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希望的星星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5/5 5:17:26 作者:萝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希望的星星
希望的星星
作者:萝芙来源:晋江文学城
对谁都疏离冷淡的木星突然有了小尾巴,神出鬼没,无所不在。听说希望被班上那个冰疙瘩迷住了,完全成了小跟班,端茶倒水,卑躬屈膝。只有把木星怼在墙角的希望才知道那人羞涩的样子是多么动人。“知道该怎么做么?”“谢,谢谢?”“笨!”希望把住那人后脑勺轻轻落下一吻。作者日更文,古言《贵妃的求生之路》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戳专栏看看。一个在21世纪倒了血霉的霉女,一不留神魂穿到一位妖妃身上,人人都想弄死她。看着这处境如此危险,苏念锦原本想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现实哪能让她如意?后来某一天她发现自己只要遇事卖萌一

赵拾行出深山,走了约莫二十里,见到一处小镇,走到小镇里找到一家卖饭食的酒肆饱餐一顿,大半月没吃肉,赵拾自然要了牛肉羊肉还有面饼。好久没喝酒,赵拾又要了一尊酒。

赵拾吃了一口肉,这个时期的肉主要是煮熟以后撒上点盐,没有别的调料,味道相对比较淡,赵拾从小吃苦惯了,也不在意,举起酒喝了一口,皱了下眉头想道:“这酒真是淡出了鸟来”,赵拾以前当兵,没有任务执勤时,喝遍了大江南北的好酒,到了这战国,喝的酒酒精度数过低,就像果酒一样,反倒觉得不过瘾起来。赵拾想道还要赶路,便就着牛羊肉,三口两口将饼吃完,一口将清酒干掉。吃完饭赵拾又问跑堂要了一斤牛肉,几张面饼,又找了开水灌满了自己的水囊。做完这些,赵拾整理好行囊便走出小镇,继续赶路。

赵拾走在路上,对加入赵氏军队一筹莫展,只好唤出九月来一起讨论接下的行动。

“我的观察使大人,唤小女出来意欲何为?”九月一出来就调皮的笑着对赵拾说道。

“别这样,我对加入赵氏没有思路,在那里人生地不熟,没有任何人脉,如何能获得赵氏的信任加入军队?你有什么办法吗?”赵氏着急道。

“这很简单啊,进了晋阳,先找个住的地方,先打听清楚情报,再做打算,你现在急个什么?我看剧正到关键,你别给我捣乱了,到了晋阳再说!”

九月一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模样没好气的说道。

“得,养了个姑奶奶,帮不到忙”赵拾无语想道。

“哼,我去看剧了,没到晋阳莫打扰我”九月说完就不见了

“好吧,九月果然和王二蛋一点都不一样”赵拾自言自语道

赵拾又走了几里,突然低头看到路上有血迹,赵拾感觉到情况不对,又弯腰蹲在地上仔细的看了起来,发现地上除了血迹,还有一处车轮印,车轮的轨迹并不是笔直的,而是歪歪曲曲,时而向左,时而往右。赵拾又回身走了几步,发现除了车轮印,还有几处马蹄印,看起来像是追逐着车。

赵拾觉得这血迹车轮印还有马蹄印非同寻常,低头一想便沿着车轮印的方向快速赶了过去,初时还是快速行走,赵拾觉得这样太慢,马上改为了奔跑。

当过兵的赵拾对这样的急行军再熟悉不过,身体又是最好的状态,就这么奔跑了有七八里,已经远远看到有九名黑衣骑士骑着马追逐着一辆三人搭乘的马车,双方的距离已经不到五十步了。

赵拾发觉情况紧急,顾不得许多,加快了速度,追赶着马车而去。

约莫追了两分钟的时间,赵拾已经追到马队百步之外,远远望去,发现马队已经追到了离车二三十步的距离,马车上有三人,两人穿着皮甲,其中一人身中两箭,一人赶车,身中两箭的甲士回头向追赶马车的马队回身射箭,但是箭法却不敢令人恭维,追赶的骑士只弯了弯腰便躲过了射来的箭。

赵拾知道情况紧急,又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之前只是均速奔跑,现在已经变成了百米冲刺。

等到赵拾追至马车五十步距离时,看到马队已经追上了马车,距离马车只有十几步的距离,马队当先两人拦住了马车的去路,剩下的骑士散开了距离,对马车展开了包围,回头射箭的甲士此时已经身中四五箭,伏在马车的围栏边,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丧失了战斗能力。车上的两人看到已经没有退路,便下了马车背靠着马车拔出了剑。

赵拾又看向追逐的马队,九人尽着黑衣,个个手持青铜剑,之前远处看不真切,这才发现所有黑衣人皆用布蒙着脸。心中明白,这是遇到盗匪了。

为首黑衣人见马车上的人下了马,用弓的甲士已经丧失战斗力,便大喊一声:“下马,用剑!”余下黑衣骑士除了拦住马车去路的两人,余下七人皆下了马,拔出了剑,缓缓围向马车两人。

赵拾看到情况紧急,边跑边取下身背的弓箭,从箭囊里取出一支青铜箭,跑出十余步停了下来,将箭搭在弓上,仔细的瞄准起来,因为自己的箭法还不够好,不敢射向离被围之人近处的黑衣人,怕不小心射伤被围之人,只好射向包围圈靠近自己这边的黑衣人。

嗖的一声,弓箭离弦,转瞬即至,一名黑衣人背上中箭,吃不住痛,大喊一声“啊”,便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其余黑衣人看到同伴中箭倒地,回头望去,这才发现了赵拾,没有任何话语,队尾两人转身向赵拾奔跑而来,杀气腾腾。除了马上两人担任警戒没有参与战斗,一人中箭倒地,两人向赵拾冲来,余下四人继续杀向马车的两人。

赵拾看到两人向自己杀了过来,又取出一支羽箭搭在弓上,眼看黑衣人越来越近,赵拾也不瞄准,大概射向其中一名黑衣人,黑衣人有了防备,看到箭至,急忙闪开用剑拨到一边,赵拾这一箭走了空。

赵拾看到对方没有中箭,也不惊讶,这一箭本就仓促射出,自己箭术又不好,便将弓和背囊丢在一边,拔出白露,迎向两名黑衣人。

当先一名黑衣人见赵拾丢了弓箭,也不犹豫,举剑杀来。

走到近处,黑衣人大喊一声,拿剑砍向赵拾肩头,赵拾将剑一举,拦住劈砍,又狠狠格开,赵拾的力气本来就大,平时训练充足,这一格将黑衣人的剑隔开之后,因为力道大,黑衣退了一步,中门大开,赵拾管不得许多,顺手舞了一个剑花,横着往黑衣人胸腹处削去,“噗”的一声,剑已剖开黑衣人的腹部,黑衣人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再无生机。

后手的黑衣人见赵拾用弓射杀一个同伴,一个回合用剑杀死一个同伴,转瞬间杀死两人,大惊之下,使出狠招,将剑斜举,从下往上向赵拾咽喉处刺来。赵拾反应迅速,收回白露,对着黑衣人刺来的剑身砍去,只听到当的一声,赵拾的剑实实的砍在黑衣人剑尖三五寸处,硬生生的将对手的剑砍断。

对手目瞪口呆,既惊讶赵拾的力气,又知道自己的剑不如赵拾的剑,只一个对碰便被砍断,犹豫一下,准备转身跑开。

赵拾哪给对方机会,一剑准确劈向黑衣人脖颈处,黑衣人的脖子被砍开,软软躺在地上。血迹溅到赵拾脸上身上,赵拾收拾掉对付自己的两人,也不在意身上沾了血。看向几十步外被四名黑衣人围攻的两人,两人背靠马车,被四人围攻,狼狈不堪,带甲武士已经身中一剑,另外一人砍伤一个黑衣剑士,身上也沾满血迹。

领头的黑衣人,听到赵拾这边的惨叫,回头一看赵拾已经杀死两名同伴,看了一眼地上的断剑,对赵拾的战力充满了赞赏,若有有所思的看了看赵拾手中的白露,回头对马上的两名同伴招了招手,便转过身来将剑身斜指地面向赵拾踱来。两名端坐马上的黑衣人见同伴战斗不利,明白了首领的意思,也翻身下马走向马车参与到对两人的围攻。

被围攻的两人本来已经丧失了希望,看到赵拾转眼杀伤三人,帮助自己,眼里又鼓起了战斗下去的勇气。

自始至终,赵拾只见到走向自己的黑衣人 说了一句话,其他黑衣人均未言语,便知道眼前自己的对手是这伙黑衣人的首领,也不说话,拿剑斜举在身前往前走了几步,停下脚步严阵以待。

黑衣首领看到赵拾停下,走到赵拾身前五步之外也停下了脚步,细细打量起赵拾和赵拾手中的白露,眼里流露出赞许之意。

赵拾看到对方停下脚步向自己看来,默默看向对方,黑衣首领比赵拾略矮半头,有170左右的身高,只看蒙住脸的双眼神采奕奕,应该是30上下,知道对方不是之前一合斩杀的普通剑手,严阵以待警惕的看着对方。

赵拾与黑衣首领互相对望了几十秒,黑衣首领见同伴没有迅速斩杀车边两人,眼中流露出焦急的样子,往前两步,来到了赵拾面前。

这个时候两人都把注意力集中,仿佛这里只有两人的战斗,突然黑衣首领,前踏一步,拿剑往赵拾举剑的右手斜刺而来,赵拾举剑便档,突然发现对方的剑招很轻,不像是全力以赴,看着对手的眼睛,突然发现这可能是虚招,黑衣首领变招极快,一击刚刚接触剑身,马上转向赵拾胸前挑来,赵拾防备不及,只好向后退去,低头一看,衣服已经划破,胸前已经受伤,若不是及早后退,恐怕这招能够划开自己的胸膛,赵拾见对方一招便伤了自己,更加不敢大意,用剑护住身前,采取了守势。黑衣首领见赵拾躲过自己的杀招,眼中更加欣喜,赵拾刚护住自己,黑衣首领的剑又往赵拾腹部刺来,赵拾见对手速度极快,而且剑招轻灵,知道自己剑法和经验都不如对手,也不拿剑抵挡,右脚后撤一步,侧过了身子,黑衣首领见没有刺中赵拾,心意一动,将横着的剑身一立从下往上撩了上来,赵拾见这招又快又狠,只好拿剑拨动对手剑尖,将这一招险险化解,黑衣首领看到剑招被破,反手就是一下自上而下的劈砍,赵拾看到眼前右上方的剑向自己劈来,顺势举剑挡住了黑衣首领势在必得的一剑。

黑衣首领看到赵拾接下自己的招式,退了一步,又看了看围攻马车那边的同伴已经有一人中剑身亡,加上自己余下五人,便知道拖下去没有胜算。看了看赵拾说道:“这位壮士,接我三剑,大善!”马上招呼同伴上马撤离,自己也返身翻身上马。

赵拾看到对方要走,知道自己剑法不如黑衣首领,也不追赶,向着马车走去。

黑衣首领上马,带人往来路而去,回头望了望赵拾,大喊一声“今得见君,吾愿与汝日后饮酒舞剑!”边带着人快马离开了。

赵拾不知这位黑衣首领平生喜剑术,好酒,重情义。很想结识自己,今天任务失败,主要是不想人多欺负人少。正大光明没有胜算,便撤走了。

赵拾来到马车边上,被围攻两人,其中没有着甲的男人,将双手一合,举到身前道:“今赖君拔剑相助,救得性命,高共无以为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 被鄙视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章

    “我没有骗你,”乔乔紧紧地抓住他不撒手,觉得自己宛如渣男附身,“老婆我对你是真心的啊!!”雷因这次倒没有挣开她,而是用那双仿佛没有丝毫温度的眼睛逼视着她,说:“你叫我什么?”“……雷因。”乔乔不情不愿地改了口,语气听上去还有点委屈。紧接着雷因垂下眼睛,盯向乔乔抓住他的那只手,示意她放开。乔乔小声说:

  • 重生之我要做宅男之恶魔的出世,被选中的傻帽

    李明成最近倒是注意上了另一个男子,他叫秦家宝,刚刚离异,带着一个儿子,事业又不顺,不久前被公司辞退,处于人生低谷。他的身边时不时有乱世之力的侵扰。李明成暂时不太明白乱世之力的企图,只好静静等待,伺机而发。秦家宝最近参加了一个“神秘”的培训课程,这个培训课程让他花费不少,为了试验课程的可行性,他尝试着

  • 都市鉴宝大师在线阅读注意节制啊年轻人!!!

    青玉牌的附体效果虽然已经消失,但是,在附体期间李煜对于混沌真身的理解,却保留了在了李煜的脑海里面。混沌炼体决一转九炼九层的修炼要点技巧,已然是熟练于李煜的心里面,李煜可以随时开始混沌真身的修炼,并且不会有任何瓶颈来限制李煜的修炼进度。这样李煜内心十分的欣喜!这就相当于是别人把路已经给你铺好了,并且还

  • 玄幻都市之海贼降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时间真的过的飞快,正所谓“北来南去几时休,人在光阴似箭流。”正如《庄子•知北游》:“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正月十五元宵节刚过,在正月十七,张鹤龄过完人生的第九十八个春节,生命也好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张鹤龄此时已经不能起床了,张小北替他搽脸、洗手,又把靠枕垫在他的身后,为了半碗鸡蛋糯

  • 邪虎苍穹暗算

    成片的活死人将不怎么宽敞的街道堵住,喉间发出低哑的嘶吼,让人听进耳朵里,头皮都直发麻。空气中飘来新鲜血肉的味道,令它们全都亢奋起来,腐烂的身体拥挤在一起,伸着手朝站在那儿的人靠过去。齐旻盯着那群想要将他撕咬下肚的怪物,脸上没有惧怕的表情,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大踏步便冲进它们中间。四面八方都是挥舞过来

  • 都市之我是天狐在线阅读第4节

    人世间嘛,无非就是一次次欢快的重逢,和一次次悲伤的分别所组成的。单向明感受着钱袋的重量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打开数了数,我的天46个金币。昨天吃饭才用了2个银色的,这一个金色的能换多少银色的啊?那还是吃的大餐,要是随便吃点,我这过个几年都没啥关系啊。这世界货币构成是100铜等于1银,100银等于1金,农

  • [梁山]续沙记之竞价狂拍(9)

    “我有一头獓王,豹纹,鹰爪,有九幽獓血统,三万寿年,真神境界,出身无疆海,换此经文如何……”“我道统之中,有一脉空冥道矿,矿脉大约有八千里,估计每年产矿八百万吨,可供九霄界五分之一的空冥脉矿,以它换此经文如何?”“我教有秘境一门,秘境盛产坐坐骑,坐骑种类有一百七十八种,王者之座,可以天尊御驾,以之换

  • 重生九八做首富第2章在线阅读

    西边瑰丽的红霞格外的绚烂,大地所见之处金黄一片,那灰衣老者负手缥缈的立于山顶,直到远处一位御剑飞行,怀抱乳婴的中年男子到来!~~~~~~~~~~蜀山,西房殡牺馆……“酒剑仙之灵位……”“师傅,弟子这么久才来看你,实属无奈,现在忆如已交由师伯照看,弟子已无遗憾……”灵位前,一个身着青布杉,双眸邃毅的男

  • 重生后每天都在装乖第4章在线阅读

    吴佳寅是陆三冬的经纪人,性格泼辣,干练直爽,圈内好评度颇高,但是由于她不接烂本,以至于她带的艺人在人气上都存在短板。陆三冬很明显是个例外。吴佳寅做梦也没有想到陆三冬,这个还在京都电影学院读二年级,扳着指头满打满算也就出道一年半,年龄二十还没到,总共也才拍两部戏(就算第一部戏提名了最佳女主角那也是因为

  • 驭龙问天第十章

    “鬼泣先生,你见过鬼吗?”员工餐厅里,神崎葵托着腮打听着鬼杀队人气新人的过往。“食人鬼的话,没见过。”“你的口气好像见过其他种类的鬼似的。”神崎葵玩笑地说,“光是一种鬼就足够可怕了,要是有其他种类的鬼人类说不定要灭亡了。”“不会哟,人类会一直存在下去的。”鬼泣严肃地回复。神崎葵一愣,“是、是嘛。”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