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殓所事的异闻第二章

2021/5/5 14:02:01 作者:魁人 来源:17K小说网
殓所事的异闻
殓所事的异闻
作者:魁人来源:17K小说网
殓房所事李予,因某天查看女尸被盗情况,误将自己锁在殓房内。李予认为自己撞鬼了,将此事告知同事关铭鼎等人……

审神者麻粟,是位21岁的成年单身男性。

他在现世中一无所成,在即将大学毕业的年纪,他无论是成绩还是资料于他同期的同学相比都拿不出手。于是在时之政府给他发了招聘信息的时候他考虑了没多久就收拾收拾东西入职去了。

初始刀是加州清光,初锻刀是all350锻出的短刀药研藤四郎。

他清楚地明白这些付丧神和自己不一样。他们是历史上有名的刀剑化形,在与他相遇之前接触的都是赫赫有名的武士或是政治家,于是他尊重这些付丧神、毫无逾越。按照时之政府的手册每日勤劳地完成日课和各种文书。

他的近侍开始是加州清光。但这个孩子实在是太爱撒娇了,让他有些苦恼。于是就换成了药研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是个很好的近侍。

即使外表看着是个孩子,但却很擅长照顾人。或许是因为弟弟藤四郎们比较多的缘故吧。

第不知道多少次因为忘记洗澡被药研藤四郎强行拖进浴室扒光了丢进浴缸的审神者麻粟有些无奈地听着一边往他身上抹沐浴露一边教育他个人卫生有多重要的药研的碎碎念。

话题一如既往地很快就从卫生到了性格方面。

“大将……不是我说你啊。你也稍微和同期的审神者多交往一点吧。你这样我很担心你在现世是不是也这么宅啊。人类这种生物太寂寞是会死掉的……没什么好怕的,我还有大家都会陪着你的。你是很优秀的人,自信一点啦。”

即使是在抱怨,少年的声音也是带着温柔的。

身上的力道很舒服,麻粟盯着黑色短发的付丧神发呆。

紫藤色的眼睛好漂亮啊。

很温柔。很体贴。

会在他睡懒觉的时候强行把他拖起来吃早饭,会在他懒得搞个人卫生的时候把他按到浴室里,会像现在这样安慰他、关心他。

这是他在现世里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父母眼里只有优秀的大哥和年幼的弟弟,老师的眼里只有出众的尖子生。他这样一无是处的人,即使是灵力,也只是勉强达到了平均标准,居然也会被人这样专注、温柔地注视。

他不顾身上的泡沫抱住药研藤四郎,几乎嚎啕大哭,想和他说尽这些年所有的委屈。

少年哭笑不得地回抱住他,温柔地、小声地安慰他。

于是在这之后,宅的要命的审神者终于迈出了自己的本丸。开始参加一些区域性的审神者集会。

他认识了很多人、交到了很多朋友,甚至有几个女生甚至和他交换了现实世界的手机号。这几乎是他过往的二十多年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直到某天,他在和一位女性审神者告别时看见了和他一起来的药研藤四郎正在和一位水蓝发色的青年聊天。

“那个是一期一振诶!”他新交的朋友看他似乎感兴趣,相当开心地给他叭叭叭讲了一堆一期一振的事情。

什么性格超级温柔、超级体贴。特别宠弟弟。

在四花里也算是稀有刀,带出去不比五花要差。

战斗也很擅长,升练度很快。

文书的工作也超级超级棒,很快就能处理好。

特别擅长捞弟弟,目前拥有稀有中的稀有的毛利藤四郎的基本都是一期一振捞出来的。

“真厉害啊……”他这样感慨。有点心动。

“是吧是吧。”小姑娘拉着他超兴奋。“你看你家的药研和他聊的就很好啦,药研的话,虽然表面上不说,但其实应该也很思念他的一期哥吧。”

然后她顿了一下,“而且唔……其实这样的聚会好多人都会选择带稀有刀过来的,我把你当朋友才告诉你的哦,药研藤四郎实在太普通啦,下次至少带振四花刀来吧。”

最后一句话说的麻粟几乎满脸通红,羞愧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这类聚会一直都是药研藤四郎在帮他安排,他应该穿什么、做什么、选择什么样的话题和女孩子聊天、离开时怎样结束话题……

于是在回去的时候,他不自觉地开始想,是不是因为药研觉得如果他和我说实话了,我就会不带他过去呢?为什么他不告诉我呢?即使他和我说了,我也不会就此讨厌他的呀。

他沉默了一路,药研和他说了两句话就停下了,问,“怎么了大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真体贴啊。

察觉到对方语气里的关心,他心里一暖,刚准备把今天发生的事全盘托出,但下一秒又想到那个女孩说的——“一期一振超级体贴的,比药研还棒。”又停下了。

他沉默了一下,才说,“那个……今天结束的时候,和你聊天的那个付丧神……”

“啊,是一期哥哦。”药研笑眯眯地接上话。

“一期哥超级棒的,是四花稀有刀,也很擅长战斗,秋田他们也很想念一期哥,要是我们本丸里能快点有一振一期哥就好了。”黑色短发的少年说话时目光带着依恋和不自觉地微笑,是审神者在相处的这半年里从来没见过的笑容。

他也会对审神者笑。但大部分时候是温柔的、无奈、包容的、宽慰的。

药研对于审神者一直是把自己放在保护者的位置上。但在一期一振面前,他却很自然地撒娇依恋

审神者麻粟在理清了这一层关系的一瞬间几乎无法抑制地心底发凉。

一期一振。

吉光一生所锻的唯一的太刀,即使被烧毁重锻过依旧姿态无双。就他今天隔了很远所看见的,就能确认那是一位相当俊秀、气质出众的青年。和他这样普通人完全不一样。

他在这一瞬间很想大声质问药研——

“你不是说我在你心里是最重要的人吗!那这个一期一振又算什么?!”

“既然这么喜欢那个一期一振就干脆和他回那个本丸好了!锻不出一期一振怪我没用呗!”

但他什么都没说。

在这一瞬间他几乎是恨着药研藤四郎的。

这个把他拉上岸,却又轻易松开手。

他转念又想,也是呢,他这样的人,除了灵力简直一无是处,又有什么能比得上和药研出自同一个锻刀人、在漫长的岁月里相互守望的御家太刀一期一振呢。

于是他说,“那明天开始安排你出阵好了,嗯……近侍先让加州清光来好了……5-4的王点据说很容易能捞到一期一振。”

药研愣了一下,然后还是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第二天开始药研带着部队出阵。

也就是这天开始,麻粟开始失眠。

在安静的夜晚,他侧着头看跪坐在门口为他守夜的身影,沉默不语。

他在心里比较,加州清光好像要比药研高一些。然后头发也很长……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他一边自我否定,觉得自己在药研肯定比不上一期一振,一边又想,即使药研看不上我,他自己不也不是不如一期一振吗?

明明就是振普通的短刀,即使碎掉也很容易就能再锻出来,有什么好得意的?

他开始对每天出阵归来的药研苛责。

“今天也没有找到一期一振?”

“那不是你兄长吗?为什么没有找到?”

“亏我对你这么信任,这点事都做不到吗?”

药研藤四郎从开始的难以置信,到后面的麻木疲惫,他不断地试图很审神者交流,

“5-4的图是目前的最高等级,即使是我带着目前本丸里最高练度的刀剑也无法无伤通过。”

“已经进过太多次王点了,再进很容易引起检非违使的注意的。不如我们先停下对一期一振的搜索?”

“同为四花刀的江雪殿和鹤丸殿和很优秀啊。”

麻粟说不清他看着中伤状态来给他汇报战况的药研时的心情。

心疼吗。当然会的。

只能带一个刀装短刀在日战场上相当容易受伤,即使每次麻粟都给他带金色刀装、即使他是练度最高的刀剑,但限于短刀的先天缺陷,每次回来至少也是轻伤。

但即使如此,他还在为自己没有带回一期一振、辜负了审神者的期待而道歉。

审神者看着他破损的出阵装感觉心脏被人捏住一样的痛,但于此同时还有一种莫名的如同报复般的舒爽。

——你看你觉得我没用你不也是一样的没用?

——我锻不出一期一振,你也一样带不回一期一振。

——为什么我这么执着于一期一振?还不都是你天天在我面前夸他有多好。你看这都是你自找的。那不是你的兄长吗?他根本没办法保护你。

——药研,快点过来和我撒个娇,像加州清光还有乱那样,求求我,我就停下。

但是药研藤四郎听不到审神者真正的心思。

他真的以为审神者十分想要一期一振。

即使是秋田还有退哭着抱着他说,不想要一期哥了,他还是只能苦笑着摸摸他们的头,照常出阵。

但到底还是进了太多次的王点了。

碰上检非违使已经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了。

但这次运气比较好,可能是队里除了他都是太刀的和大太刀、还有他借着极高的机动替他们挡了几招的缘故,除了他自己重伤,其他都是轻伤。

他看了看近在眼前的王点,咬咬牙,下达前进的指令。

第一部队的队长同时兼近侍,在重伤状态下正常是会被本丸强制召回的。但药研现在已经不是近侍了。

这一天其实就是审神者麻粟就任后极其普通的一天。

加州清光跪坐在他身侧帮他整理文书,把看过的放在一边,又把重要的挑了出来。

审神者喝了口茶,继续做他没做完的事情。

嗯,茶有点甜。如果是药研的话一定知道他喜欢偏苦的茶。

但这到底是加州清光的心意,所以审神者什么都没有说就喝完了。

然后时空转换器的光芒亮了起来。

过了大概几分钟,有人敲了敲门。审神者放下笔,让他进来。

是太刀烛台切光忠。不是药研藤四郎。

审神者皱皱眉,想着,药研他又重伤到只能回来就去修复池了吗?

他也太拼了。过来和我服个软又怎样。

“主殿,我们……带回了一期一振。”

烛台切开口,声音干涩。

审神者这才注意到他手中的那把沾染了灰尘依旧华贵的太刀。

居然真的,带回来了吗。

审神者觉得心情有点复杂,但那郁结成一团的绝对算不上是积极的情绪。他不说话地等着烛台切继续汇报战况。

“我等……在前进的途中遭遇了检非违使……药研殿重伤……但由于距离王点已经很近了,便没有立刻返回。”

“最后在王点处,药研殿被溯时军的五花枪击中……破坏碎刀了。”

审神者愣愣地听烛台切的汇报。

碎……刀?

不对。

他一直都有注意过刀剑的受伤状态。他从来没有强行派遣重伤的刀剑出阵。他的本丸里从来没有碎刀过。

怎么会碎刀?

就算是碎刀为什么第一振碎掉的就是药研?

不可能的。

烛台切在骗我。

“你在骗我。你在骗我。”审神者低声说,就像是在让自己相信一样,声音越来越大。

“你肯定在骗我!”他喘着粗气,“烛台切,你告诉我,是不是药研他不想见我了!他是不是背叛了才没跟你回来或者……或者说这是鹤丸新的惊吓你去叫鹤丸进来!你告诉他我被他吓到了!让他把药研带进来!快点!现在就去!快点!”

“主殿……”烛台切咬牙沉默,“药研殿说,他只是一振普通的短刀,很快就能再锻出来,请您……不要太伤心。”

“闭嘴!他怎么可能碎刀!他身上有我的御守他怎么可能碎刀!”审神者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药研?只有他……不可能的。

“那枚御守……药研殿交给了鹤丸殿。”

“为什么……要给鹤丸不对啊。他不是更关心他的弟弟们吗所以我给所有的短刀都发了个御守……不对啊,为什么给鹤丸……”

“因为鹤丸殿是四花刀里练度较低的……所以……”

四花刀。

又是四花刀。

审神者捂住自己的眼睛试图冷静下来。他觉得不可能的。他努力思索药研还有什么不会碎刀的理由。药研是练度最高的刀,已经快要满级了。他早就准备好修行道具了,等6-4完全通过就送他去修行极化。一直没有送不过是因为他在纠结他舍不得他离开那么久。

这次出阵带回了一期一振,他还没有夸奖他。他还想带着他去万屋来着。

这不对。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立刻低头在一堆文书里翻找,“对,刀账,有刀账。”他颤抖着手把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文书翻的一团糟,终于看见了熟悉的颜色,抖着手打开。

没有。

没有。

没有。

……

为什么没有?

怎么会没有?

他感到茫然,接着伴随而来的就是深深的恐慌。他费力地喘息,觉得有个重量压在他身上,让他几乎恨不得就此死去。

胃跟痉挛抽搐,许久未犯的胃病这次来势汹汹,让他疼到几乎控制不住眼泪,他的牙齿在打颤,在一片似远似近的叫声里他恍惚听见加州清光和烛台切慌乱的叫声。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卫生间扶住墙,弓起身开始呕吐。

刚刚喝下的偏甜的茶水、午餐的米饭,还有早餐药研亲自端进来看着他吃完的豆浆鸡蛋。

好恶心。

我……好恶心。

药研……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审神者被时之政府强行带走进行了治疗。

由于缺少审神者,在治疗了几天之后,他又被送回来了。

穿着时之政府统一服装的审神者瘦的吓人,他沉默地回到自己的天守阁对着桌子上的文书发呆。

直到加州清光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振未被“唤醒的刀。

“那个……这振刀再不被唤醒就要消散了……”

加州清光声音犹豫。

审神者无力地挥挥手示意他拿过来,只当是新锻出来需要他的灵力唤醒的刀剑。

然后樱花绽放,身形颀长的太刀青年出现,向他微微垂首行礼。

“在下一期一振,是吉光……”

“滚啊!”审神者猛地踹倒桌子歇斯底里地大吼。

审神者粗重地喘着气,瞳孔涣散。

整个天守阁里只有他一个人粗重的呼吸声。被打断了的太刀青年有些无措地转头看了看加州清光,得到了打刀少年沉默地摇头。

审神者摇摇晃晃地走到窗边,看着刺目的阳光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一期一振。

也不是什么四花刀、稀有刀。

那个关心他、把他拉出黑暗孤独的世界的那个少年。

不一样的。只有他是不一样的。

审神者扶着窗沿昏昏沉沉,终于陷入了黑暗向前摔了下去。

再次醒来他依旧在本丸里。

但这个本丸很空旷。很新。

许久不见的狐之助在他身旁逼逼叨叨个不停,他努力地集中注意力,明白了对方是在让他挑选初始刀。

他茫然地四处张望。

墙上的日历显示着他初任审神者的日期。

回来……了。

他头脑空白地选择了加州清光,敷衍地应对了在一片樱花里出现的黑发少年,跌跌撞撞地往锻刀室走。

走了两步,他停下了。

他觉得他不能这样。要冷静下来。要给药研留下一个好印象。

于是他原地深呼吸了好几次,确定自己没问题了,转头对加州清光笑了一下,才稳步向着锻刀室走去。

木炭350。

玉钢350。

冷却液350。

砥石350。

蕴含灵力的委托符和加速符被他一起贴了上去。

“呦,大将。我,药研藤四郎。我和兄弟们都请多关照。”

“你好药研藤四郎,我是审神者麻粟,欢迎来到我的本丸,会好好关照你和你的兄弟们的,请多指教了。”

对。

就是这样。

就这样回答他。

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待会儿该怎么说的审神者看着飞快地消失的锻刀时间,深吸气了一口。

他告诉自己,什么都还没有发生。他和药研可以重新来过。多幸运啊,他犯下的错还能弥补。

然后锻刀结束,一振崭新的看不出模样的刀摆上刀架。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注入了灵力。

接着伴随着樱花的飘落,他熟悉的那个黑色短发、紫藤色眼睛的少年,没有出现。

审神者面无表情地看着,听着,耳边是青年温润的声音。

但却仿佛命运的讥笑。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水蓝发色的青年身姿笔挺,穿着华丽的皇室风格的军装,向唤醒他的审神者单膝跪下献忠。

审神者面无表情,觉得心脏像是被狠狠地捅了一刀一样。

他告诉自己,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药研藤四郎是很容易入手的短刀。很普通的。很容易就能锻出来的。没关系的。再等等,很快就能够拥有他了。

这一等就是半年。

看着拥有的刀剑越来越多,审神者恍惚觉得自己并没有重生。这样的日子和前世并没有什么区别。连相对稀有的平野和后藤都被他锻出来了,唯独没有药研。

他脑子里有个声音悄悄地和他说,你永远也不会再有药研啦。你看他根本不想来见你。

他把自己锁在天守阁里,不看、不听、不想。

他依旧一事无成、他依旧是那个呆在黑屋子里没有人看见、也不敢走出去的无用之人。

直到有一天。

加州清光一如既往地带来了日课锻的刀剑。

……真漂亮啊。

阳光很刺眼,他迟钝地眨了眨眼,听见了死掉的心脏重新开始鼓动。

他后知后觉地感受到风的气息、夏日的虫鸣、天守阁外短刀们的欢笑声,温暖的,明亮的,鲜活的。

他在那双剔透的带着温和笑意的紫藤色的眼睛里看见了狼狈不堪的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洪荒做魔祖的那些年第四章

    没了那股子摄人的压迫感,房里的人一下松络了不少,尹振临没留旁人,从翁府带过来的一众丫鬟像从前一般各司其职伺候翁月恒。丫鬟们都改了口唤夫人,秋霜一面细细摘了翁月恒头上的钗环,一面夸赞道:“夫人可真是好运势,新姑爷生得好生俊俏,就跟画儿里的仙人一样。”春梅接过秋霜递下的金簪,小心收进妆匣里,碰出几声轻微

  • 我能抢,抢,抢!之章一

    豆蔻。及笈。娉婷而立。在树下成熟。掌灯,一夜间烛火飘摇。譬如情爱,一如秀发落地,越重跌得越快。譬如江湖,倾尽天下,愈上心愈执迷。一梦八年,怅然而已。----题记。初春。略带清寒的时节,转暖,长安城里些许桃花已略略地开了。任由些微化的雪水打湿了鬓发,抬手折一枝繁密的,却没有带回师门。记得上次折的,刚移

  • 我是女警夏小秋第八章在线阅读

    经过几轮的信息交换,ICPO也大致了解了案件目前的情况和进展,以及清水琉璃的详细信息。相同的,鹰的真实面貌也终于浮出了水面。“鹰”是一个武装军事组织,但是和普通的恐怖组织有很大的不同,像是当年的911事件就中东某恐怖组织策划发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对美国实行报复行动但是鹰不同于他们,他们不会去搞什么恐怖

  • 他唱的都是假的在线阅读第7节

    离开后台,萧月阳随着女人的脚步来到出场区,立马就有工作人员着急的上来检查他的耳返和妆容如何等。替萧月阳检查的戴眼镜男人疑惑的看了看他,然后眯眼问:“你没化妆?”萧月阳摇头,有点小得意的笑道:“没,我天生丽质不用化妆。”的确,萧月阳皮肤极好长相也非一般的出众,根本不用化妆也能迷倒人。戴眼镜的男人听完,

  • 都市:开局继承五万亿在线阅读第10章

    千夜慕雪看着离开的丫鬟,不禁叹了口气。唉!每次自家老弟一遇到弟妹的事情智商就瞬间下线,有些事情还得自己来操心。千夜慕雪走到了为自家侄女儿准备的房间,对着怀中的婴儿小声地念了一句清洁咒,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婴儿放在床上,轻轻地给她盖上小被子。突然,她从婴儿的身上摸到一块东西,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她下意识地手一

  • 荒古术士在线阅读第9章

    “谁啊?”边聊边欣赏眼前美景的凌文言被敲门声打断了,自是有些不悦的。但为了在美人面前的形象,只眉毛微微上挑,不做其他表情。凌文远不客气的顺势推门而入,脸上带着几分客套的假笑,“三皇兄,是我和六哥,从对面酒楼看到你,过来打声招呼,喝茶怎么不叫上我和六哥?介意我们一起吗?”人都进来了,凌文言再不情愿也不

  • 都市:文气助我成圣人之第九章(9)

    乡间的小路非常的颠簸,他们一行人坐了四十分钟的车才到。现在还好,到了冬天,出去的时候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小镇上人也不是很多,流动量不大,店铺也不是很多。他们的定价不能太高了。傻大个方志君:“可是要怎么来镇上?导演组肯定不会次次让咱们用车的。”跟拍的PD点了点摄像机,经过和导演组的讨价还价,最后挣的钱四

  • 风云海贼之第二章(2)

    帝后大婚的当晚,玄凌看着娇羞无限的朱宜修,心里满意极了。“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宜修的名字可是出自此处?”此时的朱宜修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哪里有书中记载的善妒和毒辣呢,红着一张脸,喃喃道,“回皇上的话,正是。”玄凌轻笑,“宜修不必紧张,我是你的夫君,你我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宜修

  • 全世界人民皆可攻略第五章在线阅读

    再说这沐月漓,和紫玉在街上溜达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招惹上了这个天下第一美男,如果知道,她绝对不会选择出府的。谁知道这南黎辰到底长啥样,要是哪称号是个假的,长得奇丑无比呢。但是缘分往往就是这样,姻缘上天安排的最大嘛!“紫玉,你知道这街上哪家药铺最大吗?”“少爷,你找药铺干什么啊?”珠儿不明白的问道。

  • [女尊]情有独钟之老公这个词,太陌生

    老公……许念听罢,心跳像是漏掉了好几个节拍,呼吸有瞬间的凝滞……这个词,还真是陌生!毕竟结婚到现在三个月时间,她这个所谓的“老公”,可从未在她的生活中露过面。当然,她也一样,从未参与过这个所谓“老公”的生活。简单的说,两个人除了一纸结婚证,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许念说,“很抱歉,我没有那么自来熟,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