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九转丹成出门

2021/5/5 13:55:34 作者:赤朱丹心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转丹成
九转丹成
作者:赤朱丹心来源:纵横中文网
蜀仙国七十年,吏治腐败,贪墨横行,百弊丛生。经济大权皆掌握在各大臣,皇子手中,民间阶级仇恨日益积深,西边灵族地区爆发大规模暴乱。而此时,一件震动朝野上下的大案,改变了整个局势。

“小肖在吗!……小肖呢?”

陈雪娟提着保温杯回来的时候,宠物店的门已经重新落了锁。

不会是走了吧?陈雪娟电光火石间刚诞生出担心,就见隔壁李老板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他去农贸市场买东西。”李老板说。上午的所见所闻一直困扰着他,此时只想找个人商量:“你知不知道,泼皮黄来肖宸这儿找他了。”

“他来做什么?”陈雪娟不由惊道。泼皮黄早就恶名远扬,一想到肖宸落在了他手中,女人不由着急起来:“小肖没事吧!”

青年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文弱书生,说不定架都没和人吵过。碰上靠拳头说话的泼皮无赖,一定会吃亏。

“他没事。”李叔说:“就是泼皮黄好像有点儿不妙。”

陈雪娟茫然的目光中,李叔组织语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刚碰上黄毛撞鬼的那一幕时,李叔还有那么一瞬间的思维恍惚……

不过等冷静下来梳理了一通,他也渐渐觉出些不对了。无论怎么看,黄毛的反应都不似作伪。

难道……宠物店里真的有鬼?

那肖宸怎么没事?

中年人说完,眼神希冀的投向女人,像在等她给一个解释。

听他说完,陈雪娟也不由抚上脖间的玉佛。中午险些受伤,她在家里也没能平静下来,一不小心就开始发呆。

她是不信宠物店有鬼的,但肖宸那句话,毫无疑问帮到了她。如果没有青年的提醒,她现在说不定已经受伤了。

“莫非,老祖宗说的风水玄学都是真的?”女人不由嘀咕。二人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动摇。

肖宸不知有人正挂念着自己。兜里装着怪隼,他一个人晃晃悠悠来到了农贸市场。

刚还给债主一千,又定了一批货,两笔钱出去,肖宸实在是囊中羞涩,不得已要为将来做些打算。

宠物店的后院不算小,完全可以种一批农作物。现在正值夏季,要是种点儿萝卜、菠菜什么的,过不了多久就能吃了。

怪隼继续在裤兜里摇晃。因为听不懂鸟叫,肖宸与它交涉无果;担心把小鸟放出去会引起恐慌,青年只能故技重施,再把小家伙贴身带出来。

镇里的农贸市场不算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蔬菜区、肉类、干货类、鱼鲜类都分得清清楚楚。卖种子的地方就在干货区旁边,不仅出售各类种子,农药、化肥也一应俱全。

空气中漂浮着一股刺鼻的味道。肖宸晃悠悠找到店门时,摊子前站了几个人,正在聊天。

“听说了吗?泼皮黄好像撞邪了,刚才好好的走在路上,掉河里去啦!”

这个话题十分提神。意识到他们谈的就是黄毛,肖宸不由分神去听。

“我知道!他是冲撞了鬼神,被发怒的狐仙点了魂魄……”

“哈哈不对,我听的版本是泼皮黄作恶多端,被人捆着打了一顿……”

泼皮黄的名声实在不怎么好,一朝出事,竟是拍手称快的多。小镇面积小,挨家挨户还都是亲戚。这头发生了点儿事,那头马上就能听见,传播速度堪比互联网……

就是有点儿失真。

听着众人越发大胆的猜测,身兼鬼神、狐仙、道上大佬数职的罪魁祸首肖宸后退半步,面露茫然。

“瞎说!”又有一人路过,打断了几人的对话。“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正确的版本是,泼皮黄一个人去找人要债,结果碰上硬茬了。”

“怎么回事?”见他似乎是知情人士,几人一下来了精神。肖宸也竖耳去听,便听他煞有其事道:“宠物店你们知道吧?来了新老板,是个彪形大汉;泼皮黄刚上门,好家伙,沙包那么大的拳头,迎面就来……”

肖宸:“……”

怎么越传越离谱。

“胡说,没人揍他。”其中一名八卦党打断了他的话。泼皮黄刚被人从河里捞出来时,这人就在旁边看着呢:“他身上一点儿伤没有……就是嗓子哑了。”

他眼睛一瞥,刻意压低嗓音:“他上救护车的时候,一直喊着‘有鬼’‘宠物店、有鬼’……”

空气瞬间冷了几度,肖宸若有所思。

……怪不得刚才他出店门时,街上为数不多的路人都齐刷刷望了过来,眼神还十分奇特。

别说是来店里买东西;就是路过店门前,他们都整整齐齐地绕了个弯儿。

见众人搓搓胳膊,纷纷呢喃着“宠物店有鬼”,他不由露出苦笑。

“行了。”几人僵硬间,种子店的老何已经帮他们装好种子。把袋子递给客人,他络腮胡下的神情十分严肃。

“哪来什么鬼神,还扣人宠物店头上。依我看,就是那泼皮没站稳,自己滑河里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发现肖宸站在几人身后,何店长挥挥手,示意人上来:“小伙子,你也来买东西?”

几人一道望来,身处讨论中心的肖宸无奈迈步:“是啊,您这儿有白萝卜、菠菜种子,还有化肥之类的吗?”

“都有,要多少?”见是个陌生人,店主一下来了精神:“年轻人,你是来这边探亲吗,买种子做什么?”

“种地。”肖宸笑得有些害羞:“囊中羞涩,只能自力更生。”

意识到肖宸是打算住到镇上,老板不由多看了他两眼。

面前青年看起来还是个大学生,衣着简单,脸上带着干净的笑意。小小年纪就来到镇上,身子又瘦,何老板看得直摇头。

他不由再拿了个纸包,又多放了些种子进去:“来,小伙子,算叔送你的。你年纪轻轻,怎么跑到我们这种偏远小镇来?”

“谢谢叔叔。”肖宸十分意外,接过鼓囊囊的小包。他笑得害羞,将小包贴身放好:“我是来帮人看店的……”

店主转身给他找化肥,一边随口道:“哪家店?”

肖宸答:“宠物店。”

围观群众:“……”

周遭群众齐刷刷退了半步,风从肖宸身旁吹过,带来一丝清凉。

落在身上的眼神却十分炽热——混杂着恐惧与好奇,众人的目光如有实质,黏在青年身上。

肖宸被盯得发毛。还没来得及开口,何店长便抢先揽过话题:“既然懂动物这一块儿,你有办法治耗子吗?”

肖宸一愣。何店长没把他的犹豫放在心上——宠物店不比畜牧站。别说是治老鼠了,就是想对付猪牛羊,也没多大办法。

之所以提起这个话题,他也不是真抱了希望。青年年纪小,又孤身一人,刚到镇上,就因莫须有的罪名被指指点点……何店长有些看不下去,这才和他聊起了其他话题。

他的好意,肖宸又哪里感受不到。青年一时陷入沉思。

要是问的普通宠物店,何店长肯定什么也问不出来;但肖宸不一样。

体质特殊,又会些术法;虽然没试过控制老鼠,但倘若他愿意,说不定也做得到……

肖宸眼睛一亮。待看清农贸市场人来人往的环境,又默默缩了回去。

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掐法诀把小老鼠叫出来,再蹲下身面对面交流……

众人诧异的目光似乎出现在了现实里。肖宸猛的摇摇头——不行,这方法不行。

“没事小肖,叔就是随口一问。”见他摇头,何店长挥挥手,示意他别放在心上。

多收了人家那么多种子,肖宸却过意不去。他仰起头,仔细看了看种子店。

编织袋散乱的摆在货架上,地上堆了几个大纸箱,里面摆了不少分好类的小袋。

两个被咬烂的袋子凌乱的摆在店门,看样子是老鼠的杰作。墙角有不少新鲜的水泥印——但阻止不了它们另打一个洞出来。

看得出,为了治好老鼠,何店长很是费了一番功夫……可惜没什么成效。

“叔,你养过猫吗?”肖宸不由问。

“借来过,没用。”店长说。店里的耗子十分机敏,无论是捕鼠笼、粘鼠板还是老鼠药,通通不上当。

捕鼠行动,总是以他的失败告终。十几年下来,店长都习惯了老鼠带来的损失,把它当做开店成本的一部分了。

暂时想不出办法,肖宸若有所思转过身:“叔,你等我几天。我先回去想想,说不定有办法。”

“行。”只当是客套话,中年人朝他道别,目送青年离开。

“嗨老何,你和人说什么呢?”肖宸刚走,旁边干货店却突然探出个头来:“治老鼠?有这种好事,你也告诉我呗。”

他家全是干货,货物重,很难搬到其他地方;老鼠又聪明,从不钻老鼠笼……

因为这个原因,干货店开店十几年,每年必损失一大笔钱。老板愁得不行,日渐消瘦,头发都要掉光了。

“行了,人小伙子哪里懂这些。”何店长摆摆手。

干货店老板嘿嘿笑了两声,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要说起鼠灾,整个农贸市场就没有防鼠成功的地方,几十年都没能根除。

接近一百号人都拿老鼠毫无办法,一个年轻人又哪里解决得了。不过是年少轻狂,不考虑自己的能力,随口应下罢了。

对满嘴跑火车的小年轻喜欢不起来,干货店老板缩回脑袋,很快把这事忘在了脑后。

.

肖宸回去的时候,恰巧看见陈雪娟等在店前。她的身影不断徘徊,见到肖宸赶紧迎上去,好像有很多话想问。

眼尖的发现女人脖子上的编织绳换成了缝针用的线,肖宸瞬间明白过来:“玉佛掉了?”

女人点点头。她手抚上脖子:“小肖,我……”

“没事没事,最近不会再发生交通意外了,安心坐车就行。”见女人脸上的黑气已然消失,肖宸松一口气。

陈雪娟恍然的目光中,他打开门锁,转头朝女人微笑。

“比起这个,您儿子最近成绩应该不错。好好夸夸他,过了这阵,孩子会更上一层楼。”

陈雪娟还没反应过来,门已经在面前合上。

不知店外女人已经在给孩子打电话,受了何店长的委托,肖宸此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手掐法诀虽然好用,却不能隐蔽着使用。若在大庭广众之下与老鼠聊天,势必会引起围观。

又或者……在夜半三更,悄悄溜进农贸市场试试?

青年一时越想越偏。趁他不注意,怪隼翅膀耸动,终于钻出裤兜。

久违的呼吸到新鲜空气,它在半空呼哧呼哧喘气,一边警惕地望着肖宸。

肖宸只是掀开眼皮,淡淡看了它一眼。确保小鸟还呆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青年便安心的移回目光,继续思考。

“嘎——不准再关着我了!”

小鸟喉咙摩擦间,竟吐露出人言。它的叫声十分奇特,透着股金属的味道。

像发现了新大陆,肖宸终于分出一丝注意力:“咦,你会说话?”

怪隼:“哼。”

怪隼没有答话。对山海异兽来说,兽语才是正统;用人类的语言说话,就像自我降格了一般。

要不是为了和肖宸交流,它才不会口出人言。

肖宸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心思全放在治鼠上。被忽视在一旁,怪隼扇扇翅膀。

刚才缩在青年裤兜里,二人的话题它也听到了。见肖宸已经开始翻找带来的道法教材,它不由冷哼一声:“几只老鼠而已。也就你们人类这么麻烦。”

身为成精上万年的异兽,与几只小动物交流,对它而言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不过向来都没有妖兽会做这种事——比起口吐人言,这可是更严重的自我降格,更是对尊严的挑衅。若是传出去,能笑死一片的那种……

听到这话,肖宸头也没抬:“哦,你有办法?”

怪隼说:“那当然。”

店主半天没治好鼠灾,已经足够让人笑掉大牙;肖宸这个玄学天才,竟然还在这里翻书……

被个半路出家的学渣压制到动弹不得,怪隼也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它站得直直的,脑袋一扬,觉得有必要树立自己伟大光正的特殊形象。

“听好了!像我们这种大妖,别说是几只老鼠;就是一窝蛇盘在那儿,也能轻轻松松……”

怪隼话刚说了一半,就见肖宸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它。

怪隼:“……?”

怪了,怎么有股不好的预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色星球之上灵戒的觉醒

    辰东和晴雪回到家里,辰东就关闭了房门,最近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要好好的整理一下!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切的变化都是来自戒指旁边的那一潭水!胳膊愈合,身体的硬度变强,浑身充满了力量,这都是那个潭水所赐!辰东躺在床上,进入了那个有戒指的梦境!这一次,梦境里面的空气更加的纯净了,戒指上的光芒也是更加

  • 幻世九尊第十章在线阅读

    孟湛波曾经待的俱乐部名为金翼电子竞技俱乐部,旗下拥有有好几个时兴游戏的分部,算是一个成熟的电竞俱乐部,在国内的电竞联盟也有一席之地,其中守望先锋分部的经理桑哥负责他们战队的日常管理,而教练老熊专管他们的游戏训练和比赛战术制定。原本老熊摸熟了队员的优缺点制定出了一套适合他们的战术,眼看着战绩屡胜,青云

  • 从网游开始全民修炼第四章

    但是坐下来之后还不忘偷偷整理自己的裙子和头发。苏莺时很想提醒她一句,刚刚她不小心踩到的是另一条腿。但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她不想被鹿君泽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于是扶着顾晓雪的手用力想要站起来。人群被挤开了一条路,鹿君泽额头还冒着汗,手里抱了个篮球走过来。女生们发出一小阵的惊呼。近距离感觉到184的身高和满

  • 九天星主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追债邺城,九州Z省的三线小城。这里生活着大约两百万人,虽然没有发达的工业,也没有丰富的矿产,但是它靠近沿海,有着一个不小的港口,颇多的名胜古迹,加上大力发展旅游业,使得小城还算繁华。“贺吏走了。”酒吧阴暗的房间里,卡座上靠着一个少年,杂乱的头发盖过眼睛,摄人的目光若隐若现,他的下巴有些尖,就是

  • 相守,上(吸血鬼日记+初代吸血鬼)获得能力

    而在余天昏迷的时候,外面也正如余天所预料的那般,原本还在开着派对的那些同学,听到刚刚余天开枪的声音,所以都相约着来看看是什么情况。结果他们刚来到这里,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已经成为血人的山德鲁、麦特、史蒂夫三人。顿时,一些女生就大声的尖叫了起来,看样子是被吓的不轻。而男生则是在周围寻找着杀害山德鲁他们

  • 灵凛录在线阅读第6节

    刚到病房朋友就将房门迅速关上,麻溜地将病房窗帘拉上,我甚至没清朋友究竟从哪里掏出的计算机,只见他在虚拟键盘上敲打。幽蓝色的光印照在整个病房内,朋友的表情此刻也显得阴森森。“就最近三个月,消失的尸体年龄都在23-25这个区间,男性。都是被医院确诊死亡,目前加上这一例一共23起,17具没有找到。”朋友神

  • 笔落黄泉第8章在线阅读

    在恶道人身死的那一刻,在距离蛇谷一千公里之外的一艘大船之上。一片漆黑之中,突然有一双眼睛突兀睁开,射出一道精光:“李元死了。”声音干涩,在一阵寂静中响起。阴影中有身影走出,垂首问道:“国师,不知道是什么人?”对面安静了一会儿,随后声音才缓缓响起来:“我派李元与其弟子去蛇谷探路,哪知这蠢货惹到了一只元

  • 灵臆事件录第十章在线阅读

    若是我也把基础武士技修炼到精通乃至更高的层级呢?那会不会把我的基础添加的更多?这个想法一出现如同火上浇油般,瞬间充斥了林曦的整个脑海。若是没有办法再提升基础也就罢了,可是他却有着学习机的存在,若是能成功,那么他的战斗力还能增加!怀着激动的心情再次点下可修炼,这一次林曦学着慢慢的去感悟,希望能够得到更

  • 寻尸笔录在线阅读第一节

    无尽的星空,漆黑的幕布下,两个浑身发着光的人在对持着。那光芒刺眼之极,驱散了星空的黑暗。“凌薇,你真的要对我出手吗?”一男子伤痛的声音传荡在这漆黑的星空里。“尤星,对不起!”凌薇流着泪,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能量的涟漪在动荡、聚集。“我不怪你,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出手吧!”尤星闭上眼,静静地等待着。心

  • 潜逃娇妻:厉少求放过我有个妹妹

    李逍遥有些歉意的看着侍女,说道:“实在不好意,今天没带那么多钱,这胭脂我不要了。”说完就准备将胭脂盒递还给神情沮丧的侍女。“公子且慢,你若真想要那胭脂,老夫倒是有些棺材本,可以先给公子用着。”只见白阳边说边从袖口取出一叠银票。眼尖的人看着银票高呼道:“一张就是十万两,这得多少钱啊?”“这公子哥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