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超神:反派酒剑仙在线阅读第8章

2021/5/5 17:03:39 作者:酒壶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神:反派酒剑仙
超神:反派酒剑仙
作者:酒壶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为反派中酒剑仙。一壶阴阳酒。一口百年修为,一壶千年修为。他和莫甘娜降临巨峡市的第一天,正好是饕餮来袭的时候,顺手一剑帮饕餮号毁了方圆十里,花*枯萎,高楼倒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日子不慌不忙地往前走了两年,一晃就到了2008年。许浮屾、林虎兰两口子在华城的生活也由兴奋激动慢慢转为平淡无奇了!

三伏天一过,闷热的天气终于逐渐从华城的上空消失!尽管白天还是比较炎热,但已经不是那种闷热得透不过气的感觉了!而在早晚,华城明显凉快多了!

华城虽然也像这个纬度的许多城市一样四季分明,春夏秋冬一个不落,但每年的春天和秋天都是来得缓慢去得飞快!

这不,刚立秋不久,几场秋风翩翩而来,深绿色的树叶便开始转黄!

几阵秋雨再接踵而至,黄叶、红叶便开始稀稀拉拉散落在公园、广场或街道上,树枝树干犹如中年人的头发一样,开始变得稀疏起来!

所以,趁着这热气没有散尽,树上的知了正在抓住生命的最后时光在顽强地歌唱!

而龙山广场的舞友们也是倍加珍惜这段短暂的凉爽时光,随着音乐的节拍或强劲地扭着腰肢,或缓缓的挪着脚步!

龙山是这附近唯一的山,长得像个超级大馒头,圆圆的身子,尖尖的脑袋,约有六七层楼那么高吧。

为了满足附近的人们爬山的愿望,园丁们在龙山上弯弯曲曲地修出了若干条小道出来。

如果您从山脚下慢悠悠地散步到山顶,再在某个小石桌前思考下人生为何如此烦恼或最近投资什么股票比较好,那怎么也得半小时才能到达山顶。

但是,如果您心情郁闷,就想直直地爬上去,如果您不介意横生的荆棘和可能沾的一身的灰土,那您只需要抓住伸出来的树枝或凸出地面的老树根,不到五分钟就能到达龙山顶部。

这会儿,许浮屾的心情就非常不好,两年过去了他还在富捷工程公司的仓库待着,除了年底开会,他几乎就没见过“大堂哥”许良忠!

不过庆幸地是,他的工资倒是涨到了伍仟多元了,当然,华城的物价也是涨了不少的。

这许浮屾昨天晚上在仓库值班,听小李子一撺掇,忍不住手痒打了一整夜的扑克牌,回到家就被老婆林虎兰指着鼻子一顿痛骂:“你整夜在外面挺尸也就罢了!一大早回家还掉脸子耍脾气!说!是不是又打牌了?是不是还输钱了?逢赌必输你还死性不改啊?啊?啊?!”。

林虎兰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她一嚷嚷开,很快就能听见各家开窗户的声音!

很明显,6号楼3单元热闹了起来!

大家不约而同地假装到各自的窗户边找东西、看风景,然则耳朵却恨不得竖起来,才能听个真切!

“不就输了八千块钱吗?你个臭婆娘除了卖鱼虾还懂什么?头发长,见识短!”这许浮屾也很快感觉到大家在听墙根,觉得特别没面子,只好针尖对麦芒!

“嘿!你倒数落起我来啦?我卖鱼虾又怎么啦?挣得也不比你少!你闲着没事就打牌,一年到头,你拿回家几分钱?!”一听许浮屾竟然拿着工作优越感来说话,林虎兰就气不打一处来。

“拿回来几个钱?这家里的什么东西不是我花钱买的!吃的!穿的!用的!”,许浮屾觉得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打击,立即不甘示弱地回了过去!

“哟!又吵架了呀!”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幸灾乐祸地从门外传了过来。不用出门,光听这声音,林虎兰就知道是隔壁邻居文香。她从门缝瞅出去,这文香果然抱着手臂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正斜睨着她。

“我两口子吵架关你什么事儿啊?真是吃饱没事干!”这吵架已经够丢人了,还有第三方火上浇油,林虎兰打开门,对着文香,没好气地回了过去。

“哟!这话说的!什么吃饱没事干!谁吃没吃饱心里没数吗?!恐怕是饿得慌,火气才这么大吧?呵呵呵呵呵。。。”文香别有用意地瞟了林虎兰、许浮屾两口子一眼。

“你说你这大姑娘的!说这话也不害臊?!”林虎兰见许浮屾一脸尴尬,冲着文香就嚷了过去。

“有啥害臊的?饭吃饱了还害臊啊?试问问,谁不吃饭啊?怕你是想多了吧?呵呵呵!”文香再次捂嘴而笑。

“我怎么想多了?你!你!你不就那意思吗?”林虎兰急得脸都红了!

“我什么意思啊?不就是个吃饭嘛!话说回来,你两口子吵架就吵架,就算一个跳楼一个喝药也不关我啥事!关键是!你俩声音不能小点儿吗?你们这是噪音污染!还有你看看,你们把垃圾袋随便扔在楼道间多臭!”文香伶牙俐齿,连珠带炮!

“这垃圾袋不封得严严实实吗?何况也没有扔你家门口啊,那是公共地方!”林虎兰辩解道。

“是没扔我家门口,可你不也说了吗?那是公共地方!那就影响着这里的所有人!何况这天气白天依旧还很热,你这垃圾袋在楼梯间放一整晚,到了早上也不提走,整个单元上上下下都是鱼腥味儿!”文香夸张地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做扇子状扇着面前的空气。

“谁家垃圾没臭味啊?!你家垃圾香得很吗?”林虎兰很是不满。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我说的是垃圾的香臭问题吗?!强词夺理!”文香气得差点儿跺脚。

“美女说得太对了!我一会就给提溜到小区门口的垃圾桶里去!”许浮屾自知理亏,赶紧出来救火。何况,这文香刚才也算是无意间救了他的火。

“嗯!还是屾哥讲理啊!对了,以前一楼那开超市的夫妇还记得吧?”文香平息了一下心里的怒气,转头对着许浮屾。

“记得!那女的还挺漂亮的!但那超市关闭了快两年了吧?”许浮屾马上笑嘻嘻的。

“嘿!你就记得人家长得漂亮!”林虎兰恨不得在许浮屾的耳朵上狠狠地扭上一圈。

“你这么彪悍!屾哥要记得人家也很正常呀!对吧屾哥?”文香对着许浮屾挤眉弄眼道。

“哪有啊!我们刚搬过来不久,还没来得及去她家超市买东西,她就搬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许浮屾赶紧给老婆林虎兰解释道,并顺势把林虎兰推进屋里。然后他又转过脸来,对文香笑道:“只见过一两面,面目也就依稀记得!”

“是有两年了!那会儿有好几次,我亲眼看见那姐们儿用黑色塑料袋把鱼内脏啊残渣啊之类扔到对面群租房那儿去呢!你看看人家素质多高啊!”文香对着许浮屾扬了一下眉毛,言外之意,你们也该扔那么远!

“那也太远了吧?何况群租房那儿的人就不怕臭啊?”许浮屾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儿本来就臭呗!靠着厕所不就一个垃圾山嘛!”文香撇撇嘴。

“你这话说的!”许浮屾更不以为然。

“我不想跟你们扯别的啦,反正,你们两口子尽快把楼道的垃圾袋扔咯!不管是小区门口的垃圾桶,还是群租房厕所附近的垃圾山!我要换衣服去上班了!”文香返回自己屋里,并“嘭”地一声关上了她家的门。她在化妆品专柜做推销,周末确实得上班的。

“也不怕把门摔坏了赔不起!”林虎兰伸出头来说道,然后两眼对着许浮屾一瞪:“许浮屾你给我老实交待,怎么就输掉八千块钱的?!”

“哎哟!我要先去扔垃圾去了!”许浮屾三步并做两步提起垃圾袋就跑。

“跑了有本事就别回来!”林虎兰在后面吼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未来终章技术的一枪。

    伊莉斯一面小心翼翼的巡视着四周高大的机器人们,一面狠狠瞪着将这群大个子们带过来的山姆。——要是她能活着逃出去,她铁定要宰了山姆!!伊莉斯菲尔漆黑的眸子凉飕飕的扫过一旁的少年,仿佛已经把他拍上了一个已死的标签。“咦,就是这个小不点一拳打凹了大黄蜂的车门?”爵士蹲了下来,闪着亮蓝色光辉的眼睛好奇的动了动

  • [BTS]呼吸在线阅读第五章

    王达一挥手,府内的小厮便过来,将李清言的行李接了过去。唯独背上的琴不给:“此物还是在下拿着吧。”这是他母亲的东西,定然不能交于他人。腿脚不便,走路一瘸一拐,一丝凉风溜入了他袖口内,不停的搓手。唐小六将手中的手炉递过去给他,“公子,暖暖手吧。”李清言将手炉接了过来,入了将军府,一阵梨花香飘来。将军府庭

  • 看相念经,不是骗子第二章在线阅读

    “哗”的一声响起,一桶带着冰块的冷水直接泼在了张郃的脸上。原本有些精致的五官因为冰冷的刺激而略微有些扭曲,脖子上的颈动脉伴随着肌肉猛烈的收缩了下,感受着脸颊上正在滑落着冷意十足的薄冰,张郃使劲的甩了下脸上的水渍,略微的凝目观望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关在了一个昏暗阴冷的地窖中。活动了下手脚,张郃发现自

  • 副本星球[无限]之初始

    每年四月初的开学日,最占便宜的总是关东。相比在绿芽或是光秃秃的树枝下迎接新学期的到来,漫天樱花雨下的入学式总是让人觉得更加浪漫的。2006年4月1日,日本东京,青春学园中等部。“太好了,手冢君,这次和你同班呢。”被老师叫进班级的队伍的时候,带着几分兴奋的笑容的城田爱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茶发少年说。被叫

  • 扶弟魔给老子为奴!平淡的幸福

    无从得知幸村是怎么想的,这边的有希子被吓得不轻,也不敢随便张望了,她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开始温习十年前的功课。十年前的我是怎么把这些难懂的公式记住的啊……十分钟之后,她蝌蚪眼倒下。对了,十年前的自己基本上就是想着幸村学习的,想考到他的身边,想有和他一起的机会,学习好的话就可以一起参加竞赛了吧?变得优秀

  • 暮光之勿忘我在线阅读第五节

    那姓裴的她又不是没见过。别说是追随她了,就说是她仇家,她都更能信上三分。不然她假装是陆可可去面试的时候,这人怎么反向操作,还给她推荐远航这种歧路的死对头呢?难不成是深思熟虑真为她好?林蔻蔻可不觉得自己一个异性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对方一见钟情,还改了性向。说他乐观开朗?把一群小混混揍进120救护车的那

  • 装乖在线阅读第2章

    手机显示屏渐渐暗了下去,易然坐在沙发上,手指微蜷茫然地盯着脚尖前面。过了许久,他才用手揉了一下脸,站起身来,准备回去。顺着旋转门进去,正巧酒吧这时放的是一首慢歌,灯光愈加暗淡,易然有些心不在焉,迎面撞上一个结实宽阔的胸膛。“唔。”一种浅淡独特的香气瞬间冲向易然的口鼻,凉凉的,有点像初冬落在松树梢的第

  • 不留殇在线阅读第10章

    在六年前,生活在山谷内的银月狼群非常和谐,但是因为老狼王去世,理所应当的要诞生新的狼王。狼王的竞选在两只体型最大的银月飞狼之间展开。经过殊死搏斗,最终颜色更白的银月飞狼获得胜,而失败的银月飞狼付出了一只眼睛的惨痛代价逃离了狼群,成为一只孤狼,独自在外生活。*****随着圆月的升至中央,洁白的月光撒向

  • 异界之剑仙传奇第三章

    第二天,孔卫国出门,临走前跟颜思忘进行了一场他自以为的谈心。“思忘,我在桌子上放了一些钱,你饿了的话买点东西。”说到这里,老警察又摆出一副慈父的样子,“孩子,父母都是爱你的,有矛盾一定要及时解决,上午你再好好想想,中午回来孔叔叔就带你去找你爸妈。”颜思忘:“……”要是您老能找到,我肯定会很感谢的。孔

  • 一觉醒来我成了史前人类在线阅读第1章

    楔子·天降之物郑浩然今年27岁,高中毕业报考军校,差了百多分,进了体校,体校隔壁就是警察学院,每天早上自己跟着大部队跑圈时,就能听见隔壁嘿嘿哈哈的操练声,一腔报国热情在强烈的落差下那煎熬不已。四年大学毕业,郑浩然已经调整好心态,要做世界冠军,为国争光,却因为赛前紧张,突发肠胃炎,折戟全运会,很是颓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