就收到了为数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林飒的邀约。林飒是个脑子特别灵活的女孩儿,什么事情都能给你想办法解决,仿佛根本不需要找男朋友。她们在入学初期偶然认识,由于性格相同,都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喜欢社交而成为好朋友。由于不住在同一公寓,专业不同,所以见面不多。林

  • 网王之越前菜菜子之第九章

    明塔顺从的低垂着头,四周雾气腾腾的一片看不清远景。水溅入潭中的声音清脆悦耳,源源不断的流水声中混杂着水拍礁石的声响,揉杂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听到潭中传来出水声时,明塔抱着衣物走近了潭边。冒着热气的类似于温泉的幽谭出现在了明塔眼前,因雾气而望不见边际的巨潭两侧树立着两只对称的狮头,大嘴张开永不停息

  • 最强高手在线阅读第四章

    楚容昭正在临帖。他并不喜欢练字,只是实在无聊,闲得慌。那天他哥在凤栖宫嚷了一嗓子,从此宫侍自动离他五米远。世界清净了,好爽。突然一柄冰刃从天而降,刺入桌中。楚容昭笔一顿,略向后退了半步。自冰刃入桌的一瞬,裂缝沿着桌面散开,桌子瞬间四分五裂,碎的十分彻底。凤栖宫的侍卫闻声冲了进来,刀剑出鞘。“你们先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