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容咎相关番外之大修)

2021/5/5 11:51:25 作者:扶冰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容咎相关番外
容咎相关番外
作者:扶冰来源:晋江文学城
#断情绝欲·万人迷·无意识撩人·高冷男神受#各种paro来一发。比如之前的三轮车就是全息网游paro,这里会放一下全息网游大致的背景和角色设定。偶尔也会换别的背景,大概是一些心血来潮的情节、好玩的片段或者有趣的小段子之类的。只保证主角容咎永不变,绝情道人设不崩。#脑洞有多大,CP就能有多杂#差不多是写自己作品的同人这样,所以不看正文可能会看不懂。不算不务正业啦,主要是太喜欢容宝了,修真背景一点都不过瘾啊~

第九章

孟忘舟听得一知半解。

他从升腾的火锅热气中抬起自己天真烂漫又迷茫无知的双眼:“你俩是《西游记》剧迷?”

迷个锤子,黑子还差不多。

沈千盏狠狠剜了季清和一眼——狗男人,就知道话里有话的恶心她。

偏偏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在谁那都挺好使,就碰上季清和跟哑巴了一样,总找不到合适的词回怼。

有那么一刻,沈千盏挺想把手里的普洱茶一股脑泼到季清和的脸上。

但也就那么一刻。

因为理智让她下一秒就看到了这个行为衍生出的三大后果——不终岁将她永久封杀、季老爷子和她不共戴天、季清和和她老死不相往来。

沈千盏一想到这三个连锁效应,肠子都纠结出了一个蝴蝶结。

手里的普洱茶忽然就变得烫手起来,她赶紧搁下杯子,掩饰般清了清嗓子,换了个话题:“那你看完策划案,什么感受?”

季清和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得有些莫测:“要不是我确定老爷子没雇枪手,晚年生活也不想过得万众瞩目,估计会误会这是他找人写的季庆振个人传记。”

这句评价令沈千盏有些难堪。

哪怕季清和全程没用一个激烈负面的词汇,语气也是一贯的平稳寡淡,可她就是听出了这句话言下之意的讥讽。

“沈制片和年轻时候的孟女士很相似,是个目标明确且将企图心写在脸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野心家。”季清和搁下筷子,目光极淡地瞥了眼沈千盏:“你查阅老爷子生平资料时,不好奇他对配偶关系为何只字不提?”

“他和孟女士离婚后,至今没有复婚。”季清和的语气平和,根本不像是在讲与自己有关的家族秘辛,而是在潦草概述旁人的一生般,从表情到语气都透着股事不关己的冷淡:“你以老爷子为原型的这份策划案,强加了自己想要的艺术效果,有失客观。”

孟忘舟在捕捉到“孟女士”三个字时,不自觉竖起了耳朵。

等听完整段话,搞明白了沈千盏和季清和的甲方乙方关系后,惊得一个丸子没夹住,溅起的汤汁沾了他一身。

他边抽纸巾边消化,挺想劝劝沈千盏的……季清和这人独·裁·专·制,满身的心眼,专治密集恐惧症。她和谁合作不好,偏找上季清和。

——

沈千盏圈着茶杯,思考了好一会。

策划案里关于主人公的主线剧情无疑是按着季老爷子为原型发展的,有关感情线的描述虽只言片语潦草带过,但光看为了推动剧情加的那些配角人物不难推测出主人公在感情方面所遭遇的坎坷。

说难听点,编剧一个控制不住没准个人传记就改编成了风月传记。

沈千盏换位思考,是挺难接受的。

尤其是她当时并未料到,季老爷子的感情经历居然会和不终岁牵扯上。

那季清和的顾虑和行为全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

她顺着时间线,将整个项目从投标、签约、筹备串联成几个清晰的时间块——

今年四月影视峰会,柏宣发布了献礼剧首个概念片,正式招商;

五月,沈千盏代替千灯影业以钟表修复的匠心主题拿下了和柏宣的首次合作;

六月,沈千盏赴西安看陕博钟表展,当天,她遇到了季清和;

十月及十一月,沈千盏再赴西安请季老爷子出山当项目的特聘顾问;

十二月,她意外重逢了代表不终岁有意投资项目的季清和。

抛开两个人私下的那笔糊涂账,季清和的出现合情合理。

按季清和的逻辑,他是因为看到了策划案,对策划案以老爷子为原型这种博噱头的行为不满,出于对老爷子一身清名的保护以及谋求沈千盏尚未得知的双赢目的,带资进组,控制走向。

没毛病。

沈千盏想清楚其中的关键后,一针见血道:“所以季总对项目很感兴趣,唯一的顾虑是担心我方会为收视率爆点做不符合实际的艺术加工,从而影响季老爷子的口碑?”

季清和并未对沈千盏表现出的机敏睿智有任何反应,他摩挲着青瓷茶杯的茶耳,深色的瞳孔在灯光下泛出几缕很浅的水纹。

他勾了勾唇角,微哂:“我以为沈制片还需要多绕几个弯才能明白我的苦心。”

沈千盏呵了声,险些翻起白眼:“季总其实可以明说的,生意场上,只要有共赢的目标,就没解不开的仇。”

季清和微微挑眉,拆起台来半点没因为她是个女人而手下留情:“是吗?”

“看沈制片昨晚的态度,我还以为下次见面应该会在丧礼上,不是你躺着就是我躺着。”

沈千盏:“……”她觉得,她也可以不用任何情况下都躺着。

孟忘舟眼观鼻鼻观心,含着泪,埋头苦吃。

他到底是有什么想不开的要留沈制片一起吃晚饭,现在好了,半只脚都快吃进棺材里了。

——

饭后,考虑到孟忘舟一直埋头苦吃对身体不好,沈千盏要求季清和借一步说话。

方才话题深入的程度已打消了沈千盏对两人合作的大半抗拒,但还有一半,趁现在彼此还能和平相处得赶紧商量解决。

“既然季总有合作意愿,千灯也希望双方能够早点达成合作意识,我明天让苏暂过来一趟,把合同拿给你过过目?”沈千盏拿出对甲方爸爸才有的温柔体贴,小声试探:“或者您给我法务的联系方式,两家法务部门直接对接?”

“合同?”季清和问:“什么合同?”

两人这会正在时间堂的前堂大厅。

灯光疏淡,他的唇角半隐在青瓷杯下,看不清弧度。

但隐约,是笑着的。

沈千盏看着他在两人独处时才露出的算计嘴脸,一时头大:“季总不如明示?”

“我说过,”季清和微微倾身,隐藏在镜后的双眼微抬,恰到好处地释放出三分压迫:“希望沈制片日后没有需要求上门的那一天。”

沈千盏撕开面子,毫无耐心地回怼:“这不就是日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法学院的体育老师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觉睡到中午才醒来,江晏云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利落地翻身下床,唤来婢女给自己梳妆。要说穿到古代还有什么好处,估计是万事不用自己忙活,只用坐着等别人服侍自己就行。江晏云琢磨了一会儿,觉得按照这个生活习惯,自己不出三月,就会长成个胖子,要不就是走两步喘几口气的弱秧子,那真是万万不可。于是王府内一众人都眼睁

  • 奴家是狐不是祸第一章

    “赵松年,你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你到处圈地,为了自己的利益哄抬房价,你们开发商就是不要脸的‘剥削阶级’!”“赵松年,你这么有钱,我求你买我一幅画怎么了?我好歹叫你一声老师,你竟然不管我的死活,这么不近人情,我呸,你的良心简直喂了狗!”在建新赵氏集团大门口撒泼闹事的人叫陈豪。赵氏的董事长程松年

  • [名侦探柯南]假如远山家生的是男孩儿第6章在线阅读

    6所有受邀参加克里斯蒂亚诺亲自组织的小聚会的男孩们都在聚会当天早上特意花了十分钟亲自为自己挑选一身得体的西装和足够配套的小领结和小皮鞋——要知道对一群常年处于野生状态的男孩们来说,十分钟就算得上是非常重视了。“所以你今天到底要去见谁?别告诉我只有克里斯蒂亚诺,克里斯蒂亚诺可不值得十分钟搭配。”各家女

  • 学贯西洋第10章在线阅读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老黄慢慢悠悠地端起讲台上的铁瓷杯唆了一口,长长吐出一口气:“啊,周末到了,缓缓归吧。”说完,收拾收拾桌子上的教案,夹在腋下就出了教室。临了又回头叮嘱了一句:“玩归玩,注意安全!”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高一二班的教室。唐棠简直惊呆了。“老黄都不拖堂的吗?”杨茗点头,有模有样地学着老

  • 本尊想修道在线阅读第7章

    裴延恪手边并没有毒.药,如果有的话,他希望剂量是两倍。时窈捧着她那张精致小巧的脸,往裴延恪跟前凑了凑,“裴郎,你猜猜我刚刚想写的是哪两个字?”裴延恪瞥她一眼,眼神中仿佛写满了,这还用猜?你当我傻?时窈伸出两根手指捻住裴延恪的衣袖,轻轻晃了晃,“你猜嘛。”裴延恪不理她,并且吃起了糕点。时窈见他不给反应

  • 强强联手:老婆快到怀里来回忆

    七八月份总是让女孩子又爱又恨的季节,骄阳似火与阴雨绵绵交织的夏季,女孩子可以尽情地穿自己喜欢的裙子,展示自己的美丽。可是!美丽过后让人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就是……被太阳公公晒得像碳一样黑!!!苏樱看着镜子里的“黑girl”,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哎呀,真的不应该听晓晓的话,陪她去三亚,现在好了吧,成了个碳

  • 朔月望君还在线阅读第四章

    午休时间。“能一起吃吗?”仁美拿着自己的便当来到不二和手冢中间,问。手冢未置可否,不二已经笑着同意了:“欢迎。”然后帮仁美拉了把椅子过来。仁美谢过不二的椅子,坐下来,还没打开饭盒,就向手冢道歉说:“今天上课的时候真的十分抱歉,不该打扰手冢同学上课的。”“没关系。”手冢礼貌地回答,接着就继续吃自己的午

  • 一切因最初在线阅读第9节

    从顾妈妈那回去之后,顾娇娇开心很多,对这个世界的畏惧又少了一点。自从上次去顾妈妈那之后,知道自己在顾妈妈面前毫无被拆穿的障碍,仿佛她就是自己的妈妈,而自己就是她的女儿一样,顾娇娇就无所顾忌啦!这种感觉很奇妙,但顾娇娇并不排斥,这种与顾妈妈之间天然的亲密感令她很有安全感。最近只要一有时间就去顾妈妈那里

  • 我继承了一所魔法学院第三章在线阅读

    原主爸爸妈妈的长相,只能说是一般,只不过因为有钱保养得好,所以看上去有些气质而已。所以,对于这个身体的长相,之心还是有心里准备的。可就算是有心里准备,当她把自己扒光了站在镜子面前的时候,也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容貌五官这些不好看倒还算了,最关键的是,这身体上面的伤疤疮疤也太多了。先是手臂上和脖子上,有两

  • 那年,吕不韦收购BB机之第三章(3)

    果不其然,次日早饭刚过,王嬷嬷便领着三个丫头进来,黛玉不由得心头一暖,人活两世,她到底还是贪恋亲情之美好。那边厢,王嬷嬷指着林如海选来的丫头请她赐名。黛玉看时,只见一个大丫头如雪雁一般,穿着精细的雪绸掐花百褶裙,挽着随云髻,两个小丫头还未留头,形容尚小,一水的彩绣石榴裙,只不过一粉一绿。黛玉思索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