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哥谭第一公主殿下[综英美]才高八斗

2021/5/5 15:08:26 作者:神玖 来源:晋江文学城
哥谭第一公主殿下[综英美]
哥谭第一公主殿下[综英美]
作者:神玖来源:晋江文学城
算是虐文,虐男主的,做好心理准备再看。(虽然作者本人觉得还行,但建议还是避一下雷。)[注]沙雕文预警!!!高度概括文案:朋友,你知道梦魇骑士团吗?你知道五十二个地球吗?甭管究竟有多少各种各样不同的蝙蝠,那都是我老婆(笑)(误,1v1)正经文案:好不容易在沃弥尔星杀死老蝙蝠,换了个橙色小宝石后。达维徳·杜马赫脑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成了,憨批,你把你老婆弄死了。活该单身一辈子!]达哥:???说些什么鬼东西?他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然后那个听起来像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男孩子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只有两个

谭振兴太阳穴突突直跳,想到什么,惊慌失措地走向堂屋。

堂屋的门敞着,木棍好好地挂在那,他长长地吐了口浊气,谭辰清虽未明说,但他知道这木棍是为他备的,万幸,谭辰清不是来拿木棍了。

就在他琢磨要不要去祠堂找人时,院门开了,谭辰清迎着晨雾归来,他顿了顿,瞄了眼墙上那根粗壮刚直的木棍,蹭蹭跑到谭辰清跟前,点头哈腰地喊,“父亲。”

谭盛礼面色平静,淡淡地点头,“起这么早作甚?”

“......”谭振兴抖了个激灵,快被问怕了,连续几日,但凡谭辰清问问题,必然有深意,可怜他脑子愚钝,绞尽脑汁也猜不到自己父亲的心思。

眨眼功夫,额头直冒冷汗。

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的缘故,耳旁竟听得有读书声,他顺势嘟哝,“祖宗遗训不敢忘,从今个起准备继续读书考科举。”

说完,手不安地捏着衣袖,像等待衙门老爷审判的犯人,害怕得屏住了呼吸。

“嗯。”

半晌,听得谭辰清不咸不淡地回答,谭振兴微微抬眸,谭辰清眉眼冷峻,但看着不像发火的征兆,悬着的心这才落到实处,可不消片刻,他又懵了,他刚刚说什么了,说什么了?

读书考科举?他都成亲了,自有儿子继承他至宏伟远大的志向,哪儿用得着自己起早贪黑呕心沥血的读书...

等等,父亲莫不是看汪氏生了两个闺女,认为他命里无子又荒废学业不配做谭家子孙?

“......”

谭辰清的话是圣旨,他不敢不从,苦大仇深地踏进书房,谭振学已经在读书了,油灯映得他面庞唇红齿白,煞是好看,想到自己鼻青脸肿的丑样,自惭形秽地低下了头,见到桌上的书籍,心更是跌至谷底,“二弟,你不想睡懒觉吗?”

明明昨晚也听到谭振学的哭声来着,以为他会酸疼得起不来呢。

“不想。”谭振学眼睛落在书上舍不得挪开,头也不抬地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谭振兴神情沮丧,“我来读书...考科举。”

“考科举?”谭振学错愕地抬眸,“父亲的意思?”

谭振兴楚楚可怜地点头,话是他说的,但观察父亲的态度,想来是赞成的,要不劈头盖脸地就训斥自己了,岂是淡淡的嗯一声完事。

谭振学满脸不解,想说父亲怎么又转性了,记得小时候,他们兄弟跟着父亲读书,在他们眼里,父亲学识渊博,考科举轻而易举,怎么就不去考呢,问谭辰清,谭辰清说男儿成亲后要集中精力传宗接代,待后继有人后,得耐心教诲他们不忘祖宗遗志,潜心读书考科举。

直白的说,就是谭家男子成亲后就不用读书,因为会有儿子替你读。

为此,谭振兴成亲那会很是欢喜了段时日,说总算脱离苦海不用起早不用熬夜了,这几年也确实如此,谭振兴很是沾沾自喜来着。

甚至还劝他早点成亲算了,结果,谭振兴好日子到头了?

那岂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毕竟谭振兴当时和汪氏成亲,图的就是不用读书考科举。

念及此,他略有同情地看着谭振兴,不知怎么安慰他得好,半晌,把手边的书递过去,“大哥,我的书给你。”

谭振兴快哭了,他命苦啊,儿子没有,读个书还得借兄弟的......正想哭诉两句,眼角余光瞥到窗外有双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他们,他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感激涕零道,“谢谢二弟了。”

转身时,佯装无意发现谭辰清,无比恭敬的颔首,“父亲。”

谭盛礼做了几十年考官,谭振兴是何水准一看便知,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谭振兴想考科举,还有得读。

他说,“八月县试下场试试。”

谭振学读的是《孟子》,成亲前就会背了,但时隔几年,内容忘得差不多了,读起来甚是费劲,何况窗外还杵着尊大佛,紧张又害怕,只感觉嘴皮子在动,念的啥根本就没记住。

八月离现在也就剩下三个多月的时间了,谭振兴有几斤几两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论作诗他有几分心得,要他去考试绝对过不了,谭振学这般厉害的人物县试成绩都是卡在最后几名过的,何况是他,父亲是不是被刘明章刺激狠了,望子成龙的心情他能理解,但过犹不及啊。

谭盛礼丢下这话就走了,他收拾了几件衣服,都是上等绸缎缝制的,把衣服交给谭佩玉,让谭佩玉去镇上当铺当了。

手头拮据还不知节俭,认不清局势,一味的贪图享乐,必然会没落灭亡。

整顿家风,最先要整顿的就是好逸恶劳,追求享受的作风,衣衫再华丽有何用,自身修养不够,走到哪儿都不会让人高看一眼。

谭佩玉看谭辰清穿过这几件衣服,今年开春后置办的,谭辰清极为讲究,嫌汪氏女工不好,买好布,专程请镇上的绣娘缝制的,单说每件衣服工钱就不少,如今要她拿去当掉,谭佩玉哪儿敢,“父亲...”

她自幼心思敏感,不禁猜想是不是自己回家给家里增添困扰了,否则好端端的怎么会想着把衣服当掉,家里何曾如此缺钱过?

看她脸色惨白,谭盛礼直言,“与你无关,是我想明白了,咱家不过普通人家,衣食住行过得去就行了,过分的追求体面倒显得不伦不类。”这两晚,他想了很多,科举之路艰难,银钱要用在刀刃上,否则由着铺张浪费的作风延续,等不及谭振学他们赴京赶考,最后那点田地恐怕都败光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精打细算总没错。

“佩玉,你聪慧过人,你说,就谭家目前的情况,那两百多亩地能撑几年?”

谭佩玉不说话了,再看椅子上叠的衣服,心情复杂。

父亲,真的和以前不同了,懂得居安思危了。

谭盛礼没有再做解释,待谭佩珠端着饭菜进屋,谭盛礼与她说,“待会赶集,你与你长姐同去,买件好点的衣服,小姑娘就该穿得花枝招展的。”

谭佩珠眨了眨眼,想说借隔壁婶子的钱还没还,家里哪儿有银钱买衣服,看她疑惑,谭盛礼心情好了点,“你长姐会和你说的。”低头看到仰着脑袋打量自己的大丫头,心情更好,“大丫头也去吧,给大丫头也买两身穿的。”

儿子不争气该收拾,女儿贴心懂事该宠溺。

既是要把衣服换成钱,索性就全换了,包括谭振兴和谭振学的,兄弟两不敢多言,默默回屋把值钱的衣服都装了,谭振兴不敢相信,那件被刘家兄弟撕烂的衣服竟成了自己最拿得出手的衣服,好想放声大哭,又害怕招来谭辰清不满,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依依不舍的把衣服交给谭佩玉,不死心地又拽回来,“长姐,死当吗?”

死当的话就拿不回来了,他摩挲着最上边竹纹缎面的长袍,这是他准备留着谭振学考中秀才那天穿的,而下边那件天青色的对襟直缀是留着谭振学成亲那天穿的,还有再下面那件,是留着谭振业考中秀才穿的,再再再下面那件......

越想越舍不得,死死地将衣服抱在怀里,比骨肉分离还难过,谭佩玉拍拍他的手,安慰,“好好读书,等考取了功名,咱家条件好起来再买便是了。”

“呜呜...”谭振兴哽咽出声,“长姐,你老实说,这辈子是不是都没希望了啊。”

考取功名谈何容易啊,谭辰清饱读诗书尚且连县试都没过,何况是他们了。

谭佩玉:“......”她突然明白父亲为何这般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谭家已经没有大树给他们乘凉了,再不振作起来,往后恐怕连普通老百姓都不如了,“事在人为,只要你努力,没有办不到的。”

说着,她快速地夺走了衣服,抱着就出了门。

留下两手空空的谭振兴愣在原地,泪流不止。

相较而言,谭振学虽不舍,但没脆弱到哭的地步,兄弟两像追着大人想出门的孩子,亦步亦趋地跟在谭佩玉身后,直到发现谭盛礼站在院门外,兄弟两收起脸上的表情,不敢再追,就这么站在半山腰,目送谭佩玉下山,直至消失在山路拐角。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兄弟两隐隐感觉要变天了,往后恐怕不好过。

天光大亮,田野里满是忙碌的身影,他们再次往山里去了,谭辰清说了,老百姓的日常就是劳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谭家和普通百姓没有两样,就该过那样的生活。

两人四肢酸疼麻木,哪儿还有什么力气,整个上午,合力砍了半捆柴火,中午回家不敢看谭盛礼的眼睛,两人自知表现不好,吃过午饭,丢下碗筷就往山里去了,看两人状态不佳,谭佩玉心头担心,谭盛礼安慰她,“别担心,玉不琢不成器,他们比你想的能扛。”

傍晚,天擦黑时兄弟两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手里的柴火更少了。

谭盛礼站在后院,扒着他们这两日抱回来的柴,兄弟两心下惴惴,低低喊了声,“父亲。”

“累吗?”谭盛礼问。

两人面面相觑,不敢撒谎,陈恳地点头,声音沙哑哽咽,“累。”

“累就对了,人生在世,没有谁是不累的。”

兄弟两垂眸,“父亲说的是。”

“先去吃饭吧,吃了饭我考察你们功课。”

谭振兴绷不住眼泪又哗哗哗地往下掉,累得脑子都转不动,还考察他们功课,真要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啊,月色朦胧,谭盛礼看出两人心底的排斥,反问,“不想读书吗?”

“想。”

太想了,比起干活,读书真的太轻松了。

谭盛礼考察的功课不同,谭振学功课较为稳扎,难度有所提升,谭振兴荒废了几年,解答模棱两可张冠李戴,谭盛礼给他布置任务,抄书,先记住书里内容,再做释义解答。

谭振兴抄书,谭盛礼也在旁边陪着,他在默书,家中藏书太少,就是把这些书揉烂了学识也达不到会试程度,想要提升学识,还得学更深更难的文章,而这些文章,都装在他的脑子里。

为了节省油灯,父子三人同桌而坐,太久没握笔,谭振兴手指僵硬得发麻,他注意到,无论他何时抬头,旁边的谭辰清都在专注地写文章,姿势没有变过,他的速度很快,笔力苍劲,磅礴大气,俨然有大儒之风,他不敢相信,就这样博学多才的人连县试都没过,而他,他要怎么去考县试。

凭运气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球唯一男子在线阅读第4节

    等到胡丽跟王老虎被丢出去之后,胡强才一脸为难的沉声说道,“枫哥,今天这事情,都是误会,误会,您看有什么损失,我都照价赔偿,至于被打那位女士医疗费误工费什么的,我都会赔偿的!”秦枫自然知道,虽然胡强这么说,但是依然还是护着王老虎胡丽的,不然的话,就不会让人将他们带走了,不过这一点秦枫也是可以理解的,毕

  • 末世捕鱼黑暗来临

    傍晚,太阳终于收敛了他那耀眼的光芒,整个天空泛着红晕。这也意味到了下班的时候了,繁华的大都市车水马龙的,走走停停的,又开始了喧嚣的时刻。“呜,又堵车了呢。”李皓凝坐在车后面不由得嘟起了小嘴,满脸埋怨的神色。“等等吧,反正时间还早呢,一天都等过去了,还在乎这几分钟吗?”李牧云耐心的安慰着。“嗯?”李牧

  • 云游诸天的剑仙在线阅读第七章

    宋词不知道沈川泽怎么也跟着陆允城一起出现在这里,这两人难道都是不回家的吗?“是你们啊!”宋词牵着宋怜,转身又道:“宋怜,叫哥哥。”宋怜还有点害羞,小半个身子朝着宋词身后躲了躲,露出半张脸,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看起来有点肉嘟嘟的可爱,那声音把每个字都变成了奶泡泡,简直有点要把人的心都萌化。“哥哥~”陆

  • [综]神奈川物语推荐《全能魔法师》

    一个魔法师如果掌握了水土雷火风光暗七系元素力量中任何一系的魔法师,就是单系魔法师,两种就是双系魔法师……那么全部呢?就是七系,不!全能魔法师!且看何铮从21世纪的科技社会穿越到异界,如何用现代的数学知识推演魔法,以研究魔法为崇高职业的全能魔法师!

  • 人间地狱之骨傲天的报酬!【幼苗求呵护!】

    原本刘镇还想着如何一步步从银帝国开始统治周边各大国家,然后走向征服这颗星辰的道路。没想到,秦政直接要聚拢一批国王贵族势力,间接为刘镇省下了一大批时间。“既然这样,那我就帮帮你们吧。”随后,刘镇趁着夜色,又离开了王城。同时他也延迟了进攻王宫的计划。城外的一处荒芜山坳,漆黑一片,荒无人烟。刘镇站在山岗上

  • 我所求不过二三事在线阅读第十节

    现在洪小彤的所作所为被当众质问出来,还是作为指导的许晗,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洪小彤。洪小彤害怕的钻到夏星后面,她刚刚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想替夏星报仇而已。那个女人,老是跟夏星作对,若是没她在的话,只怕夏星早就能够进正式啦啦队了,到时候就可以给何若凡加油了。就……一念之差而已。夏星作为女主,其三观还是

  • 魔神传之巅峰魔神第8章在线阅读

    “你说说,想听听你的意见。”邓澄坐在桌子边,微笑着看着苏糖。“那当然趁胜追击啊,反正你能赢。”苏糖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地上。她实在不想再搭理邓澄这个白眼狼了,拼死救他,竟然把自己发配到伙食房,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为什么对我那么有信心?”邓澄走道苏糖跟前。看着低头苏糖圆凸凸的发髻,觉得甚是可爱。看

  • 神奇宝贝之小智的旅行路七零流氓难当已开

    周礼知道他的人生始终依附着宗主大人,如果宗主大人不在了,他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生存的必要。当一群所谓的正派人士打着为民除害的幌子,实则想要夺取宗主大人的武功秘籍,众多武林人士一起上,对宗主大人进行围剿,怎奈人多势众,宗主大人一人之力无法抵抗的了众人的围攻,两人落的狼狈逃窜的下场。周礼擦着眼泪,小心地为

  • 问剑仙途在线阅读第四章

    也就在秦风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酒吧那边,被秦风一顿操作直接打懵的飞龙无比愤怒,一双眼睛瞪得很大,眼角都快要裂开了,旁边的小弟们瑟瑟发抖,却都不敢上前劝说。飞龙坐在椅子上,看着一旁跪在地上的张强,神情肃杀的同时,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抹冷酷。“张强,你小子可真行啊!”飞龙想到刚刚被秦风和虎哥当中羞辱的场景

  • 武侠之绝世枪神谋划

    韩文丰也不及多想什么了。很多官兵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听到这些官兵都在震惊地、愤怒地、悲伤地叫嚣着。“大帅也被人杀了!”“被人一刀砍下了脑袋!”“大帅死得好惨!到底是谁干的?”“好象是闯贼!”“这些天诛地灭的闯贼!我们一直都避让着他们,他们为何还要刺杀我们的大帅?他们莫非是一群疯狗?”“我们一定要将