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墨白未满池在线阅读第8节

2021/5/5 16:31:08 作者:乐己吖 来源:17K小说网
墨白未满池
墨白未满池
作者:乐己吖来源:17K小说网
不知末缘未了……不知何为断缘……在墨小白还没有这么多不知道的时候,她也不会去思考这么多,做一只蠢萌蠢萌的小灵狐,认为所有人和灵都是好友,认为世上有缘,有许多的东西,有哥哥的保护,有好吃的糖块……直到有一天,有人对她说,你不是你,你有着她的魂魄,你的朋友对你好,你喜欢的人也对你那么好,不过是因为,他们都把你当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是夏七第二次听到这段对话,也是他第二次推开门。

和之前那些经过数次回溯、甚至私下练习的事件相比,这也是他相对生疏的一次。

但是,他也不再是曾经那个紧张到人狗不分的夏七了!

【任务三:请宿主在发现真相后,在对话中合理插嚳入以下内容(0/2):

内容一:原来,我是个倒了八辈子霉的蠢货。

内容二:陆予,你知道你毁了我吗?你知道我有多想一刀捅死你再自杀吗?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

夏七的余光扫过任务栏上新生的字,然后不再关注。

这是除了主线之外,他的第三个任务。如果落花生的概率计算没有问题,应该也是最后一个。

然而,想要完成这个任务,首先得解决一个问题……

夏七的手还撑在门上,看向房间里一躺一站两个人。目光先在安诚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移至陆予那里——

男人的脸上几乎没有表情,无论在原主的记忆、或者夏七这几天的见闻中,都从未见过对方这个样子。

于是夏七冷笑了一声。

那几乎像是一声轻哼,在安静的房间里清楚地传入听者耳中。陆予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几乎是本能地盯住某人:

“你听我解释!”

夏七看着他:“好,你解释吧。”

陆予:“……”

等等,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陆予看着夏七堪称平静的表情,似乎是真的想要一个回答,或者只是想知道他还能怎么胡搅蛮缠。那目光让男人的心莫名悬了起来,有股说不出的凉意,从脚底逐渐漫上肢体。

但陆予很快冷静下来,同时在脑列出了数种可能与后续。然后他轻轻呼了口气,先承认了一件事:

“对,我和安诚,确实曾经有过一段关系。”

其实不需要更多补充,无论原主还是夏七,都不是反应迟钝的家伙。两人之前刚刚的那段对话,加上这个世界的背景设定,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陆予和安诚曾经的关系,与陆予和夏冉一样。或者再说明白一点,当年安诚突然提出和夏冉约会、最终导致前者车祸的起因,就是陆予和他分手了。

从情侣的角度来说叫分手,从金主和金丝雀的关系出发,或许应该称为被抛弃。

“怪不得说他是个渣男,”之前在第八次回溯时,终于确认了真相的夏七,曾对系统感慨,“话说回来,是不是所有人渣都是影帝?”

系统:“没有数据支持这一点,但显然,宿主并不是。”

也不知道是说他不是人渣,或者不是影帝。

应该是后者……吧?

总之,五年前的最初,安诚应该是陆予养的一只“鸟儿”。后来陆予看中了夏冉,但后者并不打算接受包养关系。

好巧不巧,不久陆予对安诚彻底失去兴趣,并提出分手;而失恋的安诚约夏冉出来玩,不幸在路上出了车祸。

明明陆予要背至少三分之一的锅,却仗着信息的不对等,把锅全部甩了出去。

看着夏冉被彻底压垮,再漫不经心地上前,不怀好意地施以援手。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陆予也彻底没了编造谎言、或者打马虎眼的意思。或许是因为他了解夏冉是怎样的人,或许是所谓的本能,在他耳边反复告知:

再不坦诚的话,或许,你会永远失去眼前的这个人。

但是,即使他选择了所谓的坦诚,夏冉就会继续和他在一起吗?

陆予没有过多的思考这些,也许他其实想过了,但理智无法给他一个能够接受的答案。就如几步外青年此刻的表情,那双眼睛看着他的时候,让他突然怀疑,自己从来没有被爱过。

但是不对,不该是这样。陆予想,他明明是爱我的……

至少,在他发现安诚的事情之前。

无论脑中转动着怎样的念头,陆予依然堪称冷静地讲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中间难免有主观的修饰和自我维护,但整个故事大体上,和夏七的猜测一致。

夏七听着对方讲完,整个房间再次陷入安静。两人对视片刻之后,他决定开口:

“所以,你想要怎么样?”

他问陆予,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像听了一个无关自己的故事。

陆予觉得心脏微微一紧,下一秒沉声道:“不谈分手,你可以提任何条件。”

夏七:“……”

这话其实称得上厚颜无耻,这种时候换个不那么理智的,第一反应八成是冲上来咣咣送他俩熊猫眼,附赠一记断子绝孙腿。

当然,能不能做到另说。

陆予当然明白这点,他甚至做好了应对夏冉失去理智的发泄,反正他也打不过自己。

但是,夏冉没有。

“好,不分手。”他听见青年的声音,“那么,等安诚的身体恢复了,你送他走吧。我记得他以前想去C城,总之看他的意愿。”

陆予:“……”

仿佛挥出的重拳都落到了空处,陆予突然感到一阵失措的茫然。

“坦诚点吧陆予,”夏冉看着他笑,却没有再叫他予哥,“你——真的会放我走吗?”

陆予:“……”

陆予发现,青年比自己一贯以为的,更加聪明。

又或者,他从来都没有、从来都懒得花费心思——去看清他。

他当然不会让夏冉离开,更不要说分手。无论是出于对所属物的本能的占有,或是真实存在的喜爱。

陆予分不清这所谓的感情,以他拥有的财势和能力,也不需要去分清。他只需要挑选、获取与享受,就像每一个饲养宠物的人,并不需要考虑宠物本身的意愿。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我会等你厌倦我的那一天,”夏冉说,甚至又笑了笑,“予哥。”

“……”

陆予的嘴唇动了动,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

从医院出来,夏七长长的呼了口气。

“靠,逃过一劫。”

系统没吭声。

夏七也没在意,毕竟不是他每次自言自语,对方都会搭话的。

事实上,“我会等你厌倦我的那一天”这么口兼体正的话,当然不是夏七的风格。

那源于上次回溯的经验教训,也就是他的第八次卡关。当时夏七同样站在病房门外,听到了陆予和安诚的对话。

于是,自从进入副本以来,他终于确认了这三人之间的狗血关系。

接下来,当时还很天真的夏七,当场踢开房门,对陆予提出了分手。

然后他就被囚禁Play了。

没错,就是传统狗血虐文里的那种剧情。陆予嘴上说着让他回去收拾行李,转头就把他关了起来。

关就算了,甚至在夏七没忍住和他吵起来后,一边嘶吼着“我就知道你从来没爱过我,好,既然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禁锢你的身体”一边试图强来。

夏某人被这神转折搞的一脸懵逼风中凌乱,又被对方的台词雷到失去行动力。眼看自己马上要被扒光,急中生智一声断喝:

“呔!妖精快从我爷爷身上下来!”

——成功崩了人设,开启第九次回溯。

……

……

回忆完自己前一次的黑历史,夏七晃晃脑袋甩掉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然后听到系统的声音。

落花生:“接下来,宿主打算怎么做?”

夏七眨眨眼,想都不想:“作(一声)啊。”

落花生:“?”

“我之前不是说了,要让他厌倦我。”夏七耸了耸肩,“要讨一个人的喜欢,除了演技特别出众、演啥像啥对症下药之外,八成还需要一点运气和时机;不过相对来说,要让一个人不喜欢你,使劲儿作就够了。”

落花生:“……”

回想着原主的记忆,夏七深深地出了口气:“毕竟,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单方面的非你不可无怨无悔啊,感情永远都是双向的回馈。每一段看起来不平衡的情感,未必是谁爱的更多,或许只是双方的需求不一样呢。”

落花生下意识追问:“比如?”

“比如几年前吧,我看中了一个翘臀嫩男。只要他足够挺翘,我就可以一直对他好,洗衣服做饭无所不包。”夏七仿佛陷入回忆,“直到有一天,他漏气了……”

“……”落花生听着听着感觉不对劲,到这里终于反应过来:“宿主,你!”

夏七:“哈哈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能抢,抢,抢!之章一

    豆蔻。及笈。娉婷而立。在树下成熟。掌灯,一夜间烛火飘摇。譬如情爱,一如秀发落地,越重跌得越快。譬如江湖,倾尽天下,愈上心愈执迷。一梦八年,怅然而已。----题记。初春。略带清寒的时节,转暖,长安城里些许桃花已略略地开了。任由些微化的雪水打湿了鬓发,抬手折一枝繁密的,却没有带回师门。记得上次折的,刚移

  • 我是女警夏小秋第八章在线阅读

    经过几轮的信息交换,ICPO也大致了解了案件目前的情况和进展,以及清水琉璃的详细信息。相同的,鹰的真实面貌也终于浮出了水面。“鹰”是一个武装军事组织,但是和普通的恐怖组织有很大的不同,像是当年的911事件就中东某恐怖组织策划发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对美国实行报复行动但是鹰不同于他们,他们不会去搞什么恐怖

  • 他唱的都是假的在线阅读第7节

    离开后台,萧月阳随着女人的脚步来到出场区,立马就有工作人员着急的上来检查他的耳返和妆容如何等。替萧月阳检查的戴眼镜男人疑惑的看了看他,然后眯眼问:“你没化妆?”萧月阳摇头,有点小得意的笑道:“没,我天生丽质不用化妆。”的确,萧月阳皮肤极好长相也非一般的出众,根本不用化妆也能迷倒人。戴眼镜的男人听完,

  • 都市:开局继承五万亿在线阅读第10章

    千夜慕雪看着离开的丫鬟,不禁叹了口气。唉!每次自家老弟一遇到弟妹的事情智商就瞬间下线,有些事情还得自己来操心。千夜慕雪走到了为自家侄女儿准备的房间,对着怀中的婴儿小声地念了一句清洁咒,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婴儿放在床上,轻轻地给她盖上小被子。突然,她从婴儿的身上摸到一块东西,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她下意识地手一

  • 荒古术士在线阅读第9章

    “谁啊?”边聊边欣赏眼前美景的凌文言被敲门声打断了,自是有些不悦的。但为了在美人面前的形象,只眉毛微微上挑,不做其他表情。凌文远不客气的顺势推门而入,脸上带着几分客套的假笑,“三皇兄,是我和六哥,从对面酒楼看到你,过来打声招呼,喝茶怎么不叫上我和六哥?介意我们一起吗?”人都进来了,凌文言再不情愿也不

  • 都市:文气助我成圣人之第九章(9)

    乡间的小路非常的颠簸,他们一行人坐了四十分钟的车才到。现在还好,到了冬天,出去的时候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小镇上人也不是很多,流动量不大,店铺也不是很多。他们的定价不能太高了。傻大个方志君:“可是要怎么来镇上?导演组肯定不会次次让咱们用车的。”跟拍的PD点了点摄像机,经过和导演组的讨价还价,最后挣的钱四

  • 风云海贼之第二章(2)

    帝后大婚的当晚,玄凌看着娇羞无限的朱宜修,心里满意极了。“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宜修的名字可是出自此处?”此时的朱宜修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哪里有书中记载的善妒和毒辣呢,红着一张脸,喃喃道,“回皇上的话,正是。”玄凌轻笑,“宜修不必紧张,我是你的夫君,你我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宜修

  • 全世界人民皆可攻略第五章在线阅读

    再说这沐月漓,和紫玉在街上溜达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招惹上了这个天下第一美男,如果知道,她绝对不会选择出府的。谁知道这南黎辰到底长啥样,要是哪称号是个假的,长得奇丑无比呢。但是缘分往往就是这样,姻缘上天安排的最大嘛!“紫玉,你知道这街上哪家药铺最大吗?”“少爷,你找药铺干什么啊?”珠儿不明白的问道。

  • [女尊]情有独钟之老公这个词,太陌生

    老公……许念听罢,心跳像是漏掉了好几个节拍,呼吸有瞬间的凝滞……这个词,还真是陌生!毕竟结婚到现在三个月时间,她这个所谓的“老公”,可从未在她的生活中露过面。当然,她也一样,从未参与过这个所谓“老公”的生活。简单的说,两个人除了一纸结婚证,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许念说,“很抱歉,我没有那么自来熟,而且

  • 都市之次元交易之收礼 邀约

    “女儿见过爹爹。”叶宛卿向叶天成行礼,现在还不能同叶家撕破脸,她装的越是柔弱可怜,就越是能让他们放松戒备。“嗯,幽王殿下,这就是小女叶宛卿,卿儿,还不见过幽王殿下和欧阳家少主还有夏家少主。”叶天成将三个人的介绍给叶宛卿。“见过幽王殿下,欧阳少主,夏少主。”叶宛卿向三个人行礼,东方熠听出叶宛卿的咬牙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