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踏墟上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5/5 12:35:19 作者:喝水的风车 来源:17K小说网
踏墟上
踏墟上
作者:喝水的风车来源:17K小说网
在这个世界中,修行上一直有着所谓“无魄不修玄”的说法,“魄”人体先天生成,其质量的高低决定着修行之路的长短。呼延轩,世人口中的“碎魄”之人,自身无法聚成“魄”,在修行底层徘徊着,白天是一个十足纨绔,夜晚则是一个修炼狂,可是修为却不堪入目......他如何摆脱这“碎魄”枷锁,如何把所谓的权威拉下神坛......

只见屋顶的砖瓦尽数掉落下来,一个白色身影也随之落将下来,原来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公子哥,只见他: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身量苗条,顾盼神飞,一身净白服饰,腰间系着一把宝剑。

鸟惊飞笑了笑道:“朋友,你年纪轻轻就练出了这等轻功来,资质如此之高当世罕见,某家逃了一个时辰,本以为把你甩了,却不想你还是跟来了。”

白衣公子道:“阁下的轻功也不错,倘若阁下将那女子丢下,运起轻功来定会更加轻快,何况在下本就是因为那女子才追阁下,阁下丢下后在下自然也无心追赶。”

鸟惊飞道:“哦,你这么不顾命的追赶,难道这小妞是你的相好?”

白衣公子道:“不是。”

鸟惊飞道:“既然不是,为什么你这么不要命的追赶?”

白衣公子道:“习武之人本就该行侠仗义,这姑娘我虽不认识,可也不能撒手不管,被你这淫贼玷污!”

鸟惊飞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怕你?”

白衣公子道:“阁下若是不怕那为什么要逃?”

鸟惊飞道:“那好,谅你是后生小辈,某家就让你先出招。”

那公子早已拔剑在手,快如疾风般向鸟惊飞腹部刺去,鸟惊飞见这一剑来势凶猛,竟不加闪避,只把双手放在腹部,等这一剑刺来,便要使出空手接白刃的功夫,想抓住剑刃。

白衣公子忽的变招,手腕上挑,手臂却不后收,只管前刺,那剑刃在一刹那早已变了方位,只冲着鸟惊飞心口窝。原来前一招不过是虚招,是故意引诱鸟惊飞暴露胸口。

鸟惊飞只轻轻向后一仰,早已躲过了这一剑,道:“你这招神龙摆尾可是玄宗门的真龙剑法。”

白衣公子也不还口,只管攻向鸟惊飞,二人斗了七十二招,鸟惊飞又道:“真龙剑法共七十二招,可你只用了六十五招便没了新招,可知是你师父掖着藏着,故意不教你那剩余的七招。”他边说边斗,挥洒自如,不用杀招,不过是要试其招式。白衣公子的伎俩用完,他也不必再试。

鸟惊飞说完便连击三掌,一顿抢攻。白衣公子不敌,手忙脚乱,只得用剑护挡,忽地手臂酸麻,拿不住剑,直掉在了地上,原来是鸟惊飞趁他慌乱之时,用脚踢中了他手臂穴道。白衣公子剑一落地,鸟惊飞双掌立时迎了上来,白衣公子无奈,只得与他接掌。

白衣公子双掌一触,顿时感到疼痛无比,早被鸟惊飞打退到三丈开外。只见白衣公子本来雪白的手掌变得漆黑,那虬髯大汉一看便知道白衣公子中了他自己和死去的光头汉带来的蝎毒。那鸟惊飞和白衣公子争斗时,将喝入腹中的毒运到了掌部,白衣公子的双掌和他交接,便顺着传到了白衣公子的身上。

鸟惊飞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白衣公子,哈哈大笑,抱起那女子出了店门,向西去了。

清晨,烽火城西边的森林里。

那女子渐渐地醒转过来,她记得昨晚正在做女红,忽然一股香味扑鼻,她顿时有了困意,恍恍惚惚地睡了过去。可是当她醒来之后,却被眼前的黑袍汉吓了一跳,差点又昏迷过去。

那个黑袍人真是长得太丑了,她害怕极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黑袍人正是鸟惊飞,旁边还有一匹黑色的宝马,那是鸟惊飞的坐骑,正是因为这匹马,鸟惊飞才能在两天的时间内,在木龙城奸银掳掠后,展眼来到离木龙城两千多里的烽火城杀人放火。

鸟惊飞一脸淫笑地看着那女子,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那女子道:“你……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爹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爹是烽火城城主程万剑。”她说话的时候颤颤巍巍,吐词不清,显然害怕极了。

鸟惊飞怎会理会这些,只听他说道:“管你爹是谁,先上了你再说,让你爹做个便宜老丈人,等我玩完就送你回家,可还要让你爹准备好三千两银子,如若不然,就把你卖到窑子里。”说毕,便要脱那女子衣服。

可还未触碰到女子衣服,突然一道银光闪过,鸟惊飞痛叫一声,只见他右手除大拇指外,其余四指已断落在地,伤口切面平滑,显然是被一件锋利的刃器所致。至于是谁暗中下手,他竟一点不知,以他的听力,方圆十里的人走动他都能听到,更别说中人暗算。可见那人轻功之高,而伤他的兵刃却又连个影都没有,鸟惊飞环顾四周,也不见有人。忽地一个念头闪起:“莫非此地有什么鬼怪?”他平常并不信神鬼,这个念头也一闪而过。

此时鸟惊飞害怕极了,伤口的疼痛却是次要。他年轻时候,武功并不甚高,可轻功却少有敌手,每每遇到大危大险之时,便运用轻功逃脱,久而久之便得了“鸟惊飞”这三字诨号。几年前有了奇遇,武功大大提升,遇到的敌手大都也敌他不过,他便自负起来。这时遇到危险,顿时就想撒腿而逃。

鸟惊飞又向地上一望,只见一个人的影子映在了地上,他顺着影子看去,知道那人躲在他身后。当他转头一看,身后那有什么人,再转头回看,那影子依稀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钉在地上一般。鸟惊飞一身冷汗,心中又料定是鬼,慌忙中也无暇细想鬼是没有影子的,立即点中那女子穴道,将其放在马背上,自己也骑上马慌忙逃窜。他虽慌忙,竟还是不忘女人。

这时天空中已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雨水的冲击使鸟惊飞的脑子顿时清醒,他知道那不是鬼而是人,他依然马不停蹄地奔逃。

可每当他骑上几里,路中央便有一把宝剑,剑上插着一只人手,他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他也清楚这个标志代表着什么。一想到自己被这种人盯上,他的心都悬在嗓子眼上了。鸟惊飞这时才将马上的女子丢在了地上,那女子已被吓晕了,鸟惊飞将她扔到路上时,脸上没有半点惋惜,有的只是恐惧、慌张、震惊。

当他逃了三十余里后,那标志早已不在了,可他半点也不敢大意,一直骑着马,将近两个时辰。雨一直在下,他浑身早已湿透,他本以为已经逃离危险,刚要缓一缓,却发现前方有一人正背对着他,腰上别着一把宝剑,正是他方才在路上见到的那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K]为王为主之预兆

    正午,太阳高悬,阳光撒彻大地。云梦村,一块满是绿色麦子的田地里,三个消瘦的身影,在相邻几步远的田地中各自忙活着。一阵微风吹过。一个左腿绑着支架,瘦瘦黑黑的年轻人直起腰。抬手用泛黑的粗布擦了擦满是汗水的脸。看了看身边成捆成捆的麦子,一脸满足。‘今年庄稼收成好,这样家里也会有些结余‘,转头望了望七、八步

  • 半妖功曹录事簿第六章在线阅读

    隋朝大业元年,隋炀帝杨广即位后迁都洛阳,营建东都,历时十个月,每月征调民夫二百万人。在营建东都的同时,又下令开凿大运河,贯通南北交通,无论在军事上或经济上,均有实际的需要。但于运河两岸大兴土木,营造行宫,又沿河遍植杨柳,就是劳民伤财之事了。此时的杨广已不服早年间的英明神武了,已经变得贪念酒色,穷奢极

  • 疯狂的丧尸时代第五章在线阅读

    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思绪后,原末看向眼前的大帅哥,用无比镇定的声音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你好老板,我是新来的员工原末,今天是来公司报道的。”田小鹿:“……”无视田小鹿斜着眼睛瞟来的视线,原末脸上挤出一个微笑,继续向敖斐说:“因为我是人族,与同事们的身份不太一样,所以想来找老板询问一下,我今后具体

  • 亡灵主宰之买药炼丹(9)

    和胤禛分道扬镳后,他将一壶重新弄的青梅山楂茶提着往皇宫而去,而青依则在苏培盛的带领下来到了京城最大的药铺。“掌柜的,请问你这而的要都齐全么?”药铺掌柜见面前二人穿戴不俗,便客气着说道,“不知客官是要什么药材?天下药材众多,即使是我这也不能说齐全。”顿了下,又道,“不过姑娘如果你在我这也配不到想要的药

  • 浩宇苍生魂在线阅读第8章

    定国公府这边送走传旨太监,也“炸了锅”。定国公风朝晖一生戎马,做了近十年的兵马大元帅,统领过百万雄师,立下许多汗马功劳。别人家都是儿孙满堂,只有他,因常年征战,三五年才回来一次,膝下仅有三子。皇上这是抽了哪家子的疯,竟给他最喜欢的二儿子指了个男妻!“他娘的,欺负老子家里没人是吧!来呀,请丹书铁券!”

  • 三生三世灵珑畔在线阅读第十章

    秦越来到大街上!问了几个人才找到天云城最大的杂货店,进去之后巨然里面啥都有、武器、功法、甚至是灵兽!(灵兽可小从养,或强行训服)里面人并不多!“一阶的,三阶的!太底了,等等!”秦越揉了揉眼睛!“我去,一阶的才100铜币,2阶居然1金币,3阶居然10金币,差距太大了!”“小子,武器质量差距也很大的”陨

  • 恶魔之战在线阅读第7节

    今天一早,北山云就早早的起了床,就为了不耽搁时间。昨天晚上叔叔婶婶对北山云嘱咐了很多,让她别热到、累到了,凡是多想想自己,一直说到很晚,最后决定让刘成驾马车送北山云到镇上,然后再把车赶回来。北山云想想,这样安排挺好的,家里有他们照顾着,她自然是很放心。天刚亮,北山云和刘成就出发了,北山云看着村口越来

  • 古国迷踪在线阅读第六章

    “吼--”接连不断的怒吼声震慑整个森林,波澜粼粼的声波像把尖锐的利剑刺向凌霄,连绵不绝。这一声声的怒吼很明显的告诉凌霄,现在的他已经闯进了老虎的地盘,森林的霸王法则,擅闯地盘,就等于向森林霸王的挑战。想要逃过这一劫,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用霸王色霸气震慑这只老虎,让他诚服于自己,一种是战胜老虎,夺走它

  • 异世灵石猎人第十章在线阅读

    翌日,凌异难得的起晚了,到校时并没有和乔铭一起用早餐。凌异坐在教室里神思飞扬现在这么尴尬,还是过两天再去找他吧,想到乔铭凌异就忘不掉昨日的亲吻场景。想事想的出神,坐在一旁的林许意顶了顶他,他没有反应。又顶了顶,终于凌异转脸看他。“有事快说。”他的口气有几分烦躁。林许意胳膊支着头故作叹息。“哎!今日看

  • 来自妖界的猫妖之剑侍(2)

    紫色余分是个很奇怪的少年,他总是抱着极大的自信面对他遇到的每一个人,但他的剑声里,却有自卑。他很有天赋,玄同曾想过把他作为自己的对手来培养,但他对现实的理解总有落差,需要比旁人更多一点的时间去悟道。渐渐的,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紫色余分虽嘴上说他听到剑声是胡扯,却会在放下剑盒的时候乖乖的垫上毯子。而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