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清晨的阳光第二章

2021/5/5 11:58:50 作者:鸥玺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清晨的阳光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清晨的阳光
作者:鸥玺儿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生只有一次青春,我们用力呼吸,用力追梦。我们因为同一个梦想而相遇,在那风华正茂的黄金时代,用汗水书写下了我们的少年时代……简介一:还记得那一天,她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走在机场里……我们不得不学着说再见,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遇……简介二:这一天,高二(六)班的同学们都揣着一种寂静,这个寂静让冬天寒冷的肃杀气息变得更浓烈了……轻轻道一句:你们,还好吗?简介三:那年夏天,我们跑完了整整十六年的马拉松,怀揣新奇与不安踏入社会。结束了十六年的学业,第一个想到的是你们,当年的离开是否会让我们之

但因为坐着,杯子先是落到楚瑜的裙子上,后又咕噜噜滚到地上。楚瑜立马附身去捞杯子,连裙子上的水渍都顾不上。

笑话,比起衣服这些身外之物,还是小命重要!

魏阿娘关切起身,“可是烫着了?”

“没事没事,就是……手滑,哈哈。”楚瑜低着头,让玉珠帮忙整理裙摆。

魏阿娘发话,“阿福陪着婉月去换身衣裳吧,虽说这个季节还暖着,但湿衣服穿在身上总归是不舒服的,你身上又带着伤,还是要精细一点。”

阿娘如果您不说伤的事我可能还能好好活着吃晚饭!

楚瑜感觉额头的伤一阵跳,“不用了吧……夫君忙了一天,这点小事,我自己去就可以。”

魏阿娘大概是打定主意要给两人制造机会,催促魏敬之,“阿福快去,现在时辰还早,等你们回来再开饭也不迟。”

魏敬之从刚刚楚瑜那一系列动作,就没动过身,端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这会儿才不慌不忙起身,眼眸微抬,看了看对面的小女人,“嗯。”

楚瑜落后半步,提着裙摆努力跟上他。一边又要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才能若无其事地提到魏敬之手上的伤。

直到换了衣裳,楚瑜也没找到好时机,总不能就这么直接问吧?

“夫君,我好了。”楚瑜换了身桃红色襦裙,上衣着浅白色对襟小衫,这些衣服层层叠叠,没有玉珠的帮忙她还真的穿不好。

魏敬之坐在外厅里等她,闻言也只“嗯”了一声作答,完全没有要起身的动作。

楚瑜捏着手心,感觉自己此刻像伺候大佬的丫鬟。

这么想着,没忍住偷瞄,不赶巧被魏敬之抓个正着。楚瑜谄媚一笑,“夫君,母亲在等我们。”

“嗯。突然想起来,今天在前院捡到一个荷包,不知道是不是夫人遗落的?”魏敬之摊开右手,上面躺着个红色绣着海棠花的荷包。

这颜色和上面的图案,看起来就是女人的东西,楚瑜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认下,“或许……是吧。”说着抬眼去看魏敬之,正对上他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楚瑜心里一咯噔,明白了,这大概是要秋后算账?!

“额,这些东西我哪里还有很多,既然这只丢了就是有缘无份,何必再劳烦夫君。”楚瑜斟酌着语气,迫不及待想表达立场,不止是这个荷包,还有其他的东西,过去了就过去了。

魏敬之笑,“是吗?”

“是是是。”楚瑜点头,“不过女子的东西落在外面也不好,多谢夫君,不如我让玉珠拿去销毁了?”

魏敬之这会儿收了手把荷包捏在掌心把玩着,片刻,又递给她,“夫人说的是,既这样,就交由夫人处理。”

楚瑜松了口气,从他手上拿过来,“夫君放心,我一定……”楚瑜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她看到了魏敬之右手手心的伤痕,新伤,大概没处理,这会儿皮肉外翻,格外的刺眼。

楚瑜觉得周围的空气都稀薄了,“夫君手上的伤,可是昨夜……昨夜……”

魏敬之一脸“看吧那大夫说的没错果然失了智力”的目光看她,“夫人,可是忘了?”

楚瑜就着台阶往下走,“对对对,脑门上磕了个窟窿,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昨日于我是往事,今日于我才是重生。”

两人你来我往的打了阵谜语,紧张的气氛略缓了些,楚瑜瞧着魏敬之脸色,试探,“夫君手上的伤,还是要及时处理一下,我手艺虽生疏,但似乎方便些,不如我让玉珠送药箱来,给夫君包扎一下?”

魏敬之盯着手心看了半响,才屈尊点头。

小命大概是保住了!楚瑜简直要欢呼雀跃了,忙不迭地让玉珠拿了药来,仔仔细细地给魏敬之涂了药。

这么一折腾,再到魏阿娘院里,天色已经擦黑了。

但魏阿娘高兴的紧,看两人并肩同行,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丫鬟们手脚麻利上了菜。楚瑜本着“少说话多观察”的原则,默不作声,一双眼睛倒是忙的停不下来。

大约是跟魏阿娘呆在一块,魏敬之周身少了些冷冰冰的气场,除了脑子里蹦出来刻板印象似的害怕,楚瑜觉着好像单看他也没那么可怕!

楚瑜正想着,冷不防感觉大佬一个眼神扫过来,吓得楚瑜赶紧低头,好险!对方应该没察觉!

收了心思,楚瑜就专注在面前的饭菜上,她前面摆了一盘清蒸鳜鱼,虽然看起来清清淡淡,但吃起来口感顺滑。楚瑜没忍住多动了几次筷。

“婉月喜欢吃这个?”

楚瑜抬头,她现在还不是很熟悉这个名字,“喜欢。”

“那明天再让厨房里做一份。”

“多谢母亲。”

“嗝……嗝……”两人说话间,旁边沉默的魏敬之突然打起了嗝。

屋里静了两秒。

楚瑜诧异地看过去,只看到大佬俊朗的侧颜和垂落的鬓发。这是怎么了?难道不能说喜欢?

楚瑜一脸郁闷,身后的玉珠倒是机灵,塞给楚瑜一盏茶。

这是要自己伺候他?楚瑜心思百转千回,不知怎的,脑海中再次闪过闺蜜那句魔咒。

楚瑜瞬间神思清明,拎着裙子直接落座到魏敬之旁边,一边把手里的茶杯递给他,一边温柔贤惠的拍拍他的后背。

“夫君喝茶。”

这该死的谄媚的奴性啊……

“阿福可是噎着了?”魏阿娘看魏敬之平复一点后,关切地问。

魏敬之神色一凛,又恢复了面瘫脸,身形微动,避开楚瑜的手。

“无碍。”

楚瑜手掌落了空,收到大佬漫不经心的一瞥,硬着头皮温柔一笑,落落大方的回了位置。

楚瑜跟魏敬之对面而坐,一抬头,就看到原本‘不食人间烟火’的大佬耳尖多了抹异色。

楚瑜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趁着夹菜的空隙又看了几眼,这才确定,大佬这是害羞了?!

天呐!楚瑜简直想捶桌狂笑!

这桥段,就像是你跟你爱豆近距离聊天结果爱豆却放了个屁!效果是一样的!不!这种效果更甚,你看爱豆或许还有滤镜,但楚瑜现在看魏敬之是那种心肝乱颤的害怕,反派大佬哎?谁知道看你不顺眼会不会手起刀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结果害怕着害怕着却发现,大佬不过也是普通人,会放屁会打嗝。

好像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凶残。

完了,楚瑜觉得自己对魏敬之那种‘我超酷,我很凶,我是反派大佬’的刻板印象瞬间下滑,到触手可及的地方。

不害怕了,反倒还有点想笑!偏偏大佬还一副‘刚刚发生了什么吗’无辜严肃的表情。

楚瑜憋着笑打算慢慢回味。

如果经过这件事,楚瑜对魏敬之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害怕的话,第三天回门时发生的事就让楚瑜害怕的心思彻底歇了。

回门是新婚夫妇共同的活动,为了表现两人感情深厚,男方一般是要放弃骑马陪女方一起坐马车的。

不知道大佬是不是从来没坐过马车这种东西,还是头颅太重根本不可能屈居低头,魏敬之上马车时一时没注意磕到了马车门上!

咚的一声好大的声响!周围楚瑜带着的丫鬟们齐刷刷地低下头!

这是什么神仙大佬?!

楚瑜在后面憋笑憋的都要流泪了!不行了,这波操作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反派大佬。

楚瑜暗自掐了自己一把,努力收了笑,上前“关切”的问道:“夫君无碍吧?可用叫大夫?”

魏敬之皱了皱眉头,“不必。”说完,把头微转向一边不再看她。

楚瑜生怕自己乐极生悲,借着低头的时机抬手摸了摸眼角的泪。

结果手还没全放下来,原本在一旁扶着脚踏的小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她手里塞了张纸条!

这……原主种下的草原这么豪迈不拘一格的吗?这都发展到小厮这里了?这是楚瑜第一反应!

第二反应是,哦,原来大佬的第一片青草地已经打入内部了!

“不走?”大佬挑眉看她。

走走走!楚瑜稳住心思,那小厮也是个机灵的,挑的正是死角,魏敬之从车里根本看不到,丫鬟们又低着头……

楚瑜觉得自己歇了的害怕这会儿又回来了点,她怎么给忘了,原主还有这么个烂摊子!

-

楚瑜原本的好心情被这波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跑了,上了马车,她就端端正正地坐着,捏着手里的纸条像握着个不定时.炸.弹,心里砰砰直跳。

魏敬之一上车就倚着车厢闭目养神,楚瑜可不敢觉得这是个看纸条的好机会,指不定她前脚刚摸出纸条,后脚大佬的双眼就如同雷达扫过来:哦?才这么点时间就忍不住了?

咦,想想都觉得怕是觉得自己命短!

马车走了几分钟,周边渐渐热闹起来,楚瑜瞄了瞄旁边的魏敬之,掀开窗帘往外看。

他们正走在一座桥上,桥身很宽,两边有些摆摊儿的商贩从她的角度看过去都隔着一段距离。不过楚瑜终于发现原主的一个优点了——视力也太好了!瞬间拯救了她多年的近视眼!

楚瑜乐悠悠地赏起了风景,直到马车停了她才回神,继而又有点迷惑——怎么不走了?他们这是干嘛来了?

哦,回娘家。

等等……好像不太对劲儿!楚瑜乐极生悲了,她忘了问玉珠楚县令家里的情况了!

“夫人!夫人!”

楚瑜闻声抬头,大佬站在马车外“温柔”的看着她,玉珠从一旁角落里探头叫她。

哦哦,要下车了!楚瑜把手递给玉珠,正想偷摸问两句呢,大佬看她落后又停了脚步等她。

楚瑜小跑着跟上去,对上魏敬之的眼睛时谄媚一笑。

骨气算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倾城在线阅读巍巍兮青云 六景之碧水惊险

    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后,因非念而死......剑在修士的手中,已经成为了法宝,而不再是剑。剑没有慈悲,剑的本身就是ShaLu的。青云门,青云门下,因为当年青叶祖师在“幻月洞府”中得到古剑“诛仙”,仗之横.行天下,几无敌手,众后辈仰慕之余,多半都是修炼仙剑作为法宝。千年之后,剑侠辈

  • 复仇女帝撞将军在线阅读第5节

    外面围观的那些人见到老妇人竟然敢侮辱许墨这种强者。一个个的内心顿时满是震惊,诧异的看了一眼老妇人。不过,这群人却没有一个打算提醒老妇人。毕竟,对于这种胡搅蛮缠,倚老卖老的人。他们虽然不敢多管闲事,担心给讹上。但是,能够看到这种人得罪强者,给狠狠收拾一顿。心情也是很爽的。老妇人感受到许墨那冰冷的目光,

  • The ghost King第6章在线阅读

    正常发挥?时远要是正常发挥,能得第一?听到这句话,这两名室友互相对视了一眼,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起来。空气在这一刻变得沉寂了起来,静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终于,其中一名室友忍不住了,他开口问道:“时远,是不是这次考试题目比较简单,所以你们这次所有人都考得非常好?”所以这次考试才会有这么

  • 天生赢家(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野兽丛林第七天,一道矫健的身影快速的穿梭在丛林之中,身上则背满着木质标枪,而一旦有魔兽被发现,他就会迅速的投掷出一支,标枪则像利剑一样穿过空间,把魔兽死死的钉在地面。在这道身影身后的不远处,紧跟着一位闲庭信步的高挑少女,乌黑亮丽的披发随着她的快速移动,而随风飘荡。如果不是远处有着一头被钉死的魔猪尸体

  • 形躯1第三章在线阅读

    四个人冲上来就将欧阳雷围在中间,两男三女将欧阳雷围住之中,欧阳雷看了一眼远处的李晴风,她在游戏里面的名字叫:蔷薇泣幽诉。于是加她好友让她马上去任务,然后自己在这里挡住这五个人。“臭小子,你捣乱是不是,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啊?”一个一头火红色短发的男生说话的同时,舞动右手中的长剑还耍了一个剑花,一副“

  • 大唐:史上最强穿二代在线阅读第9节

    “以后你就是老身的弟子了,不用担心萨卡斯基找你麻烦,有老身在,谁也动不了你!不要分心,专心修炼,变强才是正道。”鹤慈爱的揉了揉唐堂的头,眉开眼笑,因为笑导致眼角的皱纹更加的明显了。能看的出,鹤是真的非常喜欢唐堂,现在的她也真的非常开心。好像已经很多年没这么开心的笑了吧?一个想法在鹤的意识里一闪而过。

  • 我才不是郡主大人在线阅读第六节

    在一顿大吃过后,何如风和采月的小肚肚也迅速的鼓了起来,采月直接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何如风将先前剩下的麝香粉末装进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扎紧,这个荷包还是小时候娘亲秀给自己的荷包,荷包上荷花由五色丝线绣成,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荷包透着淡淡的麝香,香中别有韵,闻着令人舒心。何如风将荷包垂在采月的眼前说道:

  • 妃本芳华在线阅读第5章

    此时已近傍晚,光线不明,本来该炊烟袅袅的地方,此刻却是大门紧闭,弥漫着诡异的气氛。白卿汐抱着雪莹走进村庄,挨家挨户敲门,可是却没有一家开门的。略有些气馁,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一家的大门被她给敲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面染风霜,脸色蜡黄,穿了一件粗布短褐。“大姐行行好,可否收留我们一晚,家里

  • 皇后之位我不要第二章在线阅读

    冰冰凉的溪水沾到江罗的脸上,江罗打了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岸边杏儿在那急的乱跳。“杏儿,你在干嘛?我怎么掉在溪—里—了?”说到后来,江罗突然想起了晕倒前的一幕,转身一看,就见身旁的溪水里还躺着一个人。溪水冲刷着那人,也没把人激醒,看来,是死了?溪水并不深,江罗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水才刚浸到脚腕

  • 君本良人(快穿)在线阅读第二节

    和上司同床共枕?光是听听就很容易想歪,尤其是对叶清微来说,酒意一上来,脑子就特别乱,一个个劲爆标题只往外蹦。#那夜,心怀不轨的女秘书爬上了上司的床,居然对上司做出禽兽不如的事,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任性的泯灭?#叶清微想想就觉得可怕,平时她对秦瑾言都很尊重,把秦瑾言当上司,从来没有掺杂任何性i欲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