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缉妖局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5/5 17:27:50 作者:夏目繁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缉妖局
缉妖局
作者:夏目繁生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7岁那年,父母被火灾烧死,而我从火灾中活了下来。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告诉我,父母的死,和火灾并没有关系。父母的死,和妖怪有关。而火灾发生的那一天,被称为“百妖献首夜”。从此,我的生活,开始发生超乎我想象的事情。而我也离父母的死亡真相,越来越近……

又往前走了大约二十余丈,山洞到了尽头,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一间偌大的冰宫,足有一亩地见方,五六丈高,四周也盖着厚厚的冰层,头顶是一根根粗壮的冰凌,寒光闪烁,如宫灯一般。

冰宫中央乃是一个祭坛,也为冰雪所盖,不能看透其表,但从八角形的轮廓来看,应当是个八卦图形,其上有一兽形冰雕,形状栩栩如生,独角碧眼,五抓似钩,身如矫狮,通体覆着冰鳞,长度不下五丈。

岳无恨打量了片刻,心里暗暗叹服,想自己闭关之所,也算得上气势不凡,但和这山中冰宫相比,终究是差上很多,也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留下了此等神迹,特别是那中央的雪兽冰雕,手工奇巧,活灵活现,当真是巧夺天工的手艺。

正在思索间,却见冰兽口中隐隐透出光亮,岳无恨见状精神一振,这光亮透着极寒之气,想必就是自己千寻百觅多年的奇宝——雪灵珠。

此地寒气更盛,既然觅得奇宝踪迹,不宜久留,当下一个纵身,青色的身影飘至冰兽身前。

岳无恨虽然是艺高人胆大,却也不敢大意,这一路顺利,没遇上多大的阻隔,反让他心中隐隐担忧,当下运足烈阳决十二层真元,凝气于掌心,一手护于胸前,另一手轻轻探入冰兽口中。

忽然间,岳无恨心头一跳,警兆陡升,但觉一股慑人的寒气自冰兽口中迎面扑来,饶是有烈阳真元护体,岳无恨也不敢正面硬抗,当下只得放弃将要到手的宝物,身形一闪,如离弦之箭,急急向后退去。

冰宫中,一阵白雾迅速腾起,两丈之内,难见人影,其间气温又骤然降了几度,纵然有神功护体,岳无恨也不禁打了个冷战,长袖之上凝了一层薄霜,好在他也是一代宗师,什么样的凶险没有见过,区区寒气还伤不得他。

只见岳无恨全身上下,紫气暴涨,双掌挥舞之间,只片刻工夫,所过之处,雾气消散无踪。

待到雾气散尽,冰宫全景又然尽收眼底,岳无恨却是吃了一惊,眼前祭坛上的冰兽连同雪灵珠全都不见踪影。

岳无恨暗道,莫不是烈阳决纯阳之气把冰雕和雪灵珠一同化去了,到转念一想,又暗自好笑,若雪灵珠真能被自己轻易化解,那怎能称得上上古奇宝,保持数千年而不朽败。

正思量间,忽然一阵山摇地动,冰宫顶上冰凌纷纷落下,砸在地上,嘭嘭作响,而四周千年不化的寒冰冻壁竟也龟裂了数道缝隙,俨然有坍塌之危。

罢了罢了,岳无恨暗叹一声,眼看就要到手的雪灵珠是拿不得了,纵然他武功盖世,天下无敌,但在这山洞冰宫之中,若真是塌了下来,就算十个岳无恨怕也只有被活埋的下场,念及于此,长叹一声,收起不甘之心,身形闪电般向洞口飘去。

正要靠近来时洞口,一阵怒吼,夹杂着冰雪石块扑面袭来,硬生生把他逼了回去,岳无恨暗自心惊,却见适才那消失了的冰兽竟然活过来,硕大的身子牢牢堵住了洞口,一对铜铃般的巨眼正死死锁住自己。

这独角冰兽,通体晶莹,成半透明状,一对碧眼寒光四射,浑身透着逼人的寒气。

冰宫崩塌在即,岳无恨无暇多想,右手捏了个破字诀,全力推出,一道火光刹那间划破冰面,直取冰兽脑门。

这天绝门的破字诀,讲究的是狠和快,一击之威能将千斤巨石化作粉末,所过之处,冰壁直接化作了水气,生生冒着白气。

那冰兽也不知躲闪,竟然直直迎了上来,待到被火光击中,只听彭地一声巨响,偌大的兽身硬是被打成了冰末,一颗闪着蓝光的珠子隐隐出现在半空中。

只是不等岳无恨靠近,那满天冰末子重又聚集在珠子周围,瞬间又化作了冰兽的身体。

岳无恨见状神情戒备,刚才一击已然用了九成功力,却未能伤得冰兽分毫,莫非它是个不死之身。

神念所及,身为一代宗师的岳无恨立刻就明白了,刚才一击之下,冰兽消散片刻,却露出了体内的雪灵珠,原来这冰兽不是他物,正是雪灵珠所幻化而成的雪妖分身,只是这分身比起洪荒之时的雪妖何泽本体来讲,弱了何止百倍。

岳无恨不愧是一代武痴,吃惊之余,完全忘了身处陷镜,反而愈加兴奋,暗道:若能制服这雪妖,夺得雪灵珠,大功之成指日可待。

当下,也不做多想,全力施为,右手破字决,左手迅字决,人影忽闪,一时间冰宫内火光四射,紫气蒸腾,本已摇摇欲坠的冰宫更是岌岌可危。

这雪妖分身异常顽强,任由他击成粉末,瞬息之间总能完好如初,不过岳无痕并未放弃,经过十多次之后,雪妖的复原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不过这雪妖虽然对自己不会造成威胁,但其身体坚硬异常,堪比岩石,耗去了岳无痕大量的真气。

终于,经过一炷香的功夫,岳无痕抓住一个机会,趁着雪妖形体尚未凝拢,飞身而上,硬是把那雪灵珠牢牢捏在手中。

宝贝一入手,一缕奇寒如脱缰野马,立时通过掌心,渗入七经八脉,岳无痕大惊,忙催动烈阳决,与那寒气相抗,却不料刚才真气损耗过多,不到片刻,内力已然告罄,而雪灵珠却牢牢付在手心,寒流源源不断侵入体内。

岳无痕只觉得浑身经脉僵硬,竟然动不得分毫,不过一盏茶功夫,全身血液也开始凝固。

又觉得阵阵倦意袭来,缓缓地意识模糊起来,最后关头他倒不觉得悲哀,只是遗憾,终究未能练成十三层烈阳决。

不多时,冰宫剧烈震动,自四周塌陷下来,偌大的冰洞,转眼消失无踪。

是夜,大明国西陲边境,山摇地动,飞雪狂霜,波及方圆百里,时人皆惊,以为天怒。

后人记载:千山裂,百川隔;飞鸟绝,走兽遁,白虎冲紫薇,乱兆之始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高手bg花色衣在线阅读第6章

    “好资质,没有想到短短一天的时间,你竟然修炼有成,不亏是百脉具通的天资!”一天?听到阳顶天的话,云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相信,但是他们原本是在早上八点时间,此时已经黑夜。他明明修炼了一会而已,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天的时间。“呵呵呵,修炼无岁月,你一天练成第一层,比我这个五年才成第一层的蠢材相比,不知道要幸

  • 我被供奉了百万年在线阅读线索

    兰的脖子上被架着一把刀,但仅仅是被架着而已,她躯体的其他部位都是自由的。这样不靠谱的绑架手法,她挣脱起来毫不费力,更不用说觉醒力量后的人只要心脏没被破坏,身体的其他部位都可以复原,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头颅。“这两个是刚刚从梦境里苏醒的人。”兰很肯定他们的身份,因为只有刚刚从梦境里苏醒的人,才会将刀架在别

  • 冷恋三公主之面具(序章)(附大天狗人设图)(6)

    晴明盘腿坐在庭院中的樱花树下,闭息凝神,三根羽毛横放在他面前,散发出淡淡的幽光。灯笼鬼在他脚边转来转去,摇曳的火光照亮了庭院中的这个角落。“很努力啊!看来你距恢复中阶阴阳术已经不远了。”大天狗从天而降,轻巧的落在地上说道。“为了提升你的灵力我特地把他们找来了…”“谁?”晴明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大

  • 巨星如是说在线阅读第8节

    看到林苒失落的神情,李伯谦心中愈发不忍:“哑奴,你过来。”“啊、啊。”脚步声、应答声同时传入林苒的耳中,这声音,难道?“难道你就是抱着我的那个人?”林苒心下突然涌出一股愧疚之意,“抱歉啊,我不知道你是叶大哥派来的。”“啊、啊”这声音似乎是在安慰林苒。“有没有打伤你啊?”林苒记起当发现被陌生人搂在怀里

  • 反派他劝我弃恶从善[穿书]之河马口来犯(5)

    “报告王将军,今早元族的部队驻扎在了河马口附近,大约三千人,前哨侦查兵已经很清楚地看到了。”城池城主府,坐在正中央的王源夫王将军听着士兵的汇报,然后站起来看着地图,在地图上找到了河马口这个地方,距离边境三十里不到了,心想这一些元族的士兵想要干什么,北大城的是极都的最北方的城池,几乎没有寻常百姓,不过

  • 废婿是锅王第七章在线阅读

    “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游荡,可不是一个好孩子应该做的。”带着半月形眼镜的年轻的邓布利多教授温和的说道,不过他的蓝眼睛里露出的锋芒却并不温和。“教授,我是因为……”汤姆眼珠一转便编好了理由,可是邓布利多深知他的性格,并没有让他说完,“不论什么理由,夜游都是违反校规的,汤姆。为此,我不得不为斯莱特林扣去二

  • 穿越之星月佳人第三章

    锦州警署。“戎队,机械部那边检查结果出来了。确实是Z型仿生人。”戎有云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又问道:“这个型号是用来干什么的?”当下市场上流行的仿生人型号众多,根据需求还有不同的分支。像酒店迎宾侧重仿生人的外貌精细度,而前台服务更重视语言捕捉与AI智能。其种类之复杂,足以让任何一个外行人头晕眼花。对方

  • 很咸鱼的见习上帝之咕咕咕ᝰ(4)

    致敬九叔!!!本书从九叔的僵尸系列开始写起,带领大家领略各大经典鬼片世界场景!如果各位读者有想看的鬼片,亦或者僵尸世界可以在书评区留言,作者君会去研究,共同探讨!!因为鬼片题材可能是小众一些,成绩会差,所以作者君也提前有准备,写了后面三十万字的大纲!也就是说,只要本书成绩不是特别特别差,绝对不可能太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我暴富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两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广场上的观众们早已看呆了。擂台上的两人此前已经大战了快半个小时,他们那华丽的法术较量几乎颠覆了镇民们的世界观。越来越多的镇民闻风而来,不知觉间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喂,人好像越来越多了啊!”艾沙克看了看四周。“管它呢,难得能痛快打一场,今天一定要分出胜负来!”仍在蓄

  • 同世两生在线阅读第4节

    “夏菱儿,好名字,对了,你只是个孩子,怎么会被追杀呢?”刘成道。夏菱儿闻言,眼目闪过怒火,但随即很快恢复平静,道:“他们迟早要死!”不过她倒是觉得刘成很奇怪,此时是夏天,但是刘成已然穿着很多衣服。她的平静和冰冷的语气让刘成心中暗惊,这个小女孩不简单。夏菱儿瞪大眼睛看着刘成,说道:“你叫刘成,这城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