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洪荒:帝尊全力以赴

2021/5/5 11:54:46 作者:三洞 来源:飞卢小说网
洪荒:帝尊
洪荒:帝尊
作者:三洞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返洪荒。十二祖巫?我融合了十二滴精血。肉身成圣,成为武祖,万族共尊,我为帝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鸿阳子和轻山四目相对,眼神都如冰、如刀、如虎、如豹。

突然,鸿阳子挥剑平削轻山胸口。轻山施展凭虚步,后退立在半空中,祭起雷神鞭,如同一把硕大的飞刀,直插鸿阳子的咽喉。鸿阳子身体后仰,雷神鞭几乎贴着鼻尖飞过,挥剑斩断鞭后细丝。雷神鞭继续向前,消失无踪。鸿阳子起身,默运凌空诀,在空中与轻山对峙。

轻山笑道:“动作蛮灵敏的吗?真是小看了你。”

鸿阳子道:“如果你认为我仅此而已,那才是真的小看了我。”

轻山从腰间取出一块印章,说道:“这是我的印信,如果你赢了我,可以用它做个凭证;如果你输了,我会从你身上把它拿回来。”说着,把印章扔给了鸿阳子。

他们之间的战斗,赢即是生,输即是死。

鸿阳子看那印章只有一寸见方,而且的确是白玉雕刻,心下无疑,伸手去接。但他一碰到印章,立刻发觉不对,小小的印章竟似有数万斤,他竟然拿不住,半边身子都被坠得下沉。

轻山冷哂,举起雷神鞭,照着鸿阳子的脖子就砸。

鸿阳子举剑相迎,雷神鞭却比印章更重,他虎口震裂,人也被震飞,直接从半空降到地面,双腿一软,跪了下去,一时站不起身。

轻山不想给鸿阳子任何机会,如猎食的鹰鹫,俯冲而下,手持雷神鞭,要将鸿阳子置于死地。

鸿阳子手臂发麻,双腿发软,避无可避,大吼一声:“天甲战神。”身后出现一尊身高十丈金袍金甲青面獠牙的神灵,手中五丈金刀,闪着金灿灿的光芒,斫向轻山。

轻山硬生生止住攻势,躲开金刀。可当金刀从面前经过,他发现金刀虽然看似又快又猛又狠,却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道,竟只是一个唬人的影像,不由得跺脚大骂:“王八蛋,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天渊观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鸿阳子反击道:“我再怎么样也不比你偷袭更见不得人啊!”

轻山冷哼道:“你的好运到此为止了,下一回合就要你的命。”

“是吗?”鸿阳子轻蔑地一笑,问道,“如果有人想杀你,你会怎么办?”

“我会先杀了他。”

“我和你想的一样。”

话音未落,鸿阳子已到了轻山近前。

轻山早就料到了鸿阳子的举动,雷神鞭架住了青锋寒光剑:“我和你想的也一样。”

鸿阳子退后,再攻,二人斗在一处。鸿阳子宛若游龙,长剑刺、劈、撩、崩、点,迅如疾雨;轻山稳如泰山,雷神鞭推、挡、戳、劈、扫,间不容发。

二人交手三十回合,不分胜负,鸿阳子暗忖:“轻山速度、反映、力量均不在我之下,需使些怪招才能取胜。”当下决定使出逆剑。

鸿阳子背对轻山,双手持剑,抡到头顶,与此同时,脚下使力,身体笔直,如同一杆枪,又如离弦之箭,射向轻山的咽喉。

轻山用鞭撩鸿阳子的剑。但鞭与剑甫一接触,鸿阳子在空中一个半转,双脚狠狠地踹在轻山的胸膛上。轻山顿时眼冒金星,五内翻腾,一咳嗽,吐出一口鲜血。

鸿阳子再一个半转,又递一剑。轻山被踹得恍恍惚惚,一时间不知如何招架,但出于求生的本能,他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害怕的动作。

轻山的左手握住了青锋寒光剑。

后背对着敌人是剑客的大忌,任何一个剑客都不会这样做。可是一旦有剑客这样做了,会怎样呢?他的敌人反而认为他有秘密武器,不敢轻举妄动,不过首先,他的敌人会惊讶,一惊讶就会有短暂的分神。逆剑便是利用了人的本能,于敌人分神的短暂瞬间发动攻势。敌人为求自保只能选择躲或撩剑,如果敌人向一边躲就抽出一只手扼敌人的咽喉;如果敌人撩剑,胸口不免空门大漏。逆剑的杀招不是剑而是手和脚,第二剑只为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剑被握住,鸿阳子像陀螺般旋转了起来,剑如高速旋转的钻子,要将轻山洞穿。

轻山左手血肉纷飞,白骨森然,把剑拽到左侧,一脚将鸿阳子踢飞五丈,然后做了一件超乎常理的事。

轻山俊美的脸上长出了黑毛,鼻子上翻,嘴巴前伸,变成了狼头,张开血盆大吼,露出尖锐獠牙,一口将左臂齐根咬断,伸出猩红细长的舌头舔着伤口。

他为什么这么做?本已受创,为何再添断臂之痛?

他这么做当然不是出于本心,他是被逼迫的,而逼迫他的不是鸿阳子,而是他手中的青锋寒光剑。

他曾经和云阳子交手,他很了解青锋寒光剑的性能,青锋寒光剑散发的寒气可以使周围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冰,如果加以真气催动,寒气倍增,一旦被青锋寒光剑刺伤,哪怕只是破一点皮,寒气侵入身体,也会令身体中的所有水分冻结成冰,蛮牛便是因此殒命的。

所以轻山断臂,只能断臂,才能自保。

鸿阳子见机不可失,宝剑在空中划一个圈,道:“冰兽·四象诀。”顷刻间,左青龙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环绕在鸿阳子身侧,他剑锋一指,四只冰制神兽一同扑向轻山。

轻山右手发力,雷神鞭膨胀变大,头大尾细,满布尖刺,足有三丈长,俨然一个巨大的狼牙棒。狼牙棒空中横扫,四只神兽俱成粉末。

一寸长,一寸强。但长兵器一旦被近身,就会显得捉襟见肘。鸿阳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化一道金光闪到轻山身前,飞脚踢中轻山手腕。轻山狼牙棒脱手,落到天山终古不化的积雪之上,引发了罕见的雪崩。白雪似浪,有两丈来高,宛如海啸,奔腾着,咆哮着,其声振聋发聩。

与飞踢同时,鸿阳子长剑斜劈,欲将轻山连头带肩砍为两段。

轻山早有预策,一道黑影从腰间窜出,死死咬住鸿阳子的手腕,另两道黑影一左一右去咬鸿阳子的腰,竟是三只浑身黢黑的魔界黑狼。

鸿阳子猝然临之而不惊,手腕、腰部燃起烈焰,吓退了三只黑狼,几个起落,又落在了演武场。

“我要让你尸骨无存。”轻山的声音沉痛而沙哑。

三只黑狼飘在半空,吐着细长的舌头,露出穹劲的獠牙,发出粗重的喘息,轻山一声呼哨,三只黑狼嘶吼着冲向鸿阳子。

黑狼可以在空中行走跳跃,是魔界最神奇的物种,相传很久以前,魔族的祖先模仿黑狼创造了凭虚步,使魔族具有了与仙人抗衡的实力。黑狼生性凶残,即使一百名训练有素的魔族士兵布下陷阱,一同围捕,也很难捕获一只黑狼,也有人说,一只黑狼可以吓退一千头狮子。

鸿阳子被咬了一口,手腕直接贯穿,惊讶于黑狼的速度与力量,深切明白三只黑狼着实很难应付,自腰间拿出一个锦囊,迎风一抖,化作了一张缀有彩带的黑弓。

此弓是一名早已隐退深山的上古仙人制作,后不知何故流落凡尘。

是时平王东迁,威严扫地,各方诸侯意欲崛起,称霸中原。郑庄公偶得此弓,野心勃勃,挑衅王室,大败联军,凭借此弓,万马军中射伤周桓王,威名之盛,一时无俩。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郑国因此弓鼎盛,也因此弓败落。各路诸侯听闻此弓之名,大举入侵郑国,郑国疲于应对,迅速衰落,此弓也在长期的战争中下落不明。后千余年间,此弓几次现身又几次失落,直到被云阳子寻到,带回天山。此弓每次出现,必引得各方势力争夺,甚至不惜动用武力,直至千村凋敝,万户零落,血流成河。因此弓一出,必启战端,四方狼烟,遍地烽火,故名之烽火狼烟弓,而与之搭配的是三支遁地靖天箭。

鸿阳子从另一个锦囊中拿出三支遁地靖天箭,拈弓搭箭,弓如满月,对着大地,三箭齐发。

遁地靖天箭没入大地之中,激起几缕轻尘,不见了踪影。少时,鸿阳子大喝:“着。”遁地靖天箭飞出地面,射穿了三只奔腾的黑狼,转身回到了锦囊里。

三只黑狼齐哀鸣一声,坠入滚滚雪浪中,再也寻不到了。

鸿阳子收起烽火狼烟弓,抬头却不见了轻山。他定睛细望,发觉远处的一座山峰在移动。

第十章存亡刹那间

山峰是静止的,不可能移动。

难道是鸿阳子看错了?

鸿阳子是仙人,视力远胜常人,绝无看错之理。

山峰会移动,是因为山峰下有个人——轻山。

轻山举着山,朝天渊观飞来。

鸿阳子的心不由得一紧,如果山峰砸下来,天渊观将变成一片瓦砾。

事到如今鸿阳子已经明白了,轻山的能力叫举重若轻,任何事物,只要他双手一碰,就会感觉轻若无物,而且,他可以自由控制事物的形状和密度。一座山于对轻山来说和空气没有任何分别。

但于鸿阳子而言,一座山未免太重了些,其他天渊弟子更是无力招架。

鸿阳子一开始就知道这将是场硬仗,但没想到会困难如斯。他身受重伤,气力渐衰,真气也损耗颇巨,可局面却没有大的改观,反而逼迫他做出危险的举动。

轻山的目的很明确——砸毁天渊观。

鸿阳子的目的也很明确——保全天渊观。

可问题是:如何保全?

砸毁很简单,把山抛下来就行了。

保全就有些难了,哪怕一剑刺死轻山,轻山也会在最后一刻把山扔出去。

鸿阳子想到的唯一方法是把山托住,而这样做的万全之法是接连使用护法冰莲和擎天冰龙柱。

幸运的是这两种法术鸿阳子都会,而且用的非常好;不幸的是这两种法术会耗损大量的真气。

如果是别的仙人,真气耗损过度,调息数天便可恢复。可鸿阳子不同,他的体内蕴藏着一股强大的邪恶力量,一旦他动怒或真气不足,那股力量就会伺机侵占他的心智,控制他的身体。云阳子每次下山都会嘱咐他“不可动怒,不可与他人鏖战”,他也一直谨记着师兄的教诲,无论何时都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无论何时都保留一定量的真气。

轻山离天渊观越来越近,天渊观笼罩在山的阴影中,天又一次黑了。

鸿阳子还没有出手,他的心中还有一丝期盼。他算了一下时间,师兄弟们应该已经到了大殿,如果没有意外,师父和大师兄至少有一个人会顷刻间赶到,他们会有更好的办法的,不到万不得已,他想尽力规避一切可能的危险。

但是没有人来,这使鸿阳子确定,天渊道人和灵阳子也遇到了棘手的事,脱不开身。

山砸了下来,带着呼呼的风声。

鸿阳子被逼上了绝路,为了守护天渊观,他只能冒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王幽荧之第九章(9)

    尽管魏青锋很不情愿,还是付了十万给司文,司文随手转给吴已,微信上解释:“这是我的医疗费。”“什么医疗费?这么多!”吴已震惊。司文:“上次我去公寓你不是给我包扎了?”吴已:“……”在得知这钱是魏青锋给的后,吴已很不放心,“居然真是他找人打的你,你要他这么多钱,他会不会变本加厉对付我们啊?”司文:“我倒

  • 叶绕江笙卿何在之革命军(7)

    孙花行看到这里眼泪不禁流了下来,回头一看,楚小主已经泣不成声孙花行心疼地急忙将楚小主搂入怀中:“小主,别哭了,你这样哭师兄会心疼的,我师父的在天之灵也会心疼地。”“小主,节哀顺变,令尊大人在天之灵也会保佑你和主公的,别伤心了,咱们当务之急是确立起义大体方向,此时不可让情绪耽误大事啊!”李天谋叹了口气

  • 茅山神宗师在线阅读第七节

    唐隆的眸子散发着精光,看了眼唐周,又看了眼马元义,竟直接喝道:“马元义,你还说尔等只是普通平民吗,平民会有这般凶悍吗??”“尔等聚拢民众,私藏制式兵刃,想要作什么,谋反吗??”闻言,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马元义更是惊骇,暗道:“这…,怎么会如此,这下算是完了……”下一刻,马元义眸子中凶光微闪,看向唐隆

  • 星海神尊之人生在世吃最重要(6)

    【最少五千年以前的!】系统表示,对于见多识广的他来说,五千年这都是他按照人类的时间来算的。“行,你牛,我还是叫我的手下起chuang吧。”陈兴觉得系统的存在分明就是打击他,他暂时不想理系统了。想着已经有人进到了墓里,陈兴也不在观察棺材了,站起身就一口棺材一口棺材的看过去,还顺手推了推每口棺材的盖子,

  • 贞贞慕沐共识

    “不是无偿的对不对?”李森看了一眼外面天上的大菊花,笑着说道:“好吧,好容易找到了一个有趣的休养生息的地方,我也不希望这颗星球这么容易就被打碎……你说吧,你的要求是什么?”“咳咳……在这之前,我们还希望进行一些……检测,可能略显无礼,但是还请见谅。”“可以,走吧。”李森的嘴角带笑,似乎脾气很好的样子

  • 神豪从冒牌富豪开始在线阅读第9节

    潘谷差点把手机给摔了,想揍死这几个开黄、腔的坑货。潘安不如我帅:我说的是那把一直被老大带在身边的银色手、枪!金鱼:(ˉ▽ ̄~)切~~双木成林:(ˉ▽ ̄~)切~~包子要吃肉:(ˉ▽ ̄~)切~~包子要吃肉:反正已截屏,证据在手,谁也赖不走。潘谷气死。还是万事通冒出来接了话。万事通:说起来,昨天好像是没见

  • 武林天王隐退后的生活再见面

    今年刚正式从学院更名为大学的某高校,借着成立六十周年之际,大肆庆祝了一番。兴师动众地向能招呼回来的校友都发了一张邀请函。当手里接过何冰冰塞来的烫金嵌金线请柬,沈倾有点心疼起以前交的那些重修费。“今天来的人可真不少,和新生入学时有得一比。”赵伟博开着车转了几圈,都没能在学校附近找到空位,只好继续往前开

  • 神探:少年神探狄仁杰参,刺杀(下)

    ——晏十七并没有把任务目标放在心上,进入宅邸后他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他太过于依赖满打满算计划好的“剧本”,却独独忘记了天不顺人愿的意外状况。那让他遇到了情报盲区。本该只是刷一下存在感而走的事,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拿这个人头,自然不会无聊到过于细致的去了解此次暗杀目标,而正是这一时疏漏,便导致了他如今

  • 不朽雷神传在线阅读第7节

    而此时村子的洞内轩儿正在是凳子上无聊的发着聊骚。啊...凌轩怎么还没回来啊!只见虎叔走了过来看着什么事都不做,就懒散在哪不经说道。凌轩去试炼了,族长不是说要你呆在这好好修炼的吗?怎么在这发牢骚不修炼了。虎叔修炼太无趣了,我要出去。轩儿嘟起嘴,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凌轩前往地下洞穴获取宝物已经过去了将近一

  • 我想仙魔同修在线阅读第1章

    木头天生一双阴阳眼,常人无法看到,理解的东西,木头一出生就已经接受了。什么妖魔鬼怪,在木头的阴阳眼下无所遁形。因为阴阳眼,所以木头注定从一出生就命途坎坷,多灾多难。因为是家里的独子,为了能养活,便拜了镇上有名的道士何半仙为干爹,寒暑假就随着干爹在寺庙里修行。十几年过来,有惊有险,却也平平安安的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