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苍生道一只乌鸦

2021/5/5 12:02:29 作者:回眸往事 来源:飞卢小说网
苍生道
苍生道
作者:回眸往事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本小说断了,我想要参加创世的仙侠征文,已改笔名(快乐的星猫)!!(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文才听着萧明和秋生的话,当时差点没哭了出来,文才本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货,此刻又听到四目道长要带他们去的地方有生命危险,他那个担心和害怕就甭提了。

但是担心和害怕也没用,四目道长是不会放文才走的,因为萧明已经隐隐的猜到,他这个便宜师叔早就计划好了一切,以他那种抠门到家的家伙,为何会一下拿出三件宝贝?

意图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探险之事他谋划了很久,今天凑巧萧明又出现在了这里,如此一来正和他意,所以他拿出三件宝贝给了他们三个,让他们三个协助他今晚探险寻宝。

“师叔不去不行么?”文才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四目道长。

“行……”

文才一听四目道长说行,双眼立刻闪过两道绿光,但是还不等他开口说话,四目道长立刻咧嘴‘嘿嘿’一笑:“那是不可能的。”一下就把文才弄得一点脾气没有了。

“去就去有什么好怕的。”秋生给文才打气道:“咱们师兄弟大大小小也经历过无数次磨难了,哪一次我们不是有惊无险的安全回来了,这一次同样我们也不会有事,有什么事师兄我帮你。”

“还有我。”

萧明笑着拍了拍文才的肩膀道:“男子汉大豆腐,没有什么好怕的,既然咱们师傅让我们去,那么我相信一定不会有多大的危险。”

“你们刚才要是有这种觉悟的话,我们现在都在寻宝的路上了。”四目道长贱兮兮的笑着说道:“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三个快点收拾收拾这里,一会我们就动身。”

“我们收拾?您老去干什么?”

四目道长闻言瞅了萧明一眼‘嘿嘿’一笑道:“师叔我去准备准备,多为你们三个兔崽子弄点保命的东西,免得还没到目的地你们就嗝屁着凉了。”

萧明他们三个一听四目道长的话,全都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当下立刻提醒四目道长千万不要着急,一定要沉住气好好的弄,千万千万不要因为赶时间而草草了事。

待得四目道长转身走后,萧明他们三个就开始收拾这些横七竖八的‘官爷们’了,不一会儿他们就把‘官爷们’送回祠堂按照原来的位置将其放好。

弄完了这些官爷们,萧明和文才还有秋生蹲在门口看着四目道长的房间愣愣出神,因为四目道长的房间此刻居然绽放出一道道炫目的彩光,并且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显然他在准备很牛叉的宝贝。

“师兄。”

文才有些胆怯的说道:“看师叔如此郑重的模样,我感觉此行不是那么的简单,恐怕我们三个会有大危险呀,我看我们还是偷偷的溜走吧,免得因此而丢掉小命。”

“溜走?”

秋生摇头一笑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师叔决定的事情,而且师傅还没有反对,你觉得我们能躲过去吗?师傅和师叔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即使我们这次躲过去,那么接下来会有更危险的事情等着我们,所以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他们的安排,师傅和师叔不会害我们的。”

萧明听着秋生的话,淡淡一笑道:“害我们倒是不会,但是就怕万一呀!”

“对,对,对。”

文才很是赞同我的话,头点的和小鸡吃米一般:“师傅和师叔虽然不会害我们,可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很是危险,万一遇到不可意料的危险,那么即使师叔威猛无比,但是也无法照顾我们周全呀。”

“说这些有用吗?”秋生横了萧明和文才一眼:“师傅和师叔决定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我们三个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任务吧。”说着站起身来,因为四目道长从房中走了出来。

四目道长出来看到他们三个的第一句话,那就是‘出发’这两个字,然后他们四个人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义庄。

夜,异常的安静,夜空没有一片云朵,圆圆的月亮却散发着朦朦胧胧的光辉。现在的这种情形让我们三个不寒而粟,因为这种月光民间称之为毛月亮,正是阴气最重的时候,冤魂恶鬼最为凶猛。

文才抬头看了一眼那诡异的月亮,他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下来,声音颤抖的小声道:“师叔,您老是不是想害死我们呀?”

走在最前面的四目道长闻言头也不回的问道:“师叔怎么就要害死你们呢?”

文才壮着胆子开口道:“这种鬼天气可是至阴无比,各种猛鬼一个比一个厉害,看师叔你带我们行走的方向看,应该是带我们去灵岩山吧?”

“不错。”四目道长一脸轻松之色的应了一声。

得到四目道长的肯定回答之后,文才和秋生的脸色同时都阴沉到了极点,萧明一看他们的脸色如此,他就知道这灵岩山不是一个善地,当下开口问道:“灵岩山很邪门吗?”

“不是邪门。”文才哆哆嗦嗦的说道:“而是非常非常的邪门。”

萧明一看文才那害怕的神情他就想笑,因为文才的表情太搞笑了,他强忍着笑意咳嗽了一声问道:“文才,你说那灵岩山邪门,那么到底怎么个邪门法?说来听听。”

文才一看萧明问起灵岩山的事情,当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他眼珠子一转之后,直接拉了拉秋生,开口道:“师兄,还是你告诉小明有关灵岩山的事情吧。”

“胆小鬼。”

文才抬手敲了文才一个爆栗,笑骂道:“瞧你那点出息,虽然灵岩山很邪门,但是也不至于把你吓得说说它都不敢吧?”

文才摸了摸被敲的生疼的额头,哼了一声道:“要说你说,打死我也不说。”

当文才刚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之间一阵毛骨悚然的叫声,在这寂静而又空荡的山林中响起……

呱!呱!呱!

这几声当真是把他们吓了一跳,萧明遁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只黑溜溜的乌鸦蹲坐在树杈之上,刚才的叫声就是从它的口中发出的。

“晦气,太晦气了,出门居然遇到这么不吉利的东西。”秋生一边说着,一边弯腰就要捡东西砸树杈之上的乌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半滴灵魂在线阅读与头柱的初次见面

    第一章初次见面“那便麻烦你们二位了,”产屋敷辉哉温和的对着身后跪坐着的一男一女说到,“啊,我记得御那孩子也在蜘蛛山附近,到时候你们一并把她也带回来吧。”水柱-富冈义勇,虫柱-蝴蝶忍。“是,主公大人。”他们二人同时答到。---------------------分割线---------------“嘎

  • 重回少女时代Game Over 伊

    3010.10.11.08.04GameOver伊。伊他在这款‘魔域城堡’之中所起的一个游戏名称,接受失败的次数太过于太多而导致有些泄气之后直接顺手将其打上的名字,结果随之后续的失败也熟练的将这个名字所应用了。控制有些脏兮兮,油乎乎的鼠标以及键盘,伊再次的控制角色推开那扇赤红色高框门。随后这扇大门的

  • 穿书后我嫁给了短命鬼在线阅读第8节

    当天,黎大人就押着一干八名元国外务司官员回了府上。元国外务司也很快做出了反应,派了梁副司长携礼亲至黎府解释、道歉。见到黎尚平走进了会客厅,梁思远立刻就站了起来拱手道“黎大人还请息怒啊,这件事是本司情报有误,才会犯此大错。而杨管队大概率应是受了恶人指使,才会干出这等蠢事吧,这就与本司毫无关系了。哈哈…

  • 虫族:碾压万界在线阅读第十章

    陈艳的父母去警局辨认尸体的时候,陆轩茗接到一个女人的神秘电话,大致内容是她的老公要吃榴莲,让他把水果送到滨海路后面的废旧仓库。起初陆轩茗以为是打错了电话并没有在意。可是越想越是不对劲,榴莲是陈艳最爱吃的水果,每次路过水果店必买,这个电话是不是在暗示他什么?陆轩茗预感陈艳一定在那,他决定去哪找找撞撞运

  • 此去一别经年第五章在线阅读

    烛九阴仅仅是轻轻的在这颗幼苗上轻轻的一抚,刚刚还不过是一颗青葱可爱的幼苗,转瞬之间,就化作了一颗足有三人合抱般粗壮,数丈高大,枝繁叶茂的大树。后羿眼睛都瞪圆了,死死的盯着这棵树。当然,他关注的并不是这树的本身,而是烛九阴那一双看似有些苍老的手上,蕴含的恐怖的时间之力。这手是抚摸在大树之上,若是抚摸在

  • 敢问刀者谁之卫生(7)

    林楚方天便到了《闪》阵营1,快速的走到阵营任务栏,提交了任务,并抽取了三个任务。又迅速的离开了《闪》阵营1,来到三条路前,看了看,绿媱还没来。我来啦,没让你久等吧。手指了指,往这里就可以到《闪》科技城了。绿媱说到。没等多久,我也刚到不久。那我们一起走吧,林楚方天说到。绿媱和林楚方天两人便踏上了去往《

  • 大秦之最高权限在线阅读第九节

    来到转职工会,各个职业的导师在里面一字排开,狂战士和骑士导师都身穿坚硬的盔甲,法师的导师则穿着布制斗篷,刺客导师隐在黑暗之中,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剑士导师驻着长剑站立在中间,而牧师导师则是个美女NPC,穿着简陋的皮甲,诱人的胴体在皮甲下呼之欲出!来到剑士导师面前,点击对话栏,也有三个技能可供学习:【蓄

  • 华夏燃魂番外:寒帝传说 上篇 【为本书求鲜花】

    这是一个虚幻的世界,一个本不存在的世界,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这个世界的法则不是法律,而是实力。这世界实力就是绝对的势力。实力就是法则。这个世界的人可以修炼,听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那莫得不切实际,但是这就是事实。每个人与生俱来都可以修炼,体内蕴含灵脉,灵脉的多少决定一个人的天赋。这个世界叫做帝玄大陆。

  • 阴阳佛手第五章

    滴滴滴,莱因哈特看向正不断报警的腕表,微微惊讶。他赶到时,任天羽所乘坐的星舰的能量接近于零,为了给星舰充能,恢复维生系统,他不得不从自己的机甲抽取能源,导致机甲能量耗尽。后来他不得不离开,机甲还没有充完能量,无法变形收到腕表里,他只好将机甲放在战斗星舰继续充能。莱因哈特并不担心有人会碰他的机甲。先别

  • 枪神纪之血族禁域--因为深爱第七章

    沈知予吃完晚饭就回了自己房间。他倒是不担心补课的事情,身为上辈子时常跑年级第一的位置常坐的学霸,沈知予对于前来教学的那位据说是学神至今没跌落过第一的人也没什么兴趣,要真说起来,他自己跟学神也差不了多少。真正让他比较慌的,还是刚才跟沈父之间的交流。他没有见识过原主跟沈父怎么交流,因此对于刚才的三言两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