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红楼之一梦一杀之重伤(修)

2021/5/5 13:08:26 作者:香溪河畔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红楼之一梦一杀
红楼之一梦一杀
作者:香溪河畔草来源:晋江文学城
赤练仙子李莫愁为情而死,情心不灭,心心念念再回古墓,重见情郎一面。为了躲避黑白无常冤魂追索,她被渊源颇深的绿衣仙姑青姑姑丢进红楼世界去避祸,等待时机重回当初。李莫愁因此进入陌生红楼世界。为了等待千载难逢的时光回溯机遇,李莫愁不得不暂时栖身红楼,一次又一次夺舍重生,先后成为秦可卿,贾敏,湘云,李纨,尤氏姐妹,三春姐妹,香菱,晴雯,鸳鸯,紫鹃等聪慧灵巧薄命女子,承继她们生命,利用自己武林手腕,对抗宅斗打击敌人,改变命运。PS:李莫愁夺舍后人物,会秉承李莫愁的果决与狠辣。一句话概括:对待朋友会像对待小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空中毫无预兆地降落,很快在地面积了厚厚一层。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让刚进来魔沼的凤池等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糟糕,九哥又……”白琅一脸懊恼。

“九哥哥遇到危险了!”青潺双眼发红,“我要去救他!”

凤池忙把激动的两个女人拉回来,无奈道:“你们知道白玖在哪吗就去救他?别等白玖没救成,你们先没了!到时候小爷可没法交代!”

见两个女人被他一吼镇住,顿了顿,放缓了语气道:“稍安勿躁,我们得先搞清楚这个地方的情况,再说救人的事。”

三人便将各自知道的关于魔沼的信息交流了一番,得出结论:往中心的沼涡走。

“疯婆娘,依你所言,我们前方有一个极凶险的地方,叫群魔阵?”

白琅点点头,脸色微微发白:“我是以前偷看关于魔物的□□看到的,群魔阵藏在草原之下,只有当人走到阵法正中央的时候才会启动,启动的瞬间会有上千只魔物从四面围攻……进去的人没有一个能出来。”

她抬起头看向凤池,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担忧:“焦乌鸦,你说我九哥会不会……”

凤池心中一叹,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别担心,我相信白玖,他不会有事的。”顿了顿,又抬眼看向远方。

“乔洛也不会有事的……”

————

倘若凤池见到此时的白玖,只怕是要经过好一番深思熟虑才能说出“相信他”这句话来。

白玖原本乌黑的长发已经化为雪一般的颜色,垂散下来遮住了他的脸,只透出一只发着诡异红光的眼睛。他的左手连带着手臂被一层寒冰覆盖,身上到处是伤口,有的深可见骨,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一身白衣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又被魔物的尖爪利齿撕扯得破破烂烂,全然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了。

在他身后,是九条被血染红的长长狐尾,其中一条已经只剩半条了。

全身上下,竟只剩下一块完整的地方——就是他右手的衣袖,虽然也被鲜血浸透,却是完好的。

随着最后一个魔物在极致的冰寒中一寸寸化为齑粉,白玖目光微动,静默半晌,若有若无地轻舒出一口气。

失去法术支撑化形的乔洛刚一落到地上,便看见血人般的白玖正缓缓往地上倒去。她来不及思考地飞快爬起身来,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冲过去,堪堪将他接在了怀里。

“白玖,白玖!”

怀里的人睁开眼睛,眸中的血红缓缓褪去,恢复成浓墨一般的黑。

“白玖你怎么样?我、我能做什么?”乔洛急急问道。

白玖却不答她,只静静盯着她瞧。

“乔……”

“是,我是乔洛,”乔洛忙应着他,“白玖你别睡,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啊?白玖,白玖!”

“白玖……”

乔洛焦急的呼唤声渐渐远去,白玖缓缓闭上了眼睛。

————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始终有一个朦胧的影子,衣带飞舞,长发飘摇,轻轻柔柔地呼唤着他。

“阿玖,阿玖……”

“阿玖,到我这边来……”

“阿玖生的这样好看,你们族里肯定有很多小姑娘喜欢你罢?”

“阿玖,回来!”

“阿玖……”

她是谁?白玖头痛欲裂,想要追上那个影子看个清楚,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直觉告诉他那是一个对他来说极重要的人,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可是为什么,他想不起来……

“白玖,白玖!”

远方又传来另一个声音,带着十分的急切和慌张,一声声唤着他的名字。

又是谁?

拨开浓雾,眼前忽然出现一个蹲着的人影,灰扑扑的衣裳,单薄瘦小。他走过去,那人便回过头来。

清澈的眼睛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微微弯起,她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笑得明净澄澈。

“喏,吃烤地瓜么?”

白玖眨了眨眼,似乎想起了她的名字,

却又仿佛隔着层纱,记不真切。

“乔……”

“乔……”

——————————

乔洛这下是真的想哭了。

她抱着昏迷不醒的白玖在一堆冷冻魔兽的尸体里坐着,周围的温度由于白玖法力的退去而逐渐回升,但白玖的身子却在一点一点冷下去。

当他的身子已经完全冰冷,乔洛以为他下一秒就要断气的时候,只见从他的身体里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刺得乔洛睁不开眼睛。

待那白光退去,乔洛低头,看到怀里躺着一只伤痕累累的九尾白狐,一时不禁大脑空白。

过了许久,她微微颤抖着伸手去探白狐的鼻息,在确定他还有气的时候,眼泪差点下来。

“白玖,你醒一醒啊……”

“你不要死好不好,你死了我怎么办?”

“我宁愿出去以后被你杀掉,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被那些魔物撕碎了吃掉啊……”

“白玖,你不是想要水灵珠吗?你醒过来,我给你水灵珠,行不行?”

秃鹫和老鼠顺着腐臭的血腥气寻觅而来,欣喜于此处丰盛的美食,争先恐后地大快朵颐。有一只老鼠爬到白玖跟前,刚想看看这毛茸茸的是什么,就被一只横空飞来的烤红薯砸晕了过去。

乔洛吸了吸鼻子,忍住就快流出来的眼泪,把白狐抱到了一块干净的地方。看着如刚从血里捞出来一般的白狐,她捂住脸,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

呆坐了片刻,乔洛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对自己道:“乔洛,无论何时,做自己能做的事,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说罢,她毅然站起身来,寻了片宽阔的叶子便找水去了。

在这个群魔阵里,此时最不缺的就是冰块。乔洛掰了最干净的一大块,刚想回去,忽然听到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声音是从她旁边一只大型魔物的后面传来的,乔洛身子一僵,连呼吸都不敢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发现了吃掉。

“竟然把群魔阵的所有魔物都杀光了,不知是哪位城主有这么强的实力……”

“我猜一定是要来向咱们帝姬求亲的炎城王,毕竟咱们帝姬说了,谁要是能一人闯过群魔阵,她就嫁给他。”

“可是就算闯过了群魔阵,也一定会受到重创,就怕他有命闯阵,却没命提亲啊!”

“怕什么,魔沼里的人谁不知道千目草是疗伤的宝贝,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肯定能救回来的!咱们就别瞎操心了,赶紧回去禀报帝姬,有人闯阵成功了!”

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那两人走远了,乔洛憋了好久的一口气才松下来。

魔沼里竟还有人,听她们的话外之意,大约还有城池。

可她一个凡人如今带着一只濒死的狐狸,也不敢贸然去求助。

“帝姬,提亲,千目草……”乔洛念叨了一会儿,眼前蓦地一亮。

她们说,千目草是疗伤的宝贝,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回来!

想到这,乔洛不禁又面露颓丧:千目草是什么东西啊?她上哪去找千目草啊?

千目草,千目草……

千……目……

乔洛忽然呼吸一顿,一个猛回头——看向她和白玖来时经过的那片草地。

天哪,不会吧……

——————————

乔洛站在那片长了眼睛的草的前面,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又一地。

千百只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她,甚至整整齐齐地眨了两下。

叮,叮。

白玖说了,这些草是没有灵识的,只是本能反应,就像向日葵一样……

把它们当成向日葵……

它们只是向日葵……

乔洛一边自我催眠,一边伸出手去,握住了一棵草的草茎。

那棵草的眼睛随之向下看去,看向乔洛的手,然后又眨了两下。

叮,叮。

“妈呀——”乔洛只觉一层鸡皮疙瘩爬上后背,紧紧闭上眼睛,手上发力,把那棵草拔了出来。

“啊啊啊——”然后借着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这股狠劲儿,一鼓作气拔了十几棵。

抱着十几棵草回到白狐身边的时候,乔洛已是满头大汗,脚步虚浮,恍若隔世。

闭着眼睛将千目草捣碎,乔洛小心翼翼地捧起白狐的头,喂了一些草汁进去,然后用冰融成的水给白狐简单清洁了一下,便将剩下的草渣通通敷在它的伤口上,又撕了自己的寝衣给它包扎好。

做完这一切,乔洛把白狐抱在怀里,找了棵大树靠着坐了下来。

“白玖,我会做的只有这些了,若是做错了,你可别怪我……”

疲惫沉沉地涌上来,她却不敢睡,只好把白狐放进先前他给她的狐毛斗篷里,自己爬起来围着树来回转圈儿。

她自顾自转圈提神,却没发现白狐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婴儿般澄澈的目光正盯着她瞧。

魔沼里虽然没有太阳,却也是有昼夜之分的。而此时此刻,万籁俱寂,繁星满天,正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来终章技术的一枪。

    伊莉斯一面小心翼翼的巡视着四周高大的机器人们,一面狠狠瞪着将这群大个子们带过来的山姆。——要是她能活着逃出去,她铁定要宰了山姆!!伊莉斯菲尔漆黑的眸子凉飕飕的扫过一旁的少年,仿佛已经把他拍上了一个已死的标签。“咦,就是这个小不点一拳打凹了大黄蜂的车门?”爵士蹲了下来,闪着亮蓝色光辉的眼睛好奇的动了动

  • [BTS]呼吸在线阅读第五章

    王达一挥手,府内的小厮便过来,将李清言的行李接了过去。唯独背上的琴不给:“此物还是在下拿着吧。”这是他母亲的东西,定然不能交于他人。腿脚不便,走路一瘸一拐,一丝凉风溜入了他袖口内,不停的搓手。唐小六将手中的手炉递过去给他,“公子,暖暖手吧。”李清言将手炉接了过来,入了将军府,一阵梨花香飘来。将军府庭

  • 看相念经,不是骗子第二章在线阅读

    “哗”的一声响起,一桶带着冰块的冷水直接泼在了张郃的脸上。原本有些精致的五官因为冰冷的刺激而略微有些扭曲,脖子上的颈动脉伴随着肌肉猛烈的收缩了下,感受着脸颊上正在滑落着冷意十足的薄冰,张郃使劲的甩了下脸上的水渍,略微的凝目观望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关在了一个昏暗阴冷的地窖中。活动了下手脚,张郃发现自

  • 副本星球[无限]之初始

    每年四月初的开学日,最占便宜的总是关东。相比在绿芽或是光秃秃的树枝下迎接新学期的到来,漫天樱花雨下的入学式总是让人觉得更加浪漫的。2006年4月1日,日本东京,青春学园中等部。“太好了,手冢君,这次和你同班呢。”被老师叫进班级的队伍的时候,带着几分兴奋的笑容的城田爱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茶发少年说。被叫

  • 扶弟魔给老子为奴!平淡的幸福

    无从得知幸村是怎么想的,这边的有希子被吓得不轻,也不敢随便张望了,她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开始温习十年前的功课。十年前的我是怎么把这些难懂的公式记住的啊……十分钟之后,她蝌蚪眼倒下。对了,十年前的自己基本上就是想着幸村学习的,想考到他的身边,想有和他一起的机会,学习好的话就可以一起参加竞赛了吧?变得优秀

  • 暮光之勿忘我在线阅读第五节

    那姓裴的她又不是没见过。别说是追随她了,就说是她仇家,她都更能信上三分。不然她假装是陆可可去面试的时候,这人怎么反向操作,还给她推荐远航这种歧路的死对头呢?难不成是深思熟虑真为她好?林蔻蔻可不觉得自己一个异性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对方一见钟情,还改了性向。说他乐观开朗?把一群小混混揍进120救护车的那

  • 装乖在线阅读第2章

    手机显示屏渐渐暗了下去,易然坐在沙发上,手指微蜷茫然地盯着脚尖前面。过了许久,他才用手揉了一下脸,站起身来,准备回去。顺着旋转门进去,正巧酒吧这时放的是一首慢歌,灯光愈加暗淡,易然有些心不在焉,迎面撞上一个结实宽阔的胸膛。“唔。”一种浅淡独特的香气瞬间冲向易然的口鼻,凉凉的,有点像初冬落在松树梢的第

  • 不留殇在线阅读第10章

    在六年前,生活在山谷内的银月狼群非常和谐,但是因为老狼王去世,理所应当的要诞生新的狼王。狼王的竞选在两只体型最大的银月飞狼之间展开。经过殊死搏斗,最终颜色更白的银月飞狼获得胜,而失败的银月飞狼付出了一只眼睛的惨痛代价逃离了狼群,成为一只孤狼,独自在外生活。*****随着圆月的升至中央,洁白的月光撒向

  • 异界之剑仙传奇第三章

    第二天,孔卫国出门,临走前跟颜思忘进行了一场他自以为的谈心。“思忘,我在桌子上放了一些钱,你饿了的话买点东西。”说到这里,老警察又摆出一副慈父的样子,“孩子,父母都是爱你的,有矛盾一定要及时解决,上午你再好好想想,中午回来孔叔叔就带你去找你爸妈。”颜思忘:“……”要是您老能找到,我肯定会很感谢的。孔

  • 一觉醒来我成了史前人类在线阅读第1章

    楔子·天降之物郑浩然今年27岁,高中毕业报考军校,差了百多分,进了体校,体校隔壁就是警察学院,每天早上自己跟着大部队跑圈时,就能听见隔壁嘿嘿哈哈的操练声,一腔报国热情在强烈的落差下那煎熬不已。四年大学毕业,郑浩然已经调整好心态,要做世界冠军,为国争光,却因为赛前紧张,突发肠胃炎,折戟全运会,很是颓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