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奇宝贝开局黑龙之第二章

2021/5/5 12:42:37 作者:我只是个无情的鸽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奇宝贝开局黑龙
神奇宝贝开局黑龙
作者:我只是个无情的鸽子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局成了大木博士弟弟的孙子,大木茂的弟弟?凌夜表示自己丝毫不慌,并且直接在场上丢了一只捷克罗姆来!满努力6V黑龙!谁能杀我(雾)好吧,以上全都是真的....(我编不出来啦!)新书前一个星期每天保底6更,之后每天三更稳定更新,反正在家里面也无聊的要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侯远山回家后,直接将怀里的女子平放在床上,又去衣箱里取来三条棉被以及一张狐皮全部裹在那女子身上。

如此仍显不够,他又将柴房堆砌的木柴抱进屋,在床边用盆子升起个大火,这才跑到灶房里去煮姜汤。

这边正忙活着,高耀从外面走进来,先将脑袋往屋里探了探,又寻着声儿到了灶房。

侯远山正在灶房里切姜片,他的体格高大,站在本就不大的灶房里顿时觉得有些拥挤。

高耀索性也不往里面进,只斜倚在灶房的门框上,眼中满含深意地笑:“你小子,行啊,早上还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晚上竟就真的整来一美娇娘。刚刚外面天黑没看太清,不过瞧着那身段儿该是位妙人儿吧?跟兄弟我说说,哪儿买的?”

侯远山将切好的姜片丢进锅里,这才扭头瞪他一眼:“少在外面碎嘴,那姑娘是我今儿个打猎时遇到的,看她冻僵了躺在地上可怜,这才给带回来了。”

高耀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合着是天上掉下来的?老哥,艳福不浅啊你这?”

他说着上前两步站在侯远山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不过我跟你说,你这么多年也没个婆娘在身边,如今好容易逮着一个,你可得好好把握,别最后快煮熟的鸭子又给飞走了。我跟你说,这男人到了一定岁数那就得有个女人,这日子才过得舒坦。尤其是到了晚上……”

侯远山看他嘴里就没个正经,不由黑着脸推他出去:“天儿不早了,你赶快家去吧。顺便也跟村里那些人解释解释,别让他们来瞧热闹,那姑娘身子弱需要休息。”

“呵,你俩还没怎么着呢就先护上了?”高耀见他这样闹得更欢了,丝毫没有要走的打算。

话一说完,看侯远山面色阴沉着一副再不走就要给他好看的架势。

侯远山力气大,高耀哪是他的对手,只好妥协:“好好好,你先忙,我回去。”

见他出去了,侯远山不由将目光转向正屋的方向,想到高耀刚刚那些混账话,他只觉得脸上一阵臊得慌,忙别开了脸去。.

高耀出了侯远山的家门,爱瞧热闹的村人果真围了不少,看样子似是要一窝蜂地往侯远山的院子里进。为首的是一位身材肥胖,一身赘肉的中年妇人,杏花村里的冯大婶子。

这冯大婶子是村里的媒婆,平日里最爱瞧热闹,也是个惯爱碎嘴的主儿。

高耀赶忙上前拦住,脸上嬉笑着:“怎么这么热闹,冯大婶子带着大家伙儿是要干啥呢?”

冯大婶子见高耀是从侯远山家里出来的,抬眼瞧了瞧侯远山家,又上前几步神神秘秘地问:“打听出来了吗?那姑娘是哪儿来的?”

高耀如实回答:“是远山哥今儿个打猎捡来的,身子都冻僵了,远山哥瞧她可怜就给带回来了。”

“捡来的?”冯大婶子有些不太相信地又往侯远山家里探了探,“他这么跟你说的?”

“是啊,远山哥是这么说的。”

冯大婶子嘴里嘟囔一句:“大冬天还下着大雪,谁家的姑娘会往山上跑呢,该不会是远山编了瞎话来哄我们大伙儿吧?”

高耀看她转着眼珠明显的不太相信,未免她真的带着一众人往侯远山家里进,他又笑着道:“远山这人向来老实,哪里会说什么谎话。大婶子若是好奇也不必急于这一时嘛,左右这姑娘在远山家里住着,你若不信明日再来瞧也是一样。如今那姑娘昏迷在床上,您就是进去了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不是?”

冯大婶子听高耀这么说也觉得有理,上下一番思索,她转头对着大家伙儿道:“既然这样,如今天色也不早了,咱们就先家去吧,明儿个再来瞧个究竟。”

冯大婶子发了话,众人没有不听的,也便纷纷散开了去。

高耀看大家走了,这才放心地往自己家里赶,这么新鲜热闹的消息,回去给他家媳妇儿当故事听,她肯定乐意。

*****

第二天,侯远山一大早将昨日里打的野鸡放在锅里炖上,自己煮了稀粥就着咸菜吃过早饭便又背着家伙去了山上。

当沈葭醒来的时候,已经巳时过半了。

睁开眼她只觉得一阵腰酸背痛,强撑着硬邦邦的床板坐起身,她这才审视起周围的环境来。一间不大的土瓦房,墙是用那种混了麦秸的泥土砌成的,四四方方的窗子看上去有些陈旧,但好歹能够遮风。

床尾并列摆了两个木箱子,因为掉漆太严重已经认不得最初的颜色。床边是一盆烧的差不多的木炭,只隐隐还有些热量。

离床几步远的地方是一张掉漆的八仙桌,上面擦得干干净净,如今只摆了一个水壶和几个小陶瓷茶杯,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桌子的右侧是一扇半掩着的房门,如今外面下了雪白茫茫的有些刺眼,沈葭只瞧了一眼便转过头去。

她揉了揉仍旧有些沉重的头皮,这才渐渐想起这是怎么回事来。

前日她被一群人牙子追赶,为了逃命跑到了一座山上。结果刚避开了人牙子,迎面又碰上一匹狠狠瞪着她的恶狼,灰白杂色,眼珠深蓝深蓝的。

作为一个从没见过真狼的现代人,沈葭吓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她双腿发软,不受控制地一直往后退,结果忘了山路不平稳,脚下一时踩空便栽了下去。后来她应该是脑袋撞上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便没有知觉了。

如今看看眼前的情况,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附近的好心人给救了。

这时,她那早已饿的扁扁的肚子突然咕噜噜地叫了两声,紧接着便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儿,顿时将她肚子里的馋虫都给勾了出来,五脏六腑也开始不安分地叫嚣。

她用力嗅了嗅,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寻着香味儿打开那半掩的屋门。房屋的左侧是一个不大的灶房,而香味儿便是从那里飘出来多。

她扫了扫空荡荡的院子,脚下不受控制地顺着香味儿走进了灶房。

打开坐在灶台上的砂锅盖子,热气蒸腾间顿时浓香四溢,待看清楚里面是一只肥肥的鸡后,她馋的口水直冒,恨不得立刻伸手捞了来吃。

不过,她忍住了。

这是别人的家里,她怎么能如此不经过主人的允许就吃人家的东西呢?这可是偷!

她默默舔舔干裂的嘴唇,攥紧了垂在两侧的拳头。

那浓郁的香味儿让她觉得肚子更饿了,两眼盯着那锅里肥肥的一整只鸡直冒金星。她甚至觉得自己若不赶紧吃点东西,很可能会饿死过去。

“姑娘醒了?”一声温和的询问传来,沈葭心上一颤,转身望了过去。

却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村妇人立在门口,那妇人鬓发有些花白,身穿土灰色粗布棉袄,双手插在衣袖里,望着沈葭的目光里带着温暖的笑意。

“那个……我……”想到自己方才看到鸡汤时的样子她顿时有些窘迫,话也说不好了。

那妇人却笑意盈盈地从门口走了进来:“姑娘饿了吧?这只鸡是远山专门给你炖的,说等你醒来给你补身子的。”

沈葭呆呆地看着她:“是你救了我?”

妇人笑着摇头:“不是我,是远山昨日去山上打猎遇到你昏迷在半山腰,这才带你回来的。我家在隔壁,夫家姓袁,你叫我袁婶子就行。”

沈葭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袁婶子。”

袁林氏笑道:“姑娘身子弱着呢,快先去屋里坐着,我盛好了鸡汤给你送过去。”

“谢谢袁婶子。”沈葭觉得心里暖暖的,她独自在外面流浪半年,虽说偶尔会碰到些坏人,但这世上还真是好人更多些。

.

沈葭在屋里喝鸡汤的时候,听袁林氏大致讲了一下这里的情形。

这个村子三面环山,名叫杏花村,因山上种满了杏树而得名。村子人口稀少,约莫二十多户人家,种地谋生,靠天吃饭。一年到头缴交税收以后,剩下的也不过够一家子勉强糊口,日子大都挺艰难的。

而她的救命恩人侯远山,是这杏花村里的猎户,因为会打猎,又无父无母的没有养家糊口的压力,日子在这村子里也算得上是好点的了。有的人家,一日两餐都未必能填饱肚子。

沈葭对此表示不太能理解:“山上应该多野味,大家没事的时候找点儿野味改善一下生活也是可以的。”

袁林氏道:“姑娘有所不知,打猎可不是人人都能干的,只有上报了里正年年往上面交税才行。而这打猎的税收比种田还要多些,若能经常打到些猎物去卖了银钱倒还好,若没那个本事的,岂不是要白白往上面交那些个税。何况山上总有豺狼出没终究不安全,没有两下子谁敢整日地往那上面跑?”

沈葭听得有些愣:“若这样来说,做个渔夫樵夫也要交税了?那寻常的人家想吃个荤腥还必须拿钱去买不成?”

袁林氏叹道:“捕鱼和砍柴为生者自然也是有各自应交的税收的。不过像我们这样的小地方,偶尔捡些干柴来烧火,或者在自家地头上碰到个野鸡野兔拿回去吃个荤腥倒也没人去管,左右不拿它来换银钱也就是了。但若是经常这样,人家靠这个吃饭的人自然是不会依的。毕竟人家平日若想吃个苞米麦子也是要拿银钱去换的。”

袁林氏这么说沈葭也便懂了,在这个时代里,但凡是以此谋生的,都要向上面交税。

沈葭又问起侯远山如今未曾成婚的缘由,袁林氏才叹惋道:“远山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

侯家代代打猎为生,到了侯远山这一辈侯老汉便只得侯远山这一个儿子。

侯远山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所谓“男怕初一女怕十五”,侯远山又生在大年初一,算卦的说这孩子生的不吉利,命硬克亲,需送到寺庙里去,方可保家宅安宁。

侯远山的父亲不信这个邪,何况刚没了妻子哪里舍得丢下儿子,便坚决自己抚养。乡亲们看侯老汉抚养儿子一直安然无恙,这才把命硬克亲这样的流言压了下去。

侯远山五岁那年,眼看着到了启蒙的年纪,侯父便想尽快给儿子凑够上私塾的学费,于是每天起早贪黑的去山上打猎。结果有一次上了山之后,再也没回来过。

农夫陈麻子家的女儿春花和侯远山自幼订了娃娃亲,如今见远山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可怜便带回了自己家里抚养。侯远山也是个能吃苦的,自入了他们陈家便很卖力的干活,陈家二老对这个未来女婿也是相当的满意。

谁曾想到了侯远山十四岁那年,农忙的季节里陈麻子和侯远山爷俩在地里割麦子,春花提了竹篮去给他往地里送饭,结果却不小心跌进了山谷里,待找到人的时候已经断了气儿。

春花是自幼生长在山里的,哪里有个土疙瘩想必都是一清二楚的,结果送个饭都能无端端摔下山谷去,大家觉得这事邪乎。再联系上侯远山爹娘的死,命硬克亲的流言便又跟着传了起来,村里人也跟着信了七七八八。

陈麻子也将女儿的死怪罪在了侯远山的头上,将他赶出了陈家。

侯远山因为不能忍受这村里的各种流言和村民异样的眼光,最后离开了村子。

七年以后,他在外面学了本领归来,才又继承他的父亲在这杏花村做了猎户。

他刚回来那会儿,村里人都不太跟他说话。后来看他为人老实,做什么也勤勤恳恳的,常帮助大家伙儿做些农活,久而久之与村里人的关系才又好了起来。

但因为顾忌着克亲的流言,没有人敢跟他说亲事。以至于现如今二十有三了,也还是孤身一人。

沈葭听得有些怔愣,没想到她的救命恩人身世也这般坎坷多难。只是这命硬克亲之说到底邪乎了些。她在现代那会儿遇到过不少大年初一出生的人,还不照样混的风生水起?若因为这些个云里雾里的东西耽搁了一辈子不娶亲,那未免也太憋屈了。

袁林氏和沈葭正在屋子里说着话,突然听到外面院子里一阵热闹。

袁林氏起身道:“你先吃,我出去瞧瞧怎么回事。”

袁林氏说完走出屋去,却见外面来了不少村里的妇人,每个人目光里都透着好奇。

这几日外面下了大雪,妇人们在家没什么重要的事干,偏就爱凑热闹。昨晚上来的时候没瞧着那姑娘,如今算着该是醒了,便在冯大婶子的撺掇下一起过来了,足足有五六个人。

见袁林氏出来,冯大婶子道:“来生他娘也在啊,昨日救回来的那姑娘可醒了没?我们来看看她有啥需要的,大家伙儿也好出一份力。”

袁林氏道:“那姑娘已经醒了,这会子正在屋里吃东西呢。”

“这样啊,那我们进去瞧瞧。”冯大婶子说着率先就往屋里进。

袁林氏赶紧拦住她:“大婶子,这姑娘才刚醒,身子还弱着呢,要不大家改日再来?”远山出门前特意交代过,不能随便放人进去扰了那姑娘的休息。她既然答应了,自然是要办到的。

冯大婶子还没搭腔,跟在她后面的袁王氏已经率先开了口:“我说来生他娘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难道我们进去了还就扰了那姑娘的修养不成?”

这袁王氏是袁林氏的大嫂,平日里最是一副捧高踩低,无赖耍泼的势力嘴脸,又见这二弟媳妇性子软和,最是不放在眼里,见着机会就想要数落一二。

冯大婶子也跟着摆摆手:“不妨事,我们也只进去慰问两句,来生他娘你就别瞎操心了。”

她说完直接就往屋里进,袁林氏身子骨瘦弱,哪里拦得住她们这三五个人,不由有些懊悔,刚刚应该说那姑娘还没醒才是。

冯大婶子带人进去的时候,沈葭正坐在桌边喝着鸡汤。上身穿着锦绣夹袄,外搭一件湖绿色褙子,下面则是一条小罗裙。

十六岁的年纪已经发育的不错了,玲珑有致,窈窕多姿,煞是惹人怜爱。那娇嫩的皮肤白里透红,掐一把似能掐出水来。五官小巧精致,一双大眼睛水灵水灵的,眼波流动之间娇滴滴的,宛若画里面走出来的一般。

冯大婶子跟人说了大半辈子的媒,这还是头一回遇见这么一个标志的人儿,不由得心花怒放。

“姑娘醒了,身子可好些了?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老婆子说,我家离这儿不远,一会儿就能给你送过来。”冯大婶子笑意盈盈的招呼着。这样天仙般的人物,若是能给她说门好亲事,她也能跟上沾沾光。

袁林氏看沈葭面露不解,忙出面介绍:“这是村里的冯大婶子,是个出了名儿的媒婆,就连前面县城里也有不少人家找她说媒呢。”

沈葭笑着站起身,举手投足间落落大方:“冯大婶子好。”

冯大婶子赶紧上去拉住她的手,只觉白嫩纤细,柔若无骨。她不由赞叹道:“多好的姑娘啊,还如此懂事,可真是让我这老妇人越瞧越喜欢,恨不能带回家去当女儿了呢。”

沈葭笑而不语,心道果真是媒婆的一张嘴儿,惯会哄人的。可别是想给她说亲,这山沟沟里会有什么好人家吗?

冯大婶子看看这屋里,又皱眉道:“远山是大男人家,姑娘一个未许人家的女孩子住在这里只怕多有不便吧,不如搬到我那儿去?我家里前面新起的三间瓦房,地方宽敞舒适,姑娘若是过去也有地方住。”

媒婆的心一般不是寻常人摸得透的,沈葭也不愿与她多交集,只笑着回了一句:“多谢大婶子好意了,只是我醒来后还没见过自己的救命恩人,怎好就此到你家里去。如此,倒显得我忘恩负义了。”

袁林氏也赶忙道:“是啊大婶子,这种事还是等远山回来再说吧,毕竟人是他带回来的。如今时候也不早了,大家伙儿就先回去吧,让这姑娘好好歇着。”

冯大婶子也没打算一次就把人给带走,如今既然都这么说了,自然不会再坚持:“如此也好,那姑娘就好生歇着,我们过些时候再来看你。”

其她几位看热闹的妇人也跟着寒暄了几句,方跟着冯大婶子离开了。

出了侯远山家的院子,几位妇人便七嘴八舌的热闹起来。

袁王氏惯来是个爱逢迎的主儿,且自家儿子如今也到了说亲的年纪,近日来没少巴结冯大婶子,就指望着能将来给他家儿子说门好亲事。且看冯大婶子刚刚对着沈葭好一番夸赞,便也上赶着来迎合着:“到底是哪里来的姑娘,跟个天仙儿似的,可真够水灵的。”

冯大婶子不屑地瞥她一眼:“咱这样的地方找个漂亮的媳妇儿有什么用,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会不会烧火做饭还不一定呢,到谁家去那也是个累赘。怎么,你瞧上了?若瞧上了我明儿就过来把她跟你家来旺说说。”

袁王氏忙赔笑:“大婶子前段日子不还许了我说去问问那高家的女儿吗,如今怎么又扯到这小娘子身上了?我这还等着您的好信儿呢。”

高家是这杏花村里唯一的富户,家里良田多不说,高家的老二和老三每日里磨豆腐拿到镇上卖也是一笔不小的进项。就连被赶出去的大儿子高耀做个屠户日子也是舒坦的。

纵使不说这些,就单听听人家高家女儿们的名字,大妞高浣,二妞高湘。这名字据说个个都是专门找了卜卦的人给起得,跟村里其他的大丫,二丫什么自是不能比。

袁王氏巴着能与他家攀亲戚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冯大婶子看她提起高家时那副嘴脸就满心的鄙夷,就她家那个条件人家高家还能看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家儿子是个什么德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来终章技术的一枪。

    伊莉斯一面小心翼翼的巡视着四周高大的机器人们,一面狠狠瞪着将这群大个子们带过来的山姆。——要是她能活着逃出去,她铁定要宰了山姆!!伊莉斯菲尔漆黑的眸子凉飕飕的扫过一旁的少年,仿佛已经把他拍上了一个已死的标签。“咦,就是这个小不点一拳打凹了大黄蜂的车门?”爵士蹲了下来,闪着亮蓝色光辉的眼睛好奇的动了动

  • [BTS]呼吸在线阅读第五章

    王达一挥手,府内的小厮便过来,将李清言的行李接了过去。唯独背上的琴不给:“此物还是在下拿着吧。”这是他母亲的东西,定然不能交于他人。腿脚不便,走路一瘸一拐,一丝凉风溜入了他袖口内,不停的搓手。唐小六将手中的手炉递过去给他,“公子,暖暖手吧。”李清言将手炉接了过来,入了将军府,一阵梨花香飘来。将军府庭

  • 看相念经,不是骗子第二章在线阅读

    “哗”的一声响起,一桶带着冰块的冷水直接泼在了张郃的脸上。原本有些精致的五官因为冰冷的刺激而略微有些扭曲,脖子上的颈动脉伴随着肌肉猛烈的收缩了下,感受着脸颊上正在滑落着冷意十足的薄冰,张郃使劲的甩了下脸上的水渍,略微的凝目观望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关在了一个昏暗阴冷的地窖中。活动了下手脚,张郃发现自

  • 副本星球[无限]之初始

    每年四月初的开学日,最占便宜的总是关东。相比在绿芽或是光秃秃的树枝下迎接新学期的到来,漫天樱花雨下的入学式总是让人觉得更加浪漫的。2006年4月1日,日本东京,青春学园中等部。“太好了,手冢君,这次和你同班呢。”被老师叫进班级的队伍的时候,带着几分兴奋的笑容的城田爱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茶发少年说。被叫

  • 扶弟魔给老子为奴!平淡的幸福

    无从得知幸村是怎么想的,这边的有希子被吓得不轻,也不敢随便张望了,她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开始温习十年前的功课。十年前的我是怎么把这些难懂的公式记住的啊……十分钟之后,她蝌蚪眼倒下。对了,十年前的自己基本上就是想着幸村学习的,想考到他的身边,想有和他一起的机会,学习好的话就可以一起参加竞赛了吧?变得优秀

  • 暮光之勿忘我在线阅读第五节

    那姓裴的她又不是没见过。别说是追随她了,就说是她仇家,她都更能信上三分。不然她假装是陆可可去面试的时候,这人怎么反向操作,还给她推荐远航这种歧路的死对头呢?难不成是深思熟虑真为她好?林蔻蔻可不觉得自己一个异性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对方一见钟情,还改了性向。说他乐观开朗?把一群小混混揍进120救护车的那

  • 装乖在线阅读第2章

    手机显示屏渐渐暗了下去,易然坐在沙发上,手指微蜷茫然地盯着脚尖前面。过了许久,他才用手揉了一下脸,站起身来,准备回去。顺着旋转门进去,正巧酒吧这时放的是一首慢歌,灯光愈加暗淡,易然有些心不在焉,迎面撞上一个结实宽阔的胸膛。“唔。”一种浅淡独特的香气瞬间冲向易然的口鼻,凉凉的,有点像初冬落在松树梢的第

  • 不留殇在线阅读第10章

    在六年前,生活在山谷内的银月狼群非常和谐,但是因为老狼王去世,理所应当的要诞生新的狼王。狼王的竞选在两只体型最大的银月飞狼之间展开。经过殊死搏斗,最终颜色更白的银月飞狼获得胜,而失败的银月飞狼付出了一只眼睛的惨痛代价逃离了狼群,成为一只孤狼,独自在外生活。*****随着圆月的升至中央,洁白的月光撒向

  • 异界之剑仙传奇第三章

    第二天,孔卫国出门,临走前跟颜思忘进行了一场他自以为的谈心。“思忘,我在桌子上放了一些钱,你饿了的话买点东西。”说到这里,老警察又摆出一副慈父的样子,“孩子,父母都是爱你的,有矛盾一定要及时解决,上午你再好好想想,中午回来孔叔叔就带你去找你爸妈。”颜思忘:“……”要是您老能找到,我肯定会很感谢的。孔

  • 一觉醒来我成了史前人类在线阅读第1章

    楔子·天降之物郑浩然今年27岁,高中毕业报考军校,差了百多分,进了体校,体校隔壁就是警察学院,每天早上自己跟着大部队跑圈时,就能听见隔壁嘿嘿哈哈的操练声,一腔报国热情在强烈的落差下那煎熬不已。四年大学毕业,郑浩然已经调整好心态,要做世界冠军,为国争光,却因为赛前紧张,突发肠胃炎,折戟全运会,很是颓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