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隐身者之混血美女

2021/5/5 14:27:03 作者:西木小叶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隐身者
隐身者
作者:西木小叶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故事发生在1939年到1942年的上海。1939年,汪精卫投靠日本,特高课秘密派关心妍回国潜伏,因轮船早一日到达天津港,她亲眼目睹了家人被灭门后的惨案,而后,以孪生妹妹关心怡的身份进入军统上海站任职。一边效力于特高课一边追凶。随着关心妍调查出杀害家人的真凶竟然是受特高课指使,她决定不再为日本人做事。此时恰逢汪伪特工处在大西路76号成立,黎耀民父亲黎庆华担任高官,黎耀民和化名关心怡的关心妍、唐若昀一起到汪伪特工处任职。唐若昀自黄埔军校毕业后服务于军统,是关心怡前任男友黎耀民最好的兄弟,爱慕关心妍。

穿过景致美观的后院,是客房区,有三进楼房,沪重对于古建筑毫无研究,就单纯觉得这木制楼房看起来就非常漂亮。

客房过去是后厨,里面炉火闪动,勺子在锅里刮过的声音此起彼伏。

再往前就是正厅,一进去沪重就眼前一亮。正厅也有三层高,但中央位置是个通顶,富丽堂皇。

最惹眼的就是背靠后墙的位置设立了一个三丈见方的高台,一人多高,上面四角四根立柱只达屋顶,挂满了彩色绸缎,高台中央几个身材婀娜的舞女正翩翩起舞,舞姿曼妙,动人心魄。舞女中更有一个长相出众的年轻美女放声高歌,歌声婉转悦耳,犹如天籁。

“他妈的,这酒楼老板真是天才。”沪重忍不住在心里赞叹。就算不是为了吃饭住宿,仅仅为了看美女唱歌跳舞估计人都不会少。

沪重看着那歌女微微愣神:“天然大美女,真乃人间极品。”他浑身发热,不由扯了扯长衫。瞬间忘却了伤心往事,起了勾搭的念头。但多少还是有点理智,没有付诸行动。

高叔因为要找钱管家拿钱也跟了进来,他对美女倒没什么反应,看沪重眼神发直,暗地里推了一把,沪重浑身一震,赶紧回神,尴尬一笑。

李刀在前带路,倒没有发现沪重的异样。

沪重抽空观察酒楼其他设施,舞台周边是散客所在位置,客桌足有近百张。此时觥筹交错,非常热闹。上菜的、跑堂的店员穿梭其中,匆匆忙忙。

“太平盛世,果然不一样。”沪重赞叹,此时经过一位端着酒壶站在过道上的中年人,听了之后突然冷冷地哼了一声,显然不是很同意沪重的话。

沪重看都不看他一眼,保持低调,继续跟随李刀。

二楼和三楼应该是包厢,但也有许多人在倚靠栏杆,仔细观摩歌舞表演。

终于在楼梯口李刀找到了所谓的钱管家,他不到五十年纪,身材微微发福,神色焦虑,汗流浃背,但态度还算不错,没有不耐烦。

李刀指着沪重简单说了经过,沪重立马发挥阿谀本能,上前抱拳,弯腰作揖:“小子沪重,见过钱总,不,见过钱管家。”

钱管家微微点头,算是默认接受了沪重。

“匆忙之间,也难以安排合适的活,正好后面堆积了许多碗筷没洗,仅凭香斯儿一人不知要干到猴年马月,李刀你就带沪重先去帮她吧,等有了空闲再做其他打算。老高,你跟我来把账给你结了。”

“多谢钱管家。”沪重和高叔异口同声。

沪重是真心感激,洗碗可比跑堂轻松太多了。

高叔临走还不忘告诫沪重要努力工作,沪重对他也是真心感激,忙诚恳答应,至于有没有听进去就难说了。

李刀带着沪重离开大厅,沪重忍不住问道:“为何不见我们的大老板?”

“掌柜的还有其他事,这几日不在店内,一切都由钱管家操心。你放心,钱管家答应用你,掌柜的也不会有异议。”

“这老板当得真是洒脱,估计又和哪个小蜜逍遥自在去了。”沪重表面客气心里诽谤。

到了洗碗池,沪重看着堆积如山的碗碟,张大了嘴,开始后悔起来。

尤其是没有自来水,所有用水还要从旁边井里打上来,沪重呲着牙揉了揉因为搬酒累得发软的胳膊,头皮发麻。

池边此时正蹲着一个女子,背对沪重,埋头苦干,手上动作倒是不慢,但比起要清洗的碗筷数量,还是不够看。

“香斯儿。”李刀皱眉喊了一身,沪重能感觉到他对这个洗碗工很不待见,虽然好奇对方怎么惹到了这位领队,但忍住没问。

“啊?”香斯儿回应一声,转过头。

那一刹那,沪重只觉得头重脚轻,身子飘飘然。这个香斯儿穿着破旧,脸上沾满污渍,但就算这样也难以掩盖她明艳动人的五官。

沪重在这一眼之后,心里所有的龌蹉念头荡然消散,只剩下对美好事物的吝惜,纯洁地犹如脱胎换骨一般。甚至那个歌女在他眼里也犹如轻烟一般无迹可寻。

最惊人的是这个香斯儿眸子不是纯黑,带着一丝淡蓝,鼻梁也比普通人高挺一些,显然有异国血统。

“好一个混血大美女!”沪重觉得自己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

“这是沪重,今天新来的。暂时帮你。”李刀表现地相当奇怪,面对大美女不仅不喜悦,还极力不让自己去看对方。

“哦。好。”香斯儿忙起身,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有点拘谨。

“那沪重,你先干着。我有事,先走一步。”李刀一刻也不愿多待,说完头也不回就快步离开,这行为让沪重完全摸不透。

“这种美女不比那唱歌的美上一百倍?真是暴殄天物。”沪重暗骂一句后,深吸一口气,微微一笑,伸出右手,努力保持自己的绅士分度,道:“你好,我叫沪重,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香斯儿看着伸过来的手一脸茫然,想了想弯腰拾起抹布递到沪重手上,指着碗堆道:“你洗那些吧?”

沪重没有握手成功很是可惜,转眼看着碗堆,郁闷之极。

沪重自然不会听香斯儿的安排,等她蹲下继续工作后直接蹲到她对面,装模作样地摆弄几下池中的碗筷,眼睛就没从她脸上移开过。

香斯儿终于感到不对,抬头看了看沪重,沪重与她坦然对视,咧嘴一笑。

美女却脸上一红,慌忙低下头,等了一会忍不住又抬眼看去,沪重仍然紧紧盯着自己,笑得更加开心。

“你怎么老是盯着我?是想取笑我长得丑吗?”香斯儿脾气再好,也有点受不了,但却没有动怒,只是皱眉。

“丑?怎么可能?我可以对天发誓,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要是有半句不实,让我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香斯儿愣了一下,感觉沪重是出自真心,很是别扭,道:“大家都是下人,你就不要嘲笑我了。”

沪重隐约猜出李刀为什么不待见这位美女,很可能是因为现在的人审美问题。

“在我们老家,有点异国风情的女子很抢手的。甚至有的男人直接就娶外国人当老婆。”

“你说得是真的?”香斯儿显然不信。由于沪重表现出对自己从未感受过的尊重,她对他也有了点好感,所以愿意和他交谈。

“千真万确。”沪重已经很确定李刀的态度就是因为香斯儿的血统问题,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位混血美女竟然觉得理所当然。

真是扯淡!

同时沪重动了情,不过不是欲情,而是踏踏实实追求,真心可鉴的纯洁爱情。

千载难逢,你们看不上的我就不客气了。

“我从来没听说大瑞国有这种地方。你是哪里人?”香斯儿还是将信将疑。

“庚洲你听过没?”沪重决定以后就用这个身份。

“自然听过,大瑞国边境十三洲,就数庚洲最有名气。但那里也没听过你说的情况啊?”

“天下之大无奇,你没听过不代表没有。这个问题先放一边。你是哪里人啊?”既然决定追求这位美女,沪重自然要熟知对方的一切。

“我?”香斯儿神色一黯,低头不语。

沪重知道这是她的伤心往事,不愿多提,忙打岔:“不说也没关系。对了,你会唱歌吗?”

这弯拐得太急,香斯儿瞬间被带歪,摇摇头。

“要不我教你唱歌吧?等你学会了,肯定比店里那个歌者唱得好听。”

香斯儿终于嘴角轻扬,笑了出来,沪重只觉得如沐春风,身上的疲倦瞬间消散。

“我不行的。你知道那唱歌的是谁吗?她可是两都第一名妓,而且卖艺不卖身,连铎阳帮帮主翟青礼都在追求,这样的人我怎么能比得上?”

“我说她怎么那么好看呢?不过你不用担心,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在我眼里你就是天下第一美人。”

香斯儿终究是个女人,有男人夸奖自己,心里也跟吃了蜜一样甜,又看了看沪重,脸彻底红透。

沪重热血上涌,真想拉一拉她的手,但又感觉太过唐突,苦苦忍住。

“天下第一美人我可不敢当。你也不要对外人提起,不然会引来麻烦的。”

“啥?我说个第一美人就会惹麻烦,这是什么道理?”沪重不以为然。

“因为天下第一美人是当今圣上的爱妃,她可是圣上亲封的,旁人哪敢比拟?”

“额,这,这……”沪重还真不敢得罪天子,改口道:“那你就是天下第二美人。这不会也被圣上用了吧?”

他色厉内荏的模样让香斯儿“噗嗤”笑出了声,摇摇头:“这倒没有。随便你怎么说吧。你不是说要教我唱歌吗?你先唱个我听听。”

沪重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十拿九稳,心情舒畅,恨不得仰天大笑。

平复心情后,沪重不加犹豫开口唱道:“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抹去雨水双眼无故的仰望……”

久经花丛的沪重对这种情歌那是张口就来,一上来就是威力十足的《喜欢你》,为了让香斯儿能听懂,就没用粤语,虽然差了许多味道,但也足够震住她。

香斯儿只听了几句,就彻底沦陷,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一脸痴迷地盯着沪重。

等沪重唱完,问了一句如何,香斯儿才回过神,惊喜道:“这是什么歌?真好听。”

“这歌叫‘喜欢你’。这不算什么,我在给你来一首吧?”

香斯儿听闻歌名,羞得无地自容,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我想我很快乐……”

《小情歌》比《喜欢你》要甜美得多,沪重带着真心演唱,绵绵情意犹如山洪一般冲击着香斯儿的神经,她情不自禁踩着节拍微微摆动身体,最后更是闭上了眼全神贯注地享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第一修仙系统在线阅读祖地之密

    夜色渐深,祖地之中恢复了宁静。山崖之巅,宫家老祖宫黎宁盘膝而坐,他的身边还坐着面色微醺的宫占山。在祖堂之外,没人知道宫黎宁心中的震撼,他没想到宫家之人,体内竟然有如此精锐的武修斗气。宫黎宁知道不管是武修家族还是隐族,首先得孕育出灵根和气种才能继续修行。灵根有品阶,气种同样有高低之分。宫占山体内的气息

  • 【终极斗罗】蚂蚁竞走十年了!在线阅读第1章

    一眨眼,脑内过了原主记忆,原来我成了红楼里头被人讨论那个「面慈心狠」的王夫人。大家都说她对黛玉不好,可仔细番找了一下记忆,贾敏出嫁前是个千娇百贵的小姐,口齿伶俐,兼且又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王夫人的确是恼恨贾敏的,不过不是因为妒忌,而是因为王夫人生下元春以后原本还怀有一胎,怀胎时贾敏参与了贾政的房里斗争

  • 误仙途发带

    我决定慢慢打开门闩,然后把自己像子弹一样射出这间屋子。可是目光在撤回的路上一不小心经过地面,看到蜡烛将那混蛋的影子投在了地上!靠,竟然是个活的,老娘怕个毛线球球!俺瞬间淡定了,慢慢整好裤子,系好腰带,轻飘飘地扫了那混蛋一样,在桌边坐下来。那家伙浅笑嘻嘻地盯着我,自揭身份了:“唐突佳人了,我是从窗户进

  • 地球唯一男子在线阅读第4节

    等到胡丽跟王老虎被丢出去之后,胡强才一脸为难的沉声说道,“枫哥,今天这事情,都是误会,误会,您看有什么损失,我都照价赔偿,至于被打那位女士医疗费误工费什么的,我都会赔偿的!”秦枫自然知道,虽然胡强这么说,但是依然还是护着王老虎胡丽的,不然的话,就不会让人将他们带走了,不过这一点秦枫也是可以理解的,毕

  • 末世捕鱼黑暗来临

    傍晚,太阳终于收敛了他那耀眼的光芒,整个天空泛着红晕。这也意味到了下班的时候了,繁华的大都市车水马龙的,走走停停的,又开始了喧嚣的时刻。“呜,又堵车了呢。”李皓凝坐在车后面不由得嘟起了小嘴,满脸埋怨的神色。“等等吧,反正时间还早呢,一天都等过去了,还在乎这几分钟吗?”李牧云耐心的安慰着。“嗯?”李牧

  • 云游诸天的剑仙在线阅读第七章

    宋词不知道沈川泽怎么也跟着陆允城一起出现在这里,这两人难道都是不回家的吗?“是你们啊!”宋词牵着宋怜,转身又道:“宋怜,叫哥哥。”宋怜还有点害羞,小半个身子朝着宋词身后躲了躲,露出半张脸,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看起来有点肉嘟嘟的可爱,那声音把每个字都变成了奶泡泡,简直有点要把人的心都萌化。“哥哥~”陆

  • [综]神奈川物语推荐《全能魔法师》

    一个魔法师如果掌握了水土雷火风光暗七系元素力量中任何一系的魔法师,就是单系魔法师,两种就是双系魔法师……那么全部呢?就是七系,不!全能魔法师!且看何铮从21世纪的科技社会穿越到异界,如何用现代的数学知识推演魔法,以研究魔法为崇高职业的全能魔法师!

  • 人间地狱之骨傲天的报酬!【幼苗求呵护!】

    原本刘镇还想着如何一步步从银帝国开始统治周边各大国家,然后走向征服这颗星辰的道路。没想到,秦政直接要聚拢一批国王贵族势力,间接为刘镇省下了一大批时间。“既然这样,那我就帮帮你们吧。”随后,刘镇趁着夜色,又离开了王城。同时他也延迟了进攻王宫的计划。城外的一处荒芜山坳,漆黑一片,荒无人烟。刘镇站在山岗上

  • 我所求不过二三事在线阅读第十节

    现在洪小彤的所作所为被当众质问出来,还是作为指导的许晗,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洪小彤。洪小彤害怕的钻到夏星后面,她刚刚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想替夏星报仇而已。那个女人,老是跟夏星作对,若是没她在的话,只怕夏星早就能够进正式啦啦队了,到时候就可以给何若凡加油了。就……一念之差而已。夏星作为女主,其三观还是

  • 魔神传之巅峰魔神第8章在线阅读

    “你说说,想听听你的意见。”邓澄坐在桌子边,微笑着看着苏糖。“那当然趁胜追击啊,反正你能赢。”苏糖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地上。她实在不想再搭理邓澄这个白眼狼了,拼死救他,竟然把自己发配到伙食房,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为什么对我那么有信心?”邓澄走道苏糖跟前。看着低头苏糖圆凸凸的发髻,觉得甚是可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